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5-10-28

    〖漯河市〗彼岸寺碑 - [足迹]



    数月前曾过路漯河,停留时间较短,只得在彼岸寺碑和许慎墓两国保中二选一。鉴于许慎墓已开发成许慎文化园,门票40,明显坑爹,于是直奔前者。来到郾城实验中学大门,正赶上学生放学,独身一人逆向前行,甚是显眼,却也没人阻拦。中小学一般是比较难进的,如车轴山中学,如曲靖一中,费尽口舌不得迈进校门一步,但也有意外大门洞开者,如益阳一中。对于学校来讲,如何在保护好文物安全和学生安全的前提下尽量满足游客特别是国保爱好者的参观需求,确实是一件难以权衡的事情。


    建成刚满三年的保护碑亭正对校门,全然盖去了彼岸寺碑的风头,不过比其他地方某些石刻的亭子或曰罩子好得多,至少可以登台细览,算是业界良心了。


    远观似塔,近观如幢,细观为碑。不管你看过多少塔、多少幢、多少碑,来这里绝不会审美疲劳。


    彼岸寺碑,下有蟠龙,上有篆碑,故又称“龙塔古篆”,列郾城八景之首。


    彼岸寺,始建年代不详。北宋太平兴国年间,东京尉氏县契宗大师到郾城彼岸寺,化募资财十五年,募金重修。至清乾隆年间,尚占地200余亩,有房近千间。近代以来,数遇兵燹,日渐衰败,后被辟为学校,旧有建筑仅存此碑。碑建于北宋太平兴国年间(976-984年),用以记载当时重修彼岸寺佛堂的经过。碑高14.1米,由底盘、腰台基座、篆文碑、造像碑、塔幢顶部5部分构成。


    彼岸寺碑底盘为直径5米的八角形香水海池,故明代僧人宗岩称其为“香水海石幢”。海池与海壁造像在保护亭基座的遮拦下显得非常憋屈,体量上也有相形见绌之感。无法在远处平视全貌,亦无法在近处观赏细节。俯瞰虽不失为一个选择,却由于角度问题无法仰视,继而感受不到碑身之伟。基座平面呈八角形,由八块石雕组成,石幢居中。浅浮雕雕出波涛滚滚,在漩涡中有海马、海兽等形象。海池是根据佛教的教义生死海设计的。海池的外部有池壁,上雕山峦起伏,内侧有造像,好像一幅很大的画卷。其造像内容主要是佛教故事,即释迦牟尼出行到成佛的一系列故事,也有佛经故事。


    六棱造像位于石幢底部,与四天王龛同,为底座六边,由龙柱支撑,中为六棱造像。六棱造像的上下均有二块六棱石,上雕海石榴花和卷草。六棱每面设一龛,龛内有造像。龙柱雕工精致,双龙相蟠,下有山状石雕。


    四天王造像,位于石幢座中间四面。天王龛上边二层的平面为正方形,上一层边长2.2米,厚0.28米,外雕海石榴花和卷草;最上层由四块四板拼成,角边长2.86米,宽0.28米,外雕花。龛下第一层和第二层均刻海石榴花和卷草,长宽与天王上部同。


    上楼继续。


    八棱千佛造像,上部高2.96米,每边宽0.36米,除南、西南、东南三面保存较好外,其余各面均风化严重。每面上部均有一大龛,高0.29-0.31米、宽0.295-0.31米,下有57个小龛,每排19龛,共三排,龛高0.12-0.13、宽0.07-0.09米。


    碑顶以棱角砖砌为七级密檐式八脊挑角飞檐,檐下配置仿木结构砖雕斗拱,檐上覆灰瓦,顶上置宝瓶。


    八棱千佛造像下为仰莲座,座厚0.25米,每面宽0.6米。仰莲之下亦为八面,壶门内雕有伎乐仙人,即《营造法式》中的嫔伽。


    嫔伽,即迦陵频伽,人首高髻,面部丰满,手持乐器,背生双翼,鸟足。南面嫔伽拍钹,东南面嫔伽击一方物,东面嫔伽吹螺,东北面嫔伽击手鼓,北面嫔伽吹觱篥,西北面嫔伽吹排箫,西面嫔伽吹笛,西南面为双首拍手鼓。嫔伽下为正方形石块,长1.5、厚0.25米,上刻仰莲。


    石幢中部为碑铭,四面正方,四角棱磨去,高3.06米,厚1.04米。碑铭为小篆,书法流畅,但作者无考。名为《重修许州郾城县彼岸寺碑铭》,剥蚀严重,许多字不清,碑文大意记述了契宗大师自太平兴国年间(976-984)到郾城彼岸寺,化募资财十五年,重修彼岸寺的事迹。


    《郾城县志》对碑文有较详细的考释:“许州郾城县彼岸寺碑铭……契宗大师东京尉氏人也。宋沿周,以开封府为东京,尉氏县隶开封府,可断其为宋真时之碑。碑首数行皆泐尽,应是叙建寺之由来。惟可读者有曰:秦蔡挻灾,朱梁炽暴……秦蔡者,秦宗权,朱梁者,朱温也。则寺毁在唐末。……其曰兴国中,师瓶锡四方及此。兴字上二字全泐,应是太平,则契宗至郾城之时也……太平兴国中契宗始至,后又经营十五年之久……则碑铭之成,当在景德盟辽澶渊(1004)之后。”


    勉强拍张全貌,也就如此了。


    出檐巨大且近乎水平。这角度让人想起了深圳证交所大楼的“漂浮平台”。


    木结构的碑亭由于设计成重檐顶,透光不错,不过还是难以拍摄到碑顶细节。


    其实保护罩完全可以做成木塔或者木楼阁,而不是碑亭的样子,如湖州飞英塔那般内部中空,可拾级而上,逐层平视此碑细节。


    漫灭剥落严重,不过大部分字可辨。那个“福”字貌似被高亮了。


    守卫碑亭的两座石狮,目测文物,来源不详。


    亭下有碑四通,忘记细拍了。不过根据网上的介绍,最右侧一通为唐代诗人杜甫诗作《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杜甫年幼时曾在郾城彼岸寺看过公孙大娘跳《剑器》舞,五十年在四川白帝城观看公孙大娘弟子李十二娘舞剑器,回想平定安史之乱后大唐由兴到衰,有感而发,作此篇。最左侧一通碑额篆书“公孙大娘舞剑处”,正面为书法家薛公瑞的草书“舞”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