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5-04-16

    〖西安市〗薄太后陵、窦皇后陵、汉文帝霸陵 - [足迹]




    火车不到六点就抵达西安,正好赶上六点整的首班240路。从火车站到汽院,心想这快二十公里怎么也要一个小时吧,结果意外只用了半小时。尴尬了,天还没亮,或者说就是完全漆黑。幸好此处不是不毛之地,有个街心花园,坐着玩手机玩到天微亮,此时已经可以看清不远处的“西园”牌楼。好吧,起身开始今天上午的十公里健身暴走。


    白鹿原能出名,不是靠刘恒这家三口,而是靠陈忠实。其实这三国保真没什么可看的,拿霸陵来说吧,不像唐陵有石刻,也不像其它汉陵那样有封土。那么这趟暴走更像是考察白鹿原的地貌了。原,准确的说是“塬”,黄土高原比较常见,就是下面看起来像山,爬上去一看原来是平原。


    薄太后陵在西园西侧,开放无门票,一大早就有附近市民来晨练。


    复建的神道石刻不伦不类。


    正对神道的封土开辟了宽阔的阶梯。


    以下抄自文物地图集陕西分册。薄太后陵,俗称“薄姬冢”。薄姬(?~公元前155年),会稽吴县(今江苏常州)人,汉高祖刘邦妃、文帝刘恒生母。刘恒即位,尊为薄太后,于前元七年(前173年)为母“特自起陵”。因陵在霸陵之南,故称“南陵”。其北距霸陵约4.5公里,与《史记》记载相近。原陵冢周围有墙垣(陵园),今已不存。调查发现阙门、墙基和卵石路面等遗迹。封土保存较好,为夯筑覆斗形,底边长173米,宽110米,顶边长55米,宽40米;高约24米。陵前有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陕西巡抚毕沅书“汉薄太后南陵”碑,高2.9米;1975年在陵冢西北200米处发掘从葬坑20座。分布集中,为南北3行,每行6~7座,均为长方形竖穴坑,长1.42~3.1米,宽0.96~1.6米,深2.15~4米,坑内置陶棺、木椁或贴壁筑砖棺。出土彩绘女侍俑、陶罐及犀牛、大熊猫、马、牛、羊、狗等兽骨。以犀牛、大熊猫从葬,在中国尚属首次发现。犀牛经鉴定,属爪哇独角犀。在砌筑砖棺的条砖上,发现有“东园”戳印。东园系少府所属官署,主要负责“作陵内器物”。


    登顶远望。天还没亮透,远方泛着微蓝。


    不能与刘邦合葬的薄太后,只能隔渭水遥望汉高祖长陵,故史书有“东望吾子,西望吾夫”的说法,当地人称“望子冢”。


    当然这里向北肯定是望不到长陵那么远的,不过极目另一个方向,可以清楚的看到窦皇后陵。


    薄太后自然也是被盗过的。据《晋书·帝纪第五·孝怀帝、孝愍帝》记载:“六月,盗发汉霸、杜二陵及薄太后陵,太后面如生,得金玉彩帛不可胜记。”西汉窦皇后墓最近一次被盗是在2001年10月,新闻称大量陶俑被盗墓贼出售,其中6件被偷运出境,并将于2002年3月20日在纽约索斯比拍卖行拍卖。闻讯后,中国国家文物局、外交部与美方进行了大量交涉,索斯比才撤拍了这6件国宝,并于2003年6月将这6件陶俑归还中国。


    拍碑,登顶,远望,基本就是这类陵墓的程式化造访过程了。


    回到公路,走过一道优美的曲线。窦皇后陵就在万亩樱桃园方向。


    向北,一直向北。


    笔直的道路,枯燥的风景,北方冬天的田园就是这样单调。


    唯一的乐趣是不断回首,看薄太后陵的封土越来越小,直到隐匿在地平线以下。


    终于,另一座封土现身。


    这是儿媳之墓。


    文物地图集:窦皇后陵是霸陵同茔异穴合葬墓。窦皇后(?~公元前135年),清河观津(今河北衡水)人、汉文帝皇后、汉景帝刘启生母。封土呈覆斗形,底边长137~143米,顶边长30~35米,高19.5米。残留部分陵园西、南墙遗迹.陵西南遗存大型建筑基址、卵石路面、散水及绳纹板瓦、筒瓦、云纹瓦当。陵前原有陕西巡抚毕沅所书墓碑,今佚。1966年与陵园西1公里发掘从葬坑47座。坑分布集中,东西排列8行,每行1~11座,坑平面呈长方形,长1.46~2.56米,宽0.98~1.56米,深1.0~3.33米。坑内贴壁置陶棺或筑砖棺,或仅有土坑而无葬具。出土陶罐、彩绘女侍俑、半两钱、禽兽遗骨及谷物等。女侍俑或立或坐,立者拥物,坐着抚琴,体态端庄,衣着艳丽。谷物多置罐中。兽骨经鉴定,有马、牛、羊、猪、狗、鸡、鹅、鹤等。


    这座封土就没有阶梯可走了。


    窦氏(真名是不是叫做“漪房”已不可考……)的人生经历不可谓不丰富,她当了23年皇后,16年皇太后,6年太皇太后,这才为后世创作电视剧之类提供了极大的想象空间。


    北侧是白鹿原的边缘,再以外是深不可测的雾霾。


    接下来要做的,是沿这条原边路左拐一直走下去。


    牌子上应该是窦皇后陵的介绍文字。看来此地风挺大。


    在这里飙车的话,估计会以坠机而告终。


    白鹿北路。


    回首望去。


    白鹿原的相对高度超出我预料,目测三五百米了。


    车流稀少的缓坡道路,以封土为背景,显得很有感觉。


    凤凰嘴终于出现!


    首先想到了这首词: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没有汉家陵阙,只有汉家山嘴,一样的西风残照。


    看着不远,接近不易。


    这真是峻岭一般。


    两千年的跌落断面。


    接近嘴尖。


    坐着休息一会儿。想看看风景,却是满目的云雾仙境。


    尝试从这里下山。


    都是土路,凭感觉吧,不知能否走得通。


    东侧是灞陵墓园,名称具有误导性,探访霸陵的话,可别在这里下车。


    回头看看成果。


    我擦,山真高,看来由上而下谒陵是正确的决定,省了不少力气。


    像不像桂林象鼻山?旁边还有几间窑洞,这是下山路上唯一遇到的人工建筑物了。史载霸陵在白鹿塬头的断崖上凿洞为玄宫,其中以石砌筑,坚固异常。想来也应是窑洞这种类型。


    接近目标了。看下面!


    看到霸陵碑了!


    霸陵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依山凿穴为玄宫的帝陵,除了霸陵和汉宣帝刘询的杜陵,其他九座西汉帝陵都在渭河北面的咸阳原上。


    霸陵的主人汉文帝也是“二十四孝”里唯一的帝王。除了“亲尝汤药”的故事,民间还有个“顶妻背母”的说法:汉文帝刘恒驾崩时,其母薄太后还在世。他留下遗言:一,要妻子窦氏替他为母亲尽孝;二,要把自己以“顶妻背母”的方式安葬,以示对母亲的歉疚之情。“顶妻背母”,就是将来薄太后的陵墓和窦皇后的陵墓,要埋在自己霸陵的两端,薄太后葬在刘恒的南方,仿佛刘恒背着母亲的样子,以示自己死了也要尽孝之意。只有在高处俯视霸陵,看霸陵碑的卑微,才能真真正正体会到什么叫“顶妻背母”。


    回首再看凤凰嘴,已经化作标准的金字塔,有如人工堆砌般规整。不得不佩服古人的选址水平。


    继续文物地图集:霸陵系汉文帝刘恒(公元前202~前157年)的陵墓。刘恒,高祖次子,薄姬所生,前180~前157年在位。执行与民休息和轻徭薄赋政策,使汉朝趋向安定富庶。景帝因之,史称“文景之治”。陵位于灞河西岸白鹿原北坡形似方锥的“凤凰嘴”,“因其山”,斩原为冢,凿洞为玄宫,“就其水名为陵号”。陵上“稠种柏树”,并“为池,池有四出道以泄水”。其陵园“周围三百丈”,每面辟有高大的阙门。史载永始四年(前13年)夏,陵园东阙曾发生火灾。又载,文帝“治霸陵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但《晋书》云,三秦人盗发霸陵时“多获珍宝”,可见帝葬时,臣子已违其遗嘱。今陵园设施已毁平无迹。陵北为逐层台地,最下一层原有陵庙及碑林,今尚存清代陵碑及祭祀碑10余通。孝文窦皇后陵位于霸陵东南1900米。霸陵邑在陵北5公里,今灞河东岸的田王村一带。陪葬墓尚待调查,陪葬者见诸记载的有孝武陈皇后、窦太主(馆陶公主)、董偃及更始帝刘玄等。


    霸陵碑,青石质,圆首,龟趺,通高3.66米,宽0.7米,厚0.23米,清乾隆丙申年(1776)立。碑阳隶书刻“汉文帝霸陵”五字,兵部侍郎兼副都御史陕西巡抚毕沅书,咸宁知县丁尹志立石。另有祭祀碑9通,年款从康熙七年(1668)至嘉庆二十四年(1819),其中1通年款不详。另有方形碑座16件。


    毕沅这老兄,存在感太强,立碑留名数量可能仅次于乾隆。


    毛窑院村,认准了,坐公交的话在这里下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