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5-03-08

    〖平凉市〗崆峒山古建筑群 - [足迹]




    崆峒山是一座愈推古愈显要的名山。《庄子·在宥》写道:“黄帝立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闻广成子在于崆峒之上,故往见之。曰:‘我闻吾子达于至道,敢问主道之精’”。司马迁则在《五帝本记》中称:“余尝西至崆峒,北过涿鹿,东渐于海,南浮江淮矣。”秦始皇、汉武帝也曾莅临崆峒。特别是由于黄帝登临崆峒问道广成子的传说,崆峒山号称“道教第一名山”。相比之下,其它道教名山要么能和道教的实际创立人张天师扯上关系,要么能拿得出可追溯至道教鼎盛年代的重量级古建,而这一从典籍里翻出来的“第一”颇有挟神话以令诸侯之意。崆峒山的另一个痛处是缺少国家级文物压阵,直到第七批国保公布,才与各地名山一起配齐国保。此番过路平凉,其实最想去的是散落周边的石窟和砖塔,不过鉴于冬日的乡镇交通极不靠谱,只能把有限的一天花在市区,那么崆峒山自然是最好的选择。若选择乘游览车上山,必须在远离登山入口的崆峒古镇下车。可惜这座所谓“古镇”实为新建,廖无人烟,有如鬼城。其最大的规划失误在于,售票处位于“古镇”入口处,而从买票到上车,根本就不用走进“古镇”半步,甚至那些想在“古镇”歇脚购物的游客也会在买票之后稀里糊涂上车。从镇前的崆峒大道向西看去,尽头即是崆峒山,甚至可以看到山顶的建筑。游览车的终点就是藏于此峰身后的中台。


    中台一下车就看到三块碑:一块“崆峒山古建筑群”国保碑(此行共见到国保碑四座,一座位于崆峒古镇游客中心,一座位于中台,一座位于凌空塔下,另一座位于隍城前),一块胡耀邦题“崆峒山”碑,一块金庸题“崆峒武术威峙西陲”碑。


    中台前行不远,看到第一座塔,“临济正宗第三十五世怀睿和尚塔”。塔铭之上是“窣堵波”三字,相当于只写了个“塔”字而无具体名称。


    崆峒山是道教名山,不过也有规模不小的佛教寺院——始建于唐贞观十三年(639),重修于1992年的法轮寺。


    看到凌空塔露出一角,直奔而去。


    凌空塔是一座无基座的七级八角砖塔,高近30米,底层周长32米。原为舒花寺建筑群的组成部分,后寺毁塔存。关于其建成年代,据清嘉庆年间撰就的《崆峒山志》记载为明万历十三年,也有观点认为是宋塔,建于宋仁宗即位之初。


    “古塔托松”。想起了黄州青云塔顶的那棵百年朴树。2007年的重修仅仅对塔身的倾斜进行了扶正,并没有对这两棵空中松树进行清理。


    塔顶为圆形券顶,上置铁刹,底层面南开一券门,内轮廓为八角形,入内原有木梯供盘旋登临。二层以上每面正中辟留券门,两侧辟小龛或窗,小窗下有仿木腰栏,每层塔檐皆有仿木斗拱,檐深1米左右。


    塔身细节的亮点:第二层各角柱上部雕有狮形兽头,第三层各角部雕有托塔力士造像。


    在寺内寻找省保——立于宋建中元年(1101)的法轮寺陀罗尼经幢,发现几座新品,显然不是。


    绕了几圈终于在塔侧回廊的角落里发现,没想到是残段,查了一下,原来基座和幢顶毁于文革。


    登上东台遥望法轮寺。


    对面就是马鬃山主峰——崆峒山主要道教建筑所在地。


    典型的丹霞地貌,因此入选了国家地质公园。每一条褶皱都是一个独立的建筑群。


    一天门。


    朝天门。


    休息一下。


    上天梯。


    “黄帝问道处”对面崖壁上的小小神龛,供奉广成子。


    铸铁柱头比较特别。


    几乎是七十度的阶梯,终于到头了。


    玄武针崖。大概因为崆峒山石质不佳,不适于造像,所以在多石窟造像的陇右,和尚们偏偏忘了崆峒山。旁边的六角重檐砖石建筑是磨针殿,建于明代。


    俯瞰全景。


    冬季的崆峒山看不到绿色,也没有仙气,却也多了些因苍凉而生的凝重,这是只有北方才能看到的荣枯周期。


    左下角树林中藏着几座墓塔,景区游览图居然没有标注,过会儿一定要去看看。


    到隍城了。北宋乾德年间(963—967),此地建有太和宫。元代改奉释迦佛,称崇佛阁。明代嘉靖年间韩藩王夫人郭氏捐资,扩建真武殿,成为全山道教主要建筑物。大殿毁于康熙十四年(1675)发生的以陕西提督职镇守平凉的王辅臣之兵变。康熙十五年,龙门洞道士苗清阳主持修葺,基本上保持着原貌,是山上历经劫难中保持最完整的建筑。


    “峻极于天”牌坊,作为崆峒山的三天门。


    朱由校十六岁时的题字“敕赐崆峒”。


    赶上道教仪式。只可惜对道教的宗教仪式不太了解,只能作外行大略旁观一二。


    真武殿内,年轻道姑在练习古筝,另一位更年轻的道姑不久后也来向她讨教。悠扬的古筝和着殿外的笛声、锣鼓声,旋律虽简单,但是非常好听。


    找到一条去年的新闻:“崆峒山祖师爷叶大真人曾走遍全国各地道观教授全真正韵,现在逐渐发展成为道教乐队,目前崆峒山经乐队有十余人,后继有人”。新闻写道:道教音乐产生于醮事活动的实践,全真正韵也被称为“十方韵”,崆峒属于北韵,有72条大韵,利用二胡、古筝、笛子等各类乐器演奏。此外,崆峒道乐还有水会音乐,以横笛、洞箫为主,各种小件打击乐器结合,悠扬动听,声如山泉叮咚,流溪潺潺。……和罗信章一样学习道乐的还有道姑秦陈英。“我练习古筝,每天早课时间诵经祈福时奏乐”。


    背着单反相机的年轻道士在诵读祭文。


    韩王夫人捐资重修碑。明朝嘉靖初年,朱元璋第二十子朱松后裔被封为韩王驻藩平凉,韩王妃崇尚道教,在崆峒山大规模修建了太和宫等道教宫观,聘全真龙门派第十代掌门苗清阳为全山主持,自此,道教在山上代代相传,兴盛时全山道教宫观达40多处,道士百余人,现已传至第三十代。


    躲在殿间僻静处,眼前香火缭绕,耳边音乐悠扬,没有游客打扰,也不想发出太大的动静。旁边殿内的两位道姑在你一句我一句念着乐谱,崆峒山的道教音乐就这样默默的传承。


    崆峒山历史上曾经历过三次浩劫——同治回乱、人民公社和破四旧。今天所能看到的古建筑虽不多,但已经实属不易了。


    同治回乱之后,陇右基本成了无人区。现存于皇城太白殿后的一通碑记上写到:当时山上弹丸之地竟涌入了数万难民,山下义军围攻不上,山上难民拼死固守,相持达月余,其杀伤之惨烈,破坏之巨大,前所未有。自此以后,崆峒山的宗教活动遂一蹶不振。直到光绪十五年,才有和尚胡鹤迁一人回山落足西台栖云寺。1958年,崆峒山的宗教活动又被新成立的政府取缔,有关部门查封了山上的寺庙,和尚道士被编进附近的生产队当了社员,铜佛像、钟、磬、锅以及铁链和铁桩被砸毁炼了钢铁。最后一次浩劫是1966年,当时的平凉市财政局雇佣民工数十人上山拆毁寺庙,这样做一可破除四旧,二可得到一批廉价建筑材料。


    真武殿无法从正面拍到全貌,这个角度看去,还是比较有体量的。


    浩浩荡荡的队伍来了。


    宣读墙上粘贴的另一份祭文,然后在一旁空地绕圈步行。


    从皇城向下看去,视野更为宽广。


    崆峒水库(弹琴湖)大坝、崆峒大道和平定高速。


    献殿和雷声峰。


    一座小殿。


    逆向参观雷声峰建筑群。


    这梁架……


    仰视隍城全貌。


    救苦天尊火灵圣母殿。


    九光殿石坊。出檐小的不合比例,有些头轻脚重的感觉,不知是否有所缺损。


    石坊建于明万历癸丑年(1613),采用黄沙岩雕成,仿木榫卯结构,四柱三开间,高3.05米,间距1.3米。瓦梭顶盖,斗拱方梁。下为浮雕人物花板,正中为明代平凉第十一世韩王朱璮瘠题写的“九光殿”匾额及“神霄玉府”题刻,匾侧浮雕八仙,下为双龙穿花和丹凤朝阳图案。左侧花板雕神仙故事,右侧为风雨雷电四神,花板下均为龙凤。中间二柱上圆雕二龙戏珠。各柱下为抱鼓石、石狮、全用整石雕刻。九光殿石坊基座长5.6米、宽1.48米、高82厘米。石雕仿木围栏。围栏两侧柱头上,都雕刻着玲珑活泼的石狮子。四柱顶部背面,各有一条四方形石条把石坊与雷祖殿墙体连在一起,石条下背以方木。


    蟠龙和石狮。


    石坊护栏的浮雕。


    雷祖殿内。空间不大,但是塑像不错。


    很有气氛的色调。


    殿壁镶嵌各朝题刻。


    印象最深的却是雍正年间的到此一游。


    就这么东逛西逛的,回到中台,这才想起刚才在高处看到的树林中的几座小塔。从这里下去。


    然后走这里,进入树林。


    没有路,但因为是山脊,并不会走错方向。


    没多远路就看到了。


    右侧是“普通塔”,即“临济正宗补岩和尚坚固宝塔”,补岩和尚圆寂于1670年。左侧是“灵秘塔”,即“静主亮旭和尚坚固宝塔”,亮旭和尚圆寂于1698年。


    “隐相塔”,即“临济正宗第三十四世石剖禅师塔”。


    前些年的比丘墓,竖立的是普通墓碑。


    还有很多地方没来得逛,看来崆峒山走全的话必须要留足一天,考虑到市区还有东西,只好匆忙抄小道下山。


    这毫无生息的冬日景象……


    沿公路Z形速降。


    “海内真崆峒”。


    前面的庞然大物似乎叫做大象山。


    景区入口。出门右拐走几百米才是公交停车场。


    二郎石,横亘于胭脂川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