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4-10-28

    〖南阳市〗鄂城寺、张衡墓 - [足迹]




    南阳石桥镇,月季之乡,张衡故里,也是河南省省级历史文化名镇。历史上商贾云集,曾有“金赊店、银石桥、铜瓦店、铁安皋”之说。清咸丰年间为防范捻匪而修筑了城寨,称石桥堡,是清末南阳县一百零九个寨子之一。石桥镇现存的历史文化古迹主要有张衡墓、鄂城寺、鄂城寺塔、石桥街汉槐、西鄂城遗址、宋代石狮、平子读书台、神道碑、陕山石刻、石桥清真寺等。


    1700年的汉槐横亘在老街中央。


    石桥清真寺。


    张衡墓尚未开门,来得太早。


    小石桥村,一村二国宝。


    看到塔了,门在哪儿呢?路可真心难走啊。


    南阳市十一中,就是这里了。来访人员似乎不多,记录本上先于我只有一行,单位是北京市文物局。


    假期的校园安静的让人不忍快步打扰。这种格局几乎就是我初中重建前模样的翻版,怀念啊。


    走到底,豁然开朗。


    鄂城寺塔、前殿和东西厢房挤作一团。


    鄂城寺因汉代属西鄂县而得名。鄂城寺旧址中轴线上,现存的清代建筑山门、前殿、中殿各3间,两侧有东西廊房各3间,均为清代硬山建筑。明清碑碣多方。东晋永昌年间,佛教传入南阳,隋仁寿四年(604)和大业十三年(617),今淅川县法相寺、卧龙区鄂城寺塔先后兴建。元朝末年,除香严寺规模依旧外,鄂城寺、丹霞寺、弥陀寺、观音寺文殊寺、地藏寺等南阳名刹皆被毁于一旦。《明嘉靖南阳府志校注》 卷十一《寺观》载:“鄂城寺在石桥保故西鄂县,元末兵焚,国朝洪武九年僧了隆重建。”


    鄂城寺塔始建于隋代大业十三年(617),宋代寺塔重修为七层仿楼阁式砖塔,塔身通高18.88米,塔底边长约3.9米,通体用青砖平砌。现在所看到的第四至七层级应该是1955年那次重修的结果。


    一前一后都是省保碑,未见国保碑。


    塔体逐层收减,只是四层以上收减的有些过分,显得不甚协调,当然也可以说是很有特色。不知重修之前是何模样。


    塔底层西面辟券门,高2.3米。


    券门通塔心室。塔心室为平面六边形,顶部由砖层层叠涩券成,上盖石板。除底层外上部各层均为实心。


    塔门上部和西南面塔壁中部各镶有塔铭一块,分别为1955年、1937年重修鄂城寺塔的刻石。


    寺旁散落的柱础。


    各层檐部采用砖砌叠涩挑出。


    转角铺作。


    三至七层形制结构与二层相同,只是尺度逐渐缩小。


    第二层塔壁各面镶嵌砖雕佛像八块,其他各层塔壁均为素面。


    感觉出檐部位是这塔最大的亮点,也是唯一值得拍的地方了。


    前殿。内部堆了些杂物,但是未能进入。


    未见宋元符二年(1099)的石狮,不知搬去何处。


    后殿。资料称正脊中部有“乾隆三年重修佛殿”的刻铭。


    能以“寺”而不是“塔”的名义入国保,其实也是很难得了。


    连通两进院落的券门。


    后殿山墙的砖雕。


    其实今天是个蓝天,来早了,雾气尚未散去,拍不出好片子,太亏。


    在操场看鄂城寺。


    白色的塔刹年代最近,最顶几层的砖色也有明显不同。


    所有介绍都称塔身呈抛物线型,可我看来看去分明是直线,否则也不会显得这么怪异了。


    还是非常喜欢走这条路。


    时间停留在2013年1月。考眼力:那种菜涨价最快?


    回到张衡墓,正好开门。


    为什么要模仿南朝石刻的形制?既然模仿,为什么不弄个反书凑成一对?


    第二个有些像霍去病墓石刻。


    作为石像生的龙?


    要不要这么卖萌?


    两星一山。1970年、1977年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分别命名月球上的一座环形山为“张衡山”,太阳系中永久编号为1802的小行星为“张衡星”。1995年,同样是为了纪念张衡,永久编号为9092号小行星被命名为“南阳星”。


    墓冢大门两侧竖明嘉靖与清光绪年间所立《汉征尚书张平子墓碑》。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洱水》载:“洱水又迳西鄂县南,水北有张平子墓,墓之东侧有平子碑。”明《一统志》 卷三十载:“张衡墓在南阳县界东北石桥保。有崔瑗所作碑,断石仅存。”清光绪《新修南阳县志》卷二《疆域》载:“汉河间相张衡墓在县北五十里石桥镇西南。墓久埋,明嘉靖中县人周纪重封筑之。” 清末附近村民曾对墓园进行过修茸,把明代石碑碑文重刻,分立于墓冢两侧,即为今日所见。


    石狮似是古物。


    墓冢,高8米,周长79米。墓冢北300m 处有一方台,是平子读书台故址。墓西是“西鄂城故址”。墓东濒临宛、洛古道,与鄂城寺相邻。


    郭沫若曾题词道:“如此全面发展之人物,在世界史中亦所罕见。”


    张衡所发明的地动仪、浑天仪、侯风仪、记里鼓车、独飞木雕,最终失传于乱世。一千年后,苏颂复原了张衡的浑天仪,并加以大幅改进,增加了擒纵器,制造出第一座以水为动力的天文钟——水运仪象台。从汉到宋,中国人都是充满创造力的民族。


    立足古制,却不拘泥于古制;尊重规范,却不卡死在规范。作为科学家的张衡和苏颂都是这样实践的。元代之前中国人的创造力哪去了?为什么元代之后的中国变成死水一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