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4-10-09

    〖郑州市[登封市]〗法王寺塔、崇唐观造像 - [足迹]




    又一个黄金周挥霍而去。好天气,好文物,如果游人也不是那么多的话,必然带来好片子,好心情。乘兴补一篇前年登封的作业吧。本篇接嵩岳寺塔,以这个一眼看两塔的公路转弯处作为承前启后的节点。


    “嵩门待月”乃是“嵩山八景之首”。依我看来,应该改为“嵩门望塔”。毕竟皓月常有,而好塔不常有。


    相比不能烧香的嵩岳寺塔,法王寺明显更受欢迎,游客们,或者说香客们,倾向于在那个Y字路口右拐。


    法王寺始建于东汉永平十四年(71),乃是汉明帝专为印度高僧摄摩腾和竺法兰译经传教而下令修建,这一时间仅比洛阳白马寺晚3年,而比少林寺早424年,是佛教传入中国后建造最的寺院之一。甚至有说法认为法王寺才是中国最早的寺院,因为白马寺实为招待外宾的政府机构,而非专门为传承佛教而建。魏明帝青龙年间改为护国寺。西晋时于寺前增建法华寺。隋初造舍利塔,改名舍利寺。唐太宗贞观年间,敕命补修佛像,赐予庄园,改为功德寺。玄宗开元年间,改称御容寺。代宗大历年间,重修殿堂楼阁,改名文殊师利广德法王寺。至五代时废坏,而分为五院,仍沿袭护国、法华、舍利、功德、御容等旧称。北宋初,合称五院。仁宗庆历年间增置殿宇、僧寮,重造佛像,改称“嵩山大法王寺”。现存建筑多为清代,有天王殿、大雄宝殿、地藏殿、顺山房、厢房等。寺内散存汉至清代古柏数十株,古银杏四株,唐至清碑刻20余品。


    在法王寺的寺内甬道两侧,有两株千年银杏,据说是法兰手植树。


    仿古建筑多了去了,不过这么丑的还真不多见。也是醉了。


    本人不烧香,一口气上到高处,寻塔。


    各位游客,前面有这么帅的塔,若是怕麻烦懒得走进瞧瞧,那就相当于白来法王寺一趟了。


    就好比,如果怕麻烦懒得去瞻仰嵩岳寺塔的话,愚以为那是相当于白来嵩山。


    法王寺,现存古塔6座,其中密檐式唐塔1座、单层唐塔3座、元塔和清塔各1座。


    清“弥壑澧公和尚之塔”,建于清康熙二十九年(1669);为六角形七级砖塔,高约11米,周长7.8米。塔身刻有各种花卉图案,嵌有青石塔铭1块,塔刹为青石雕刻,高约1.2米。


    清代的东西,中规中矩而缺乏气质。它们是建筑,却不是纪念碑。


    法王寺塔,或者说法王寺1号唐塔,就是一座伟大的纪念碑。它是那个时代的最优雅的记忆、最简洁的符号、最耀眼的遗产。


    1号唐塔,始建于隋文帝仁寿二年(602),一般认为现所见为唐初遗物,不过景区方面仍称之为“隋塔”。。


    塔为15级密檐式砖塔,坐北面南,方形,边长7米。塔高35.687米,塔身下部略瘦长,无基座。其上为密檐,层层外迭,迭出最宽者约0.9米。各层密檐的高度和宽度由下而上逐层递减,使塔体外轮廓呈优美的抛物线形。塔底层南面辟一塔门,可直入方形塔心室,塔体壁厚2.13米。内部为空心结构,从底层可直视塔顶。该塔全部用长方形、方形青砖、黄泥垒砌而成,砌法多采用不岔分法,塔体外壁敷有一层白灰保护。


    部分密檐角部有损坏。


    塔身下部四周遗有砖洞痕迹,应为檐角木梁遗留。


    塔心室被一张破布挡住上部空间。佛台上有泥塑佛像一尊,台下奉明永乐七年(1409)汉白玉佛像一尊。


    塔身抹灰残迹。


    沿步道上山,没过多久就看到小唐塔。


    2号唐塔,位于三座单檐式唐塔的最西边。塔为四边形单檐式砖塔,高12.26米,塔身边长4.4米。塔的下部为砖砌方形须弥座,座上的塔身高而粗壮,其南边有砖砌券门,已残缺。塔身以上迭涩出檐,突出塔身较多。塔刹下为圆形覆钵刹座,四周镶嵌11块雕花插角石。再上为石雕莲花座和二级石雕圆形相轮,最上为石雕宝珠。


    2000年曾对2号塔地宫进行发掘。地宫由宫道、隧道、宫室三部分组成。第二道门墙为单体石刻,门上线刻仕女图。宫室为平面方形直壁四角攒顶式结构,砖砌地面北半部有一坐坛,坛上有一趺坐真身坐像。地宫中还出土了白瓷、黑瓷、鎏金镂孔铜炉、玉念珠、珍珠、玉戒指、飞天舍利盒、开元通宝等珍贵文物二十余件。经有关专家初步鉴定,白釉细颈瓶等瓷器为晚唐时期邢窑系产品,世所罕见。鎏金镂孔铜炉造型独特,是不可多见的文物珍品。尤其是飞天舍利盒,小巧玲珑,鸟身人首,作吹箫状,雕刻精细,极富想像力和创造力,盒内有三颗佛牙。根据出土的典型文物和地宫的建筑形制,结合塔的造型特征,专家们初步推断二号塔为晚唐时期的墓塔。


    有如莲花盛开的塔刹。


    被岁月磨圆的棱角。


    继续向前,回看一眼。


    4号唐塔,位于三座单檐式唐塔中间。为四边形单檐式砖塔,高8米,塔身边长4.25米。塔下部为硕大的方形砖砌须弥座。其上为方形塔身,前有砖砌券门,已严重缺损。塔身以上迭涩出檐,突出塔身较多。塔刹下部为砖砌刹基,剥蚀严重,四周镶嵌8块雕花插角石,其上为石雕莲花座,再上为一级石雕相轮,最上为石雕宝珠。


    并排而立的4号和3号。


    回望4号,出檐巨大且曲线优美。


    3号唐塔,位于三座单檐式唐塔最东。塔为四边形单檐式砖塔,高7米,塔身边长3米。塔下部有砖砌须弥座。座上为方形塔身,前有砖砌券门,门缺失。塔上为迭涩檐,严重剥落缺损。塔刹下部为砖砌刹座,剥蚀严重。其上为石雕俯莲,再上为二级石雕相轮,最上为石雕宝珠。


    出檐因损坏而所剩无几,因而显得塔刹巨大。


    塔身用砖较新,应是2004年重修所替换。


    回到1号塔。除了帅,真的想不出别的词儿了。


    由于时间关系,放弃了较远的元塔,抄点资料留待下次到访。元“月庵海公圆静之塔”,位于法王寺西卧龙岭之巅,是一座六角形七级砖塔,高约6米,周长7.2米,全部用水磨砖垒砌,饰有多种砖雕图案。塔身第一层南北辟假门,饰雕扇门,迭涩檐下置砖雕斗拱一周,以上各层均为迭涩出檐。塔身嵌塔铭1块,高98厘米。宽50厘米。据寺前《月庵海公道行碑》记载,该塔建于元仁守延佑三年(1316)五月,为月庵海公圆净之塔。这是嵩山地区雕刻最为精细的一座元代砖石墓塔。


    问题来了,既然佛骨舍利出土于2号塔地宫,为什么称1号塔为舍利塔呢?或者说佛骨舍利为什么藏身高僧墓塔而不是佛塔?揭开谜底的是法王寺内一块长期被忽略的石碑——《释迦舍利藏志》(又称“圆仁石碑”)。原来在会昌法难之际,日本高僧圆仁和可能是法王寺主持的天如法师为保护圣物,于会昌五年将佛骨舍利移匿至2号塔下,同时立下这块不起眼的小碑(高44厘米,宽62厘米)以防后人忘记。塔铭无一幸存,应该就是会昌法难的结果。这是国内唯一有记载的佛牙舍利,自2004年起,一直静静躲在郑州一家银行的保险柜内,直到2011年底首次公开展示。


    出寺时,寺外广场的游人少了大半,趁机来张山门标准像。


    从法王寺到崇唐观,需要先下山到再上山,绕个大U。


    一个插曲。下山路上,远远看到路边坐着一位老奶奶,一动不动,凝神向我走来的方向看去。待我走到近旁,她叫住我,问:“有没有看到一位捡破烂的驼背老头?”怕我没听清楚,同样的话她又重复了一遍。我回想了一下,这一路行人极少,车都不多,还真没见到。她听了我的答案,有些失望,扭过头去继续凝视远方。也许她对每一个路过的人都问了同样的话,可是等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望。我知道,她还会一直等下去的,直到捡破烂的驼背老头归来。这是最朴素的爱,这是最执着的守候。曾经,我为易卜生《培尔·金特》里面那个白发的索尔维格而感动,但那是诗,是梦境。而这,是最真实的场景。在这个穷人拜金、富人劈腿的时代,感动我的却是这对捡破烂的老夫老妻。鼻子一酸,回首拍下这张。


    今天一大早从启母阙开始,历经n多国保,一路暴走到现在。


    不知崇唐观具体位置,稀里糊涂检票进了老君洞景区,登顶后才发现方向错误。不过既然在联票内,又是省保,来了就看看。


    老君洞号称全国36洞天第6小洞天,因洞内有像又称老姥洞。老君洞分东西院,从山门至大殿两进院落,中间凿石为阶,前后贯通。进山门第一进院落内,有一石洞,洞高约2米,深4米,宽3米余,左右两井探手可汲,内奉无极、太极、皇极神像。洞门额“老君洞”为明代登封知县丁应泰书。洞外左右有清道光年间创建的金钟楼、玉鼓楼,楼高8米。院内建筑均为无木砖石结构,规制玲珑紧凑,有万仙洞、火光洞、八仙洞等。院内殿房依山就势,背岩依龛,砖石圈砌,房顶与崖上面相平,另建有砖木结构殿房形成两层。无极殿在二进院中,建制三间,硬山黄色琉璃瓦房,殿内两根合抱对称盘龙木柱为清嘉庆四年制,龙体浮雕,栩栩如生,内供无极老母神像。院内现有明清碑碣20余通。


    钟鼓楼都很特别,迷你无梁殿。


    出景区打听了不少人,终于找到通向崇唐观的土路。


    有些不相信,堂堂国保,就在这里?


    崇唐观老君造像,位于太室山南麓逍遥谷中的崇唐观内。崇唐观原名隆唐观,因避唐玄宗李隆基讳,改名崇唐观,是唐高宗李治于调露元年(679)为隐土潘师正所建的道院。观内现存清代建筑老君殿一座,面阔三间,进深五架椽,硬山琉璃瓦顶,殿内砖柱上浮雕人物、禽兽、古塔等图案。


    老君石造像,青石质,通高2.8米,饰发髻,面部丰满,神态沉静,安祥自若,呈说法状端座于莲花须弥座上,须弥座上浮雕有伎乐,座上方刻有隶书铭文“大周隆唐观敬造元始天尊像并左右二真人,长寿二年十月十五日毕功谨记”。长寿为武则天年号,即公元693年。是我国现存最早的有确切记年的老君石造像。另有《大唐中岳隐居太和先生琅耶王徵君临终口授铭并序》碑(唐垂拱二年)、《唐默仙中岳体元先生大中大夫潘师正碣文并序》碑(唐圣历二年)、《重修老君堂金妆神像碑记》(清同治十三年),不过都未看到,据说已迁到登封城隍庙。


    两位睡得很香,不忍心打扰。


    衣服穿太多,看不到须弥座。


    文保经费呢?给文物管理员改善一下条件,舍不得?


    俯瞰郁郁葱葱的逍遥谷。稍不留心的话,真的会错过这座小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