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4-09-11

    〖东营市[广饶县]〗广饶关帝庙大殿 - [足迹]




    充实的一天,从凑数开始。凑数第一弹,傅家遗址。乘淄博过来的中巴,在县南头那个以该县古名命名的立交桥下车,左拐几百米就到了。


    凑数第二弹,五村遗址。


    遗址之上兴建了森林公园。种树,大概是保护遗址类国保的最好方式。


    太大,象征性转转,呼吸几口负离子,闪人。


    广饶城建不错,道路宽阔干净,绿化也好。在今年的百强县中,比广饶(第50名)排名靠前的未改市的县,只有准格尔旗、长沙县、双流县、邹平县、伊金霍洛旗、神木县,其中三个是资源县,一个是附郭县,一个倚靠省内独大的省会,完全草根崛起的只有同省的邹平。从经济结构来讲,广饶和邹平,大概是山东最像苏南的地方。


    广饶是孙武故里,自然有孙武祠。作为国保的广饶关帝庙大殿,如今委身于这座建于1993年的孙武祠中,化名武圣殿。庑殿顶的大门虽是新建,不过还是很帅气的。


    孙武祠参观示意图。


    免费的国保,逛起来总是那么心情舒畅。孙武的事迹人所皆知,不用介绍了,直奔大殿。


    这是我参观过的第三座南宋木构建筑。由于南宋木构现存只有五座(算上云岩寺飞天藏这个小木作),三座也意味着过半了。


    广饶关帝庙大殿,山东省现存最早的木构建筑,建于南宋建炎二年(1128)。其作为古迹最早出现在明万历乐安(广饶旧称乐安)县志。据载,金永安、泰和年间该殿首次维修,明成化二十二年(1486)重修,嘉靖二十年(1541)建“三义堂”于大殿后,隆庆、万历年间大殿均重修后建“钟楼”于二门左,清康熙、雍正年间于“三义堂”后建“春秋楼”,道光二十三年(1843)建后殿暨观剧台,同治六年(1867)重修“春秋楼”,每月秋中月次丁暨五月十三日致祭。该庙正殿虽经历代维修,但平面布局、大木结构、斗拱等基本保持了初建的风貌,其结构方式、构建尺度、用材比例等具有明显的宋代建筑特征。大殿前后的配套建筑自明代开始增建,至清道光年间发展成鲁北最大的关帝庙寺院,并且香火极盛。清末至民国初,大殿前后的配套建筑开始趋于失修废毁,到“文革”后期,配套建筑“春秋楼”,“三义堂”等被拆除殆尽。1997年再次对大殿进行了修缮,但仍保留了殿内的宋代建筑构件。


    大殿坐北面南,面阔三间,进深三间,单檐歇山绿琉璃瓦顶。殿高10.39米,东西面阔12.63米,南北进深10.70米,坐落于1.12米的台基上。其结构形式为六架椽屋乳栿对四椽栿用三柱,用材按宋为六等材,室内四椽栿为撤上露明造,原室外乳栿当心间为藻井,次间为平棋。檐柱间有侧角升起,斗栱铺作前檐与两山相同,后檐略有变化,前檐五铺作重栱出双下昂,里转五铺作重栱出双抄。后檐外转五铺作重栱出单抄单下昂,当心间45度斜出补间铺作一朵。摶缝结点间使用蜀柱、叉手、托脚、丁华抹颏栱、合(木沓)等唐宋建筑形式的构件。梁栿卷刹规整,具有明显而独特的早期木构建筑特征。殿内梁柱的构架方式与宋代《营造法式》中记载的厅堂建筑相同。


    大殿建成的宋建炎二年(1128),同时也是金太宗天会六年(1128)。这一年冬,宋东京留守杜充为阻金兵南下,自李固渡(河南滑县沙店集南)掘堤,黄河改经滑县东南、濮阳、东明(山东东明南15公里),经鄄城(山东鄄城北)、巨野(山东巨野南)、嘉祥(山东嘉祥西12.5公里)、金乡(山东金乡)入泗水,南流汇淮入海。自此,黄河数十年间或决或塞,迁徙不定。


    也就是说,大殿建成时南宋已经丧失对广饶的控制,否则也犯不着决堤抵挡金兵。所以我很疑惑,为什么广饶关帝庙算南宋而不算金?最靠谱的解释是,当时离靖康之变仅仅过去了两年,金兵虽已南下,但尚不能对占领区进行有效的无死角管制,而广饶就是这样一片名义上属于金国,精神上效忠大宋,实际上两不管的尴尬地方。直到建炎三年(1129),金人攻破青州,广饶才彻底沦陷。


    转角铺作。


    柱头及补间铺作。这网是用来防鸟筑巢?


    关帝塑像。我国现存最早的官修关帝庙是山西定襄关王庙,建于1123年,最早的民修关帝庙是山西阳泉林里关王庙,建于1122年,这两座仅比广饶关帝庙早了五六年。其实严格来讲,广饶这座也应该叫“关王庙”,因为彼时关羽的封号是“武安王",尚未称“帝”。


    殿内梁架。


    另一个方向。


    摶缝可见蜀柱、叉手、托脚、丁华抹颏栱和合(木沓)。


    转角。


    大殿早期原以此为界,室内四椽栿为彻上明造,室外乳栿当心间为藻井,次间为平棋。


    不过现在藻井和平棋已经看不到了。


    优美的升起。


    看起来比较新。


    在各个角度拍大殿。


    山面墙脚有一方框,方框之内难道是旧砖遗留?


    斜后方向看大殿。


    正后方。


    与前檐不同的是,后檐为单下昂,且当心间斜出补间铺作一朵。下面是褪色的“为人民服务”。


    院子一角堆放着出土于东营区辛镇村的宋代古铁钱。


    大宋的财富,连同大宋一起,终究还是成了化石。


    国破家亡以后的金钱,不过如此。


    孙武祠中的后进建筑乃是新建,无甚亮点,这里就略过不述了。


    碑廊,空缺甚多。


    一些散落的石刻。“广饶监狱”尤为吸引眼球。


    太喜欢给建筑拍标准照了。走之前再来一张。


    东营市历史博物馆原位于孙武祠东厢房,如今建馆独立,不过仍然是孙武祠的邻居。冠以“东营”,但是不在东营市区,而在其下属县,足见此地历史文化之深厚。


    广饶县城老地图。只剩下关帝庙这个独苗了。


    五村遗址的出土文物。


    傅家遗址392号墓中发现的头盖骨,其右侧顶骨的靠后部有一直径为31×25毫米的近圆形颅骨缺损,系人工开颅手术所致。此缺损边缘的断面呈光滑均匀的圆弧状,应是手术后墓主长期存活、骨组织修复的结果。这是中国目前所见最早的开颅手术成功的实例,距今5000年以前,比中国以前发现的开颅术实例提前了1000余年。


    张郭石佛像,北魏。1980年发现,2000年佛头被盗,数天后出现在北京潘家园,被发现并缴获,然后送交至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保管。直到2004年,佛头才被辨认出自张郭石佛像,从而物归原主。


    博物馆镇馆之宝之一,我国现存最早的《gcd宣言》中文译本,出版于1920年8月。


    山东省早期木构不多,元代以前除了广饶关帝庙大殿,尚只有两座,皆为曲阜孔庙碑亭,建于金明昌六年(1195)。


    从天会六年到明昌六年,时间跨度为67年,金国即将步入其巅峰年代,不过也离它的衰落不远了。兴也勃焉,亡也忽焉。能够在乱世中幸存到今天的这三座建筑,真可谓木构珍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