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4-06-23

    〖聊城市-济宁市〗隆兴寺铁塔、崇觉寺铁塔 - [足迹]




    以独立名额列入国保的铁塔共有五处,分别是第二批的玉泉寺铁塔、第三批的崇觉寺铁塔、第六批的隆兴寺铁塔,以及第七批的甘露寺铁塔和北杜铁塔。当然,还有作为寺院组成部分列入国保者,如光孝寺东西铁塔。这里给大家介绍两处位于大运河畔的山东遗存。


    隆兴寺铁塔,位于聊城东关古运河畔,原位于护国兴隆寺内。铁塔本身没有铭记,地方文献中亦无记载,从塔的形制与浮雕风格上分析比较,初建年代在宋或辽金,专家们相对比较认可始建于北宋晚期。原塔为十三层,因年久风化,上部8层和塔顶在1937年的狂风中倒塌,仅存下部5层塔身与塔座。在此之前,铁塔于明代永乐年间也曾倒塌过一次,天顺年间由东昌府僧纲司都、纲性深及隆兴寺住持祖崇僧德宁募捐重修。


    护国兴隆寺始建于北宋,兴于明初,为洪武帝朱元璋八大护国祝圣道场之一。现在俨然物流仓库模样的护国兴隆寺,不久之后将进行大规模复原。


    现在所见之铁塔,乃是1973年修复之结果,不仅高度由残存的五层恢复到十二层(今九层当为原十层,原九层缺佚,所以八九两层衔接突兀,上一张图片可以很明显看出。),位置也挪动6米。


    塔身用生铁仿木结构分层铸造,逐层迭装而成,铁壳中空,厚6-10厘米不等。第一层塔身直径1.53米,底部一周宝装覆莲,塔身八面设置四个假门与四个假窗。门额上有门簪四枚,簪面成削角方形,假门上均有铺首和门钉,东西方做成半掩门式。


    二至七层塔身无门窗雕饰,八至十层仅雕饰格窗。


    各层倚柱、斗拱与一层相同,每层塔身都有腰檐平座,平座均为四铺作单,围绕栏杆,腰檐仿木铸造,有檩枋、檐椽、飞椽、瓦垅及斜脊等。


    塔身逐层收分,塔顶置仰莲葫芦瓶式宝刹。


    1973年3月,聊城县政府为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组织人员,对铁塔进行了清理和重修。重立后的铁塔为12层。在拆卸塔座时,发现乐舞人物浮雕刻石4块,在塔座底部中间发现一块1米见方的石盖,盖下有一地宫,地宫内陈放着铜菩萨、铜佛、青花瓷瓶、瘗钱等佛教器物,还陈放着一个长方形石函。石函内放置一银棺和两包骨灰。棺身刻有“辟支佛舍利”五字。棺底刻有“大明成化丙戊三月吉日造”(1466)。棺内有丝料骨灰袋一个、银币四枚和“舍利子”若干粒。


    塔座为石砌正方形上下叠涩不对称式须弥座,高2.90米,底边长3.17米,占地10.50平方米,塔座牙脚四角成卷云状,束腰四面均有伎乐人物浮雕,或站立,或舞蹈,束腰东南、西南两角,各有一金刚力士,怒目凸腹,手按双膝下蹲,作顶托状。


    南侧。


    东侧。


    西侧。


    北侧。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塔身五层以上略有倾斜,拼接不是非常完美。


    论锈蚀程度,铁塔塔身甚至比不上仅有几十年历史的文物保护栏杆。


    个人觉得,国保中的这类铁塔算做“建筑”有些勉强,倒不是因为它不能住人(广义建筑和狭义建筑的区别),而是从过程来讲,它是制造出来的而不是建设出来的,其实更接近于某种雕塑,比如正定的另一座同名寺院中那座著名的22米高铜佛。铸造铜佛和铸造铁塔相比,前者技术难度似乎还更大一些。


    这附近是作为聊城市历史文化街区组成部分的大小礼拜寺街街区。


    瓦砾堆中的东礼拜寺。


    东昌府有三宝,铁塔、古楼和玉皋。可惜玉皇皋已毁,铁塔之后再来看看光岳楼。


    威武霸气,这玩意儿若是早六年建成就可以算元构了,留存至今实为不易,特别是在早期木构稀缺的山东。


    一座城市的中心,若能配一座既有高度又有体量的标志性建筑作为视觉中心,那是幸运的。然而若这座城市只剩下这座标志性建筑,那它不论多么高大雄伟,也不过是沙漠中的金字塔。独木不成林,孤独的一座光岳楼,撑不起一座历史文化名城。


    光岳楼四周的大兴土木进展很快,很多仿古建筑已经完工,平心而论,这些仿古建筑细节不错,至少是用心的,可惜它们建在了不该建的地方,取代了不该取代的历史。


    入夜前的东昌府城。壮观、巍峨,却是假的。


    聊城,是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反面典型,曾被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通报保护不力,却依然我行我素。1958年,聊城在城市规划中提出了“保护旧城、发展新城、新旧分开”的规划原则,古城的区域格局得到了很好保护,并于1994年入选第三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如今这一切化为泡影。老城范围内的历史街区几乎夷为平地,取而代之的是大规模建设的仿古建筑。原有居民几乎尽数迁出,现在是一个失去了血液的死城,唯有光岳楼矗立不死,成了标本,或者说僵尸。两三个盆景般的国保甚至世遗都不足以作为聊城继续冠名历史文化名城的理由,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不应该是终身制的,如果国家文物局决定撤销三五个的话,聊城当列其中。


    沿大运河从聊城北上三百里,便是另一座沿运河而居的城市——济宁。济宁博物馆院中,有一处名头更大的铁塔——崇觉寺铁塔。


    从外表上来看,此处不比隆兴寺铁塔,一来没有精美的基座石刻,二来整体颜色偏黑,远看之黑乎乎一片,几乎拍不到什么细节。可是它是第三批国保,第三批啊,批次这么早,肯定是有原因的。


    除了此塔没倒过之外,它和隆兴寺铁塔还有两个区别:一,此塔基座为空心;二,此塔塔身为实心。


    崇觉寺又名释迦禅寺,创建于北齐皇建元年(560),现存明清时期的大殿五间和声远楼。北宋崇宁四年(1105)在寺内建立了铁塔,寺院也由此俗称“铁塔寺”。铁塔原来是八角七层楼阁式塔,明万历九年(1581年)重修,并增建为九层,塔通高23.8米。塔的下部是一砖砌的八角形基座,南面辟门,室内顶部砌作斗八藻井,室内有宋代的石刻千手佛像和清光绪七年(1881)的塔铭。


    铁塔塔身呈八角形,内部充填砖体,每层均设塔檐、平座、勾栏等,塔檐和平座都施有斗拱,塔刹是鎏金的宝瓶式。每层塔身四面辟门,其余四面设龛,并放置佛像,在第一、二层塔身上还有“大宋崇宁乙酉(1105年)”的题记。原塔檐四周悬挂风铎,现在保存无几。整个铁塔的构件均为仿木结构形式的雕模铸制,不仅反映了宋代本构建筑的形制,也体现了宋代铸造技术的高超水平。


    原来基座内另有天地啊。怪不得基座和塔身的比例这么悬殊。


    声远楼,建于明天顺四年(1460)。


    这个角度看塔身比例更加准确些。塔刹风格非常伊斯兰。


    三座建筑合影,右侧是济宁博物馆。


    博物馆内的一处省保:汉碑群。展室大门紧闭,只能隔窗拍得一二。


    顺便提句,正值写此篇博文期间,从卡塔尔传来了大运河申报世界遗产成功的消息。聊城和济宁同为京杭大运河山东段的重要城市,相关文物众多。山东段的苏禄王墓、临清片区、东昌府运河大小码头、阿城盐运司、济宁枢纽、南旺枢纽、济宁东大寺、会通河节制闸群、通惠闸、微山县乾隆御碑10个遗产点为遗产申报的“立即列入项目”。


    自从世界遗产申报开始限制每个国家每年申报数量,聪明的国人将打包申报这一做法发扬到极致。现在看来,当年的苏州园林、明清皇家陵寝尚不算夸张,虽然数目众多,但至少是有主题的,让人一看就知道同属一个系列。从天地之中开始,世遗的打包尺度开始放松。这次大运河和丝绸之路的遗产点,相信将给大家匪夷所思的感受。以后是个地级市都有世遗了,曾经高大上的世遗从此不再稀缺,价值也将大大贬值,正如国六国七公布后的国保。我在想,不是一年只有两个名额吗,其实中国只需要申报两项即可一劳永逸,名字我都起好了:文化遗产叫“中国的国保:古代建筑、石刻及墓葬”;自然遗产叫“中国的全国重点风景名胜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