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4-05-18

    〖佛山市-无锡市[宜兴市]〗南风古灶、前墅龙窑 - [足迹]




    本期为大家介绍两处有代表性的明代古窑——注意没有“址”字。国内目前仅存两座还在烧制陶瓷品的明代古窑,一处是广东佛山石湾的南风古灶,另一处是宜兴丁蜀的前墅龙窑。


    这里是佛山市石湾镇,号称南国陶都。“石湾瓦,甲天下”,石湾陶瓷的历史可追溯到五千多年前的河宕贝丘遗址,远古的石湾人开始在东平河畔烧制简单的日用陶瓷。到唐宋时,十万制陶业已非常发达,明清两代最为鼎盛,方圆几公里的小镇有陶窑107座,制陶行业从业人数达6万多人,可谓盛极一时。


    石湾公园深处,一座复建起来的陶师祖庙。石湾人尊虞舜为他们的祖师,因古书曾有“虞舜,陶于河滨”之句。


    1506就是南风古灶开窑的年份,五百年来,窑火不绝。它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持续使用时间最长的柴烧龙窑,已载入世界纪录吉尼斯大全。


    两年前我去的时候,这地方是免费的,后来才开始收取25元门票。


    国保碑中包含“高灶”,与文物局公布的名称并不一致,不知这个和南风古灶几乎呈镜像关系的高灶陶窑到底算不算国保范畴。南风古灶长34.4米,窑面有火眼29排,俗称29下火。


    龙窑是古老的窑种,依山坡或垒筑斜坡形高台而建,窑体倾斜以顺应火势上升,窑体较长,宛如巨龙从天而降,所以称为“龙窑”。石湾人一般把龙窑称为“灶”,南风古灶灶口面迎南风,所以最早被命名为“南风灶”,后来才定名为“南风古灶”。


    石湾在宋代时期已采用斜坡式的龙窑生产,窑头前端有灶口,用以投柴烧火,窑的两旁还设有窑门,用以产品的进出,早期窑尾没有烟囱,以明瓦阻挡火焰,称为“栏尾”,南风古灶于民国初年才在窑尾加建了烟囱。龙窑的主要特点是升温快,降温也快,而且火焰较长,能够维持还原气氛,同时也大大节约了燃料。南风古灶是石湾陶瓷生产技术的一项重大革新,后来的龙窑基本上以此为定型。


    资料称南风古灶和高灶仍以古法烧制陶瓷,以木柴为燃料,靠肉眼观测判断火温,窑温可在800至1300摄氏度之间。不过现场未见烧窑迹象,不知是否因景区开发或定为国保而中止,抑或只是偶尔烧制。


    南风古灶右侧是高灶。


    高灶建于明代万历年间,比南风古灶稍晚,长32米,共有火眼26排。


    沿窑侧走道向上。


    登至高点,便能看到藏身在高灶之后的省保——林家厅及古民居群。


    这里似乎没有工业建筑和居住建筑的清晰边界,古民居和古灶早已被五百年的岁月融炼为一个有机整体。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层次曲折和空间变化,是景区最有意思的地方。


    古寮场附近的巷口。


    石湾鼎盛时期的沙盘模型。


    这是龙窑腹中的十字街。


    在制陶业鼎盛的岁月里,这里应当是一番人头攒动的热闹景象吧。


    这棵神榕顽强生长了四百年。它有两点神奇之处:一是长在岩石上,无土可依却枝繁叶茂;二是长在窑尾上,窑内最高温达1250度,却没有被活活烤死。


    不少工作shi聚集于神榕的遮蔽之下。


    小巷走到底,回首还是能看到繁盛的树冠。


    与之毗邻的是石湾陶瓷博物馆。


    博物馆除了一些知识性的介绍,陈列的多是产自石湾的当代陶瓷精品。


    当年很流行的两个词儿。


    老场房改造而成的玩陶中心。


    大门敞开,却并没有多少游客。


    每一个细节都很用心。


    旧民居改造而成的国际艺术家村。


    略显冷清的交易区。


    这雕塑曾多次见过。


    林家厅。


    早已不冒烟的烟囱,作为一个时代的象征,保留下来也是很好的。


    在高处俯视民居群。


    沿龙身向下。


    从南风古灶眺望高灶。


    两灶之间的阶梯尽头是一幅长达10米的壁画《瑞龙献宝》,用河宕贝丘遗址、奇石唐宋窑址和南风古灶附近出土的陶片镶嵌而成。


    非古迹的细节积淀,为本来无甚趣味的工业古迹增色不少。


    接下来北上一千公里,从佛山石湾来到宜兴丁蜀——这里作为陶都,人所皆知,是不用加“南国”这样的定语的。在丁蜀镇的每一条街道上,大大小小的制陶工作shi一字排开,绵延不绝,似乎每个家庭都在从事着与制陶相关的工作。石湾和丁蜀都有陶都之名,不过如今发展模式迥异。和石湾那种以建筑陶瓷为主导的产业化模式相比,丁蜀更多的是个性化的紫砂壶个人作坊。说不上孰优孰劣,前者更容易创造GDP,而后者则量产艺术家。


    和南风古灶相比,前墅龙窑所在地偏远而冷清,或者说并没有得到开发。前墅龙窑通长43.4米,窑身外壁宽约3米,内壁底部宽约2.3米,高约1.55米。窑身左右投柴孔(俗称鳞眼洞)42对。西侧设装窑用壶口(窑门)5个。燃料主要为煤、松、竹枝等。现产品主要以盆、瓮、罐、壶等日用粗陶为主,间烧少量紫砂器,是宜兴地区目前仍以传统方法烧造陶瓷的唯一一座龙窑。前墅龙窑是一座仍在正常生产的明代古龙窑,故有“活着的古龙窑”的美称,被誉为研究中华陶瓷生产史的“活标本”。目前,前墅古龙窑一般每月生产一次,每窑装入陶坯7000余件近20吨,每次烧窑40小时左右,需消耗松枝、竹梢等干柴6吨左右。


    作为龙窑,当然是要与天然地势相依附的。这座小山叫做牛角山。


    看到国保碑那会儿还在叹气吃闭门羹,没想到还有后门,更没想到窑主人就在里面亲自讲解。


    有些像毛毛虫。


    换个角度。


    登至高处,俯视全村。


    鳞眼洞。


    用来支撑雨棚的石柱。


    壶口。


    龙窑主人在向来访客人介绍烧制出来的紫砂壶王。


    这是什么?


    龙窑对面的艺术中心。


    不远是宁杭城际,顺着走走就到了蜀山。丁蜀镇因丁山和蜀山而得名,如今丁山因开采而消失,蜀山依旧郁郁葱葱。丁蜀镇列入国保的窑址不少,看多会腻味,不如去蜀山脚下参观一处省保。


    宜兴东坡书院,又称“东坡祠堂”,也称“蜀山书院”。座落在宜兴西蜀镇蜀山南麓,始建于北宋,至今已有850多年的历史。北宋元丰年间,苏东坡曾先后三次来到宜兴,宜兴人为了纪念苏东坡,就将独山改名为“蜀山”,并在东坡讲学处建造“似蜀堂”。明天顺年年间,宜兴人工部侍郎沈晖建筑造了“东坡书院”,占地三十多亩,讲堂六楹,中立苏轼像,每月朔望讲学,清康熙、乾隆间都曾修葺,后毁于咸丰太平军之役,同治八年重建,光绪八年再修,每逢东坡诞辰举行纪念活动。


    石牛池。


    免费开放,没什么游客,却是个清净的好地方。


    蜀山下的古南街,旧时是繁华热闹的“紫砂一条街”,如今盛况不再,已经处在拆迁的阴影之下。


    破陶片堆砌起来的院墙。


    绵亘数百米的石板老街。


    蜀山窑群1号窑(东窑)位于蜀山村东坡书院后的自然坡地上,现场可见紫砂壶、罐残片。堆积约3000平方米。蜀山窑群2号窑(西窑),窑址为南北走向,南北长约50米,东西长60米,两边堆积厚度有4米。产品以带釉陶罐、紫砂壶为主。从东坡书院到北厂计有窑址15座,分布在长达1公里的蜀山南、西、北三面。东西二窑的具体位置未找到,不过倒是看到了满山的残片。


    老街前的蠡河,最终流向东氿,汇入太湖。这座现代钢筋混凝土桥梁的原址,本是一座气势宏伟的石拱桥——蜀山大桥。咸丰九年,出自本地的进士周家楣曾为石拱桥题写对联曰:“不霁何虹,天倩娲皇来补石;此山似蜀,人思坡老为题桥”。可惜八十年代因泄洪和水运的原因而拆除,为蜀山老街留下了永久的遗憾。没有古桥的古镇,终究还是少了点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