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4-04-27

    〖兰州市[榆中县]〗青城古民居 - [足迹]




    兰州的三座国家历史文化名镇似乎在省外没什么太大的名气,它们分别是金崖、连城和青城。其中金崖交通最为便利,去的最早,有些失望,尽管这地方后来入选了三普百大新发现(但是没入国七),实际上看点并不太多。连城作为鲁土司驻地,历史文化最为深厚(一个国四,外挂两个国六增补),去过一次,时间基本都花在路上,那段省道真的太恐怖,却最终吃了衙门的闭门羹。今年年后下决心去了次青城,早七点出门,晚七点到家,尽管青城比连城近得多,一整天的时间还是用去大半在路上,只有中午前后合计两小时在古城内游览。来去采用两种方式,去程坐直达白银市中心的高速大巴,然后在公园路乘跨市的101路公交,票价5元,终点即为青城。说来也怪,青城属于兰州,又在黄河南岸,最快捷的方式却要通过白银中转。


    青城古镇全价35元,包括罗家大院、城隍庙、青城书院和碑林,却不含文物价值最高的高氏祠堂,后者属于高氏后人所有,所以还要单独买5元门票。


    青城古镇为宋仁宗年间秦州刺史狄青巡边时所筑,故名青城。历史上是以水烟为主的货物集散地,水陆交通发达,北京、天津、太原等外地客商云集。青城现存50多处四合院,绝大多数建于清康熙、乾隆、嘉庆、道光时期,主要分布在城河、青城、新民三个村。其中明代建筑一处,清代建筑33处,民国建筑15处。其中完整的四合院有12处,比较完整的四合院18处,残缺的有14处,仅存门楼的有16处。


    沿街正在新建仿古门面。看新闻,最近榆中县政府号称要投资18亿把青城打造成“天下黄河第一古镇”。是不是吹牛,有待观察。


    罗家大院,位于后街北边,是民国时期青城四大水烟作坊之一的“永顺成”老板罗希周的宅院,建于民国十六年(1927),由东院、中院和西院三部分组成,占地面积7590平方米。东院是原来的水烟作坊,电视剧《老柿子树》曾在此拍摄。中院是罗家人居住的地方,属三堂五厦结构的四合院。西院有花园、水池和亭台,是罗家人休闲娱乐和招待客商的场所。整个罗家大院由十六道门互通,布局严谨,做工精美,是青城地区保存最完整的古民居院落。jiefang后,罗家四合院被收为公有,一直作为政府机构办公所在地,直到今天。


    东院,水烟作坊。


    这个装置叫做“压烟担”。


    左边的地图是“青城水烟xiaoshou路线图”,旁边罗列了青城水烟老字号的名字。


    阳光。


    砖雕门楼。


    中院。


    一些农具。


    白色的蚕茧型灯笼如今不多见了,很多人以为大红灯笼才是最中国的式样。


    西院。


    一些建筑仍为村政府占用。


    大院南侧正对的是狄青广场,狄青塑像立于其中。


    城隍庙,原址初为秦州刺史狄青的议事厅,故又称“狄青府”,始建于宋仁宗宝元年间1038~1039年。明神宗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改为守备府,是一条城守备军指挥部的所在地。清世宗雍正二年1724年改建为城隍庙,占地面积1000平方米,大殿保存基本完好。


    大殿。


    习惯性的举起相机拍转角,却发现这大殿没有斗拱。


    戏台。


    后殿。


    高氏祖茔。


    国七的碑还没立起来。


    有摄影爱好者捷足先登了。


    高氏祠堂始建于清乾隆五十年(1785),占地面积2000平方米,建筑面积400平方米,为高氏第九世先祖高秉信发起修建,它是青城镇唯一保存下来的家祠。高氏原系山东渤海园园村人,明洪武年间,高氏始祖克尊兄弟三人随肃王来到甘肃,两位兄弟战死在河西疆场,克尊便携妻子来到青城定居。


    过厅悬有咸丰皇帝赐予进士高鸿儒的匾额,里面悬挂清道光帝御赐高鸣桂“才兼文武”和咸丰帝御赐高鸿儒“进士”匾额。


    兰州这地儿不比徽州,出个进士真心不易。高家在清朝出了一名进士,2名文举,6名武举,22名贡生,已经算是鹤立鸡群了。


    高家祠堂jiefang后被征收为国家财产,后又低价转卖于青城供销社作仓库用,这才保存了下来。


    功助宗祠。


    水缸。


    牌位。


    高健君,曾任甘肃省委第二书记,wenge时被迫害致死。


    反向看去。


    整个祠堂体量不大。


    悬山顶。


    青城书院是兰州六大书院之一,建于清道光十一年(1831)。一百多年的历史培养了大批优人才,其中翰林1人,进士10人,文举23人,50多位武举人及许多贡生。


    1904年改名为“皋榆联立高等学堂”,1931年更名为“皋榆联立青城小学校”,1938年又更名为“榆中县青城小学”。jiefang后,一段时间曾为青城幼儿院。改革开放后,政府集资修建成“集成堂”,记录展示青城历代各学科学有所成的人才。


    青城老地图。青城又名一条城,旧时是有城墙的。


    对西会馆牌坊很感兴趣。早已不在了,可惜。


    至圣堂,供奉孔子。


    一些牌匾。


    碑林。


    凡是套了玻璃罩子的碑,都被钱币淹没,无一例外。


    离一点半的班车还有点时间,去黄河边看看。


    明德国学。每年在这里会举办国学夏令营。


    下了这个弯道,视野逐渐开阔起来。


    第二个弯道,然后就可以看到黄河。


    似乎旺季这里会有漂流项目?


    冬日的黄河冰冷而湛蓝,与大家印象里混黄翻滚的形象大不相符。


    对岸是白银市水川乡。


    尽管是在黄河边长大,甚至每天过黄河上学,然而每次在不同地方见到她,心情都是难以言说的激动。


    黄河水过兰州,穿三峡(黄河小三峡:小峡、大峡、乌金峡),出峡口,在这里骤然开阔起来。


    可是这条似乎能沿黄河溯至兰州的公路是死路。一辆来自驾的小车发现情况不对,打个转原路返回,看我在这拍照,便也下车顺便欣赏黄河风光。


    不知谁在路边的树干上贴了个“福”字。


    回程坐的是走山路(各种地图都未标注)经上花岔、哈岘到金崖的中巴,票价22元。这车一天只有两班,全程是从白银到榆中,下午路过青城的时间正好是一点半。我这人不喜欢走回头路,又想顺便看看金崖和明肃王墓,于是选择了它。一点半上车,四点半到金崖,居然整整花了花了三个小时。


    最震撼的一幕是车行驶在在山脊的公路时低头见到了蜿蜒在脚下几百米处的黄河,有如一条清澈温柔的小溪。可惜黄河在另一侧车窗方向,未能留下照片。也就是从这时候,萌生了想在不同高处俯瞰黄河的念头。


    路上出现了一些极端闭塞的居民点。为什么这些人的祖先要避世迁入深山?我的一位亲戚因为工作原因来过这里,曾问过当地老人,老人说百余年前同治回乱,为保命四处逃难,兄弟几个只有自己因为遁迹于本无人烟的深山而幸存,代价是与世隔绝,山路开通之前,去趟兰州全靠步行,要花很多天。战乱。杀戮。仇恨——苦的永远是无辜百姓,得利的却是政治家。许多年以后,这场针对异教徒的无差别宗教战争被得天下者定性为“反清起义”,就像另一场发生在江南的同样造成了数千万伤亡的宗教战争一样。


    中巴车蜿蜒着爬上山脊,迎着烈日向前,向前,最后又蜿蜒着潜入谷底,向前,向前。


    昏然欲睡,颠而又止。回首望去,恍惚不知何处,不变的只有苍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