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4-04-11

    〖九江市[星子县]〗观音桥、紫阳堤 - [足迹]




    本期为大家带来两处位于庐山东麓的北宋国保——观音桥和紫阳堤。


    观音桥位于江西省星子县马头镇西北的栖贤谷中,建于宋大中祥符七年(1014),原名三峡桥,亦称栖贤桥,因清未有人在桥头建了一座观音阁,时人便改称观音桥至今。


    景区门票全价40,唯一的看点就是观音桥,估计只有国保爱好者会自掏腰包,和我一趟公交的其他游客居然都是不用买门票的本地人。不过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星子县境内的庐山景点已经够厚道,没有大门票拦路。遥望五老峰,再摸摸干瘪的钱包,何时才能真正去一趟庐山哪。


    招隐泉,被唐代陆羽评为“天下第六泉”。陆羽把天下的好水分了二十个等级,第一和第六都在庐山。


    沿山涧旁的小路向上,不久就能看到观音桥。


    观音桥在巨岩耸立的峭壁上倚崖跨涧而造,突兀于陡壁石峰之间,桥下是水深三四十米的“金井”及断续的深渊。桥全长19.42米,宽4.33米,高10.67米。桥面为四方石块以菱形平铺而成,桥的南北两端各设石阶4级。桥孔由7道石拱圈并列,以105块规格相近的长方体花岗岩排砌,石块间由子母榫相扣锁。清道光年间(1827~1850),观音庙主持僧觉源增建石栏杆。


    简约清秀的竖向国保碑。


    清代增设的栏杆拙朴无奇,却和简约的桥身非常般配。


    沿石阶向下,才是观桥最佳位置。


    这里是个专用来仰视的休息平台。


    不知是否建桥时即已存在,抑或是后世增设。


    万流归一。


    这年头各地古桥纷纷圈起来收门票,大多不值,其中观音桥算是不错的,桥好,景也好。不是非常赶时间的话,可以在这里坐很久。


    “维皇宋大中祥符七年,岁次甲寅,二月丁巳朔建此桥”。


    “上愿皇帝万岁,法车仑常转,雨顺风调,天下民安。谨题”。两边的小字是“福州僧德朗勾当造桥,建州僧丈秀教化造桥,江州匠陈智福、弟智汪、智洪”。


    桥下侧壁还有不少题刻。


    南康知事到此一游。


    石桥潭。


    金井。


    不知桥下的题刻是拱圈完工后支架拆除前所留,还是在构件就位前即已分段完成?


    就是这样的子母榫,连接起了每块重达1200公斤的石条们。


    雨顺风调,天下民安!


    金井潭。


    下游石侧的观景台。


    “北有赵州桥,南有观音桥”。在我看过的古桥中,论岁数,观音桥正好排老二,今年整千岁。我国现存有明确年代的千年古桥似乎只有赵州桥和观音桥,除此之外,小商桥桥身主体也属北宋早期。总之能想得起来就这三座。千年石头,居然比千年木头还稀少,这点确实很让人意外。


    以一个工程师的眼光,从桥梁本身的技术特点来讲,我认为赵州桥和观音桥也能排前两名。相比后世名桥(这里只比较石桥)多以长度(大多由梁桥跨数而不是单跨长度决定)或雕刻闻名,赵州桥和观音桥更加称得上工程杰作。年代越早的桥梁居然技术水平越高,实际上这里的分水岭便是宋,对宋以后的中国而言,工程技术的停滞不前乃至大幅退步实在是有些悲剧意味。


    苏东坡《栖贤桥诗》:“空蒙烟雨间,项洞金石奏。弯弯飞桥出,潋潋半月彀。”


    独坐石涧,听水看桥,春雨点点,惬意忘归。


    溪水上游。


    皮艇和竹筏。


    匡山草堂,原为清代诗人易甫实建的“琴志楼”旧址。1934年,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为奉承蒋介石,在观音桥原匡山草堂旧址上建立行宫,供蒋介石来庐山时居住。


    侧面看观音桥,没有后来典型石拱桥所必备的桥耳、石兽。


    蒋介石行宫栓警犬铁桩一根。


    夫妻树,蒋介石夫妇所植。


    三峡涧。


    由南向北看去。这个角度可视为标准照。


    这里也曾是《庐山恋》的取景地。


    岸上的建筑。从左到右依次是蒋介石行宫、警卫楼和栖贤寺。


    风景虽美,古桥更吸引人,为了在不误公交的前提下多看桥,景区深处甚至没有涉足。


    回程了,这是下游的水坝。观音桥下水潭清澈,估计和拦水有关。


    回到星子,看新晋国七——紫阳堤。顺便说一下,往返观音桥和南门的公交四十到六十分钟一班,一定要安排好时间。


    鄱阳湖现在应该还不算最干旱的时候,却没有湖的感觉,应该叫做鄱阳大草原,至于旱季,估计可以叫做鄱阳大戈壁。


    逢大旱之年,在对岸的都昌县,可以看到沉睡在湖底的千眼桥。


    西向是庐山余脉。秀峰?


    落星墩。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载:“落星石,周回百余步,高五丈,上生竹木,传曰有星坠此以名焉”,星子县便因此而得名。历代在这块石头上都有营建,不过今天看到的塔和建筑历史不长,算不上文物。


    紫阳堤位于该县城南鄱阳湖畔,因前面与落星石相对,故又称“南康星湾石堤”。据《星子县志》记载,紫阳堤始建于北宋元佑年间(1086~1093),当时的郡守吴审礼“以郡治濒湖,风涛险恶,往来舟楫停泊无所,乃构木为障”。北宋崇宁四年(1105),郡守孙乔年改用石头修筑500余米长堤,堤内又疏浚两个停泊之所,俗称“内澳”,可容小船千艘。后来的郡守相继维修过石堤,直到南宋绍兴初年以后不再维修,逐年风浪冲击着石堤,许多石头被人搬走,导致沙土填塞,石堤破败的同时逐渐失去了往日的作用。南宋淳熙七年(1180),朱熹知南康军,着手大力修复,工程进行了四个月,用工17200多个,扩建增高完毕后,为纪念朱熹的卓绩,人们以他的别号“紫阳”对大堤进行命名,城门也改称为紫阳门。


    明代正统年间,南康知府翟溥福维修过紫阳堤;到了万历年间,当时的南康知府修建了田公堤与紫阳堤相连。上个世纪田公堤有一段被淹,政府在原堤的基础上加高加固,如今已经看不到原貌。紫阳堤大部分被土填平,而桥孔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填塞了。


    紫阳堤以20层石条叠砌而成,堤宽约八米,长一公里左右,向外微微凸出,略呈拱形。湖边码头也由石条垒成,稍有倾斜坡度,便于下行。


    码头与堤坝之间有宽阔的石桥连接,桥下共有3个拱洞,每个拱洞大小不同,方便各类船只出入。东边还有俗称东闸头的闸口,自北而来的船只从此处进入泊港,桥西边的石堤开了个小口,自南而来的船只从此处入港避风。


    新旧湖堤上下错落。


    紫阳堤顶部的砌石已经凌乱不堪,用来下至湖面的石阶却依然完整。


    不知停放了多久的破船。


    繁忙的鄱阳湖水道,孤独的落星墩。


    西宁老街。街名中的“西宁”和青海省会无关,元朝时,南康府曾一度更名为西宁府,府站就设在这条街上,因是得名。


    老街有一个别名叫做“朱公坡”,和朱熹有关。不过这地势却让我想起了丽水的刘祠堂背,我觉得后者的“背”字要远比“坡”字来的生动和贴切。


    南康府谯楼,又名鼓楼,俗称点将台,位于庐山山南的星子县城南康镇,始建于宋代,元代至正年间重建,元末毁于战乱,后经过明代重修,为旧时南康府郡署之望楼。2000年经江西省人民政府批准,将其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谯楼楼座向南,呈方形,采用星子本地花岗石砌垒而成,基宽27.9米,纵深15米,高5.46米,中有拱门通道。


    门旁有清朝南康知府刘方溥所书的对联,上联是“曾是名贤过化,前茂叔后考亭,我亦佰姓长官,且试问催科抚字。”,下联为“纵使绝险称雄,背匡庐面彭蠡,谁作一方保障,敢徒凭形势山川?”。


    它作为旅游景点的名称是莫名其妙的“周瑜点将台”,和紧邻的“爱莲池”打包在一起卖门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