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4-02-16

    〖酒泉市[敦煌市]〗莫高窟之五檐一塔 - [足迹]




    蛇年年尾的莫高窟有如平行世界般寂静。第二天便是除夕,早已归心似箭,又觉体力不支,却挣脱不出莫高窟的无敌磁场。能以世遗级别的国一作为蛇年的压轴大戏也算幸运,蛇年无蛇尾,希望是个马上有国保的好兆头,并且能在马年切实扭转掉访古旅行含金量下滑的严峻趋势。到达售票处时天还没亮透,只好先去敦煌石窟文物保护研究陈列中心消磨一个多小时,作为今天第一个参观者,享受了专场待遇。出来才发现是个蓝天,昨天在嘉峪关还边喝西北风边呜呼哀哉河西走廊的天气终于晚节不保。售票处此时聚了十来人,到达景区核心区入口正好凑了二十来个,于是讲解员的今天第一拨游客终于凑齐了。


    进入时未被要求交出拍摄工具,但也被明确告知不能在窟内拍照。整个参观过程中我观察了一下,由于游客太少,景区内一个时间点只有一个讲解员,在较大的洞窟内寻找机会偷拍不是不可能,但由于光线较暗,普通相机肯定不可能拍出媲美画册的照片质量,更重要的是,即使不用闪光灯,对焦灯也有可能对壁画造成不利影响,所以一开始就打消了偷拍塑像和壁画的念头。只是后来看到有游客在栈道留影未被讲解员阻止,决定留下些前室早期木构的近照。


    我国现存的千年木构只有24座(个人非专业统计,欢迎交流探讨):南禅寺大殿、广仁王庙大殿、佛光寺东大殿、莫高窟第196窟木构窟檐、开元寺钟楼、天台庵正殿、龙门寺西配殿、大云院大佛殿、正定文庙大成殿、镇国寺万佛殿、华林寺大殿、阁院寺文殊殿、梅庵大殿、莫高窟第427窟木构窟檐、莫高窟第437窟木构窟檐、济渎庙寝殿、莫高窟第444窟木构窟檐、莫高窟第431窟木构窟檐、独乐寺山门、独乐寺观音阁、游仙寺前殿、崇明寺中殿、莫高窟老君堂慈式塔、保国寺大殿。莫高窟居然占据了其中四分之一!当然严格来说屋檐只能算是依附于其它结构的“构筑物”而非“建筑”,但能保存至今也弥足珍贵了,大可不必死抠定义。


    五座屋檐的远景,在围栏外即可拍到。第444窟屋檐,建于北宋开宝九年(976)。


    第437窟屋檐,建于北宋开宝三年(970)。


    第431窟屋檐,建于北宋太平兴国五年(980)。


    第427窟屋檐,建于北宋开宝三年(970)。


    国保碑和第196窟屋檐,建于唐景福二年(893)。


    此窟檐顶已坍,但梁枋栱柱尚存唐构,可以算作全国六唐构之一,弥足珍贵。


    窟檐,是洞窟前依岩建造的洞窟木构外檐,是防止风沙雨雪损坏洞窟的保护性措施。根据现存石窟外岩壁上遗留的大量梁椽孔洞遗迹来推测,莫高窟约有三百个洞窟曾建造过窟檐,故文献中有描述窟檐栈道相接、整体外观蔚为壮观的记载。现存五座唐宋时期的窟檐均为三开间四柱,柱下有木悬臂梁挑出形成的栈道,以解决上层洞窟间的交通问题,同时也丰富了洞窟的外观。


    上去看看。


    不知是否会有讲解员带领游客参观此窟,总之今天我是看不到了。根据甬道北壁所绘归义军节度使索勋父子的供养人画像榜题推断,此窟建于晚唐景福二年至乾宁元年(893-894),窟檐为单层,面阔三间,为横长方形。其结构是在洞窟通道前凿出平台为窟檐地面,平台前沿用木悬梁四道,挑出以承窟檐前的栏杆和栈道。四根窟檐柱竖在四根栈道梁的后尾上。柱高丈余,柱顶双层阑额。现栏杆、栈道、飞檐都已不存,仅存粗大的横梁、八角形的柱枋、直棂等构件。此窟由于建在悬崖最高处,后来栈道塌毁,后世人无法重修,也无法攀登,没有受到自然和人为的破坏,前后室保存得都比较完好。


    露出一角的斗拱。


    这木料,经历了一千一百年的风砂洗礼。


    注意八角柱及重楣。唐代木柱大都是圆形直柱,但汉至南北朝流行的八角柱仍有使用,只是从南北朝时的上大下小改为上下一律的直柱。楣即阑额,唐前期壁画、石刻上所表现的阑额都是上下两层,中间连若干短柱(蜀柱),在《明堂规制诏》中称之为“重楣”,但现存其他四座唐代木构建筑中都只用一道阑额,只在莫高窟的五座唐宋屋檐中见到实物,证明它的确存在,这应该和敦煌作为边陲,保存古制较多有关。在铺作层发展完善之前,补间铺作均不出跳,挑出的屋檐由柱头铺作承担,阑额所承受的荷载不大,主要作为柱列间的联系构件,中加蜀柱的重楣类似桁架,其连系支撑作用比一般单层阑额要大。不过在重楣已经简化为单层阑额的宋代,很多单层阑额仍用彩画画作重楣形,此即“七朱八白”。


    栈道残骸。


    看起来此屋檐斗拱基本上只有一跳保存完好。


    第196窟位于九层楼南侧最上层,跑地面30余米,是莫高窟位置最高、面积最大的洞窟,也是保存完好的晚唐洞窟之一,主室为殿堂式窟形,中心设佛坛,佛坛上有保存比较完好的几身晚唐彩塑。


    向北看去。和我一拨的游客在十个洞窟参观完毕后大都径直去了藏经洞陈列馆,而下一拨游客还未凑齐数量(估计一个小时都凑不齐),偌大景区内只能看到几个保安在孤独游荡。


    四座北宋木构屋檐一字排开。


    嵌于加固墙体内的早期国保碑。


    站在高处向南看去。


    建于北宋开宝九年(976)的第444窟屋檐。


    现存栈道不知是何年所修。


    斗拱。保存了两跳。


    明间拱眼壁开有一小型明窗。


    直棱窗和板门。


    俯视另外三座宋代屋檐。当然,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用来保护老屋檐的新屋檐。


    继续向北。


    建于北宋开宝三年(970)的第437窟屋檐。


    保存状况不如444窟,只有一跳是旧木料。


    准确地说,连一跳都没有。


    建于北宋太平兴国五年(980)的第431窟屋檐。


    看上去保存了三跳。不过据说原为两跳,1951年维修时才改成这番模样,出处不详。


    彩绘略显斑驳。


    柱头和转角。


    建于北宋开宝三年(970)的第427窟屋檐。此窟位于石窟群中部偏北第三层,是隋代大型的中心柱窟,前室隋代塑造的天王和力士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此窟也是飞天最多的洞窟,计108身。


    宋代重修妆銮彩塑,并修建了窟檐。此窟檐在莫高窟唐宋唐宋遗构中规模最大,保存最好。单层,面阔三间,通面阔 6.8 米,进深 3.4 米,四阿顶,窟檐斗拱为六铺作,向外挑了三层斗拱。斗拱尺度雄大,伸出较远,屋檐平直,屋角不起翘,不同于内地唐宋以及以后的所有木构建筑,而与敦煌壁画中的通常画法一致。


    柱头铺作。


    转角铺作。


    以下几张是随讲解员入窟时拍的。


    前室内部梁架和彩绘。柱身为联珠束莲纹,梁枋为联珠纹带饰、团花、龟纹、菱格,拱头为“工”字形彩绘。注意重楣和其上下紧挨着的类似“七朱八白”的彩画,可以看出这种彩画和重楣的前后世渊源关系。


    前室大梁上有墨书“维大宋乾德八年……”的题记。乾德只有六年,“乾德八年“即开宝三年,敦煌地处边远,出现这样的年号乌龙不足为怪。


    中国现存唯一的单层亭阁式木塔——建于北宋前期(约公元1000年前后)的老君堂慈式塔。塔平面八角形,直径2.6米,塔身四周设有一圈围廊,单檐攒尖顶,高约5.5米,简单叠涩砌,束腰部位有龙马的花纹砖,砖座上为塔身,檐柱顶部连以阑额柏枋,施以斗拱,以承托檐枋挑出檐椽。


    “慈氏”即弥勒佛。此塔原在距莫高窟30公里的老君堂山巅,周围皆石山秃岭,很难久存。为了加强保护,1981年将该塔及其壁画造像完整无损地拆迁于莫高窟前。


    塔刹为简单须弥座,上承覆钵和七重相轮及华盖、宝珠,皆木制土色,为迁建时复原。


    檐柱柱头铺作(也是转角铺作)为双假昂五铺作,无令拱和耍头,昂底略向下斜。慈式塔为土坯塔室外绕以木构柱廊形式,廊宽不大,如为真昂,则昂尾只能采取斜上插入土坯塔身的形式,这种做法于结构既不美观也不合理,所以以华拱头砍作昂形代替之。


    双假昂隐刻华拱,为批竹昂形,而不是后世所见的琴面昂形假昂。


    塔壁与檐柱之问除正面外,均砌水台,台壁以飞马纹、龙纹、凤纹花砖贴砌。柱间下承地栿。


    塔西侧为塔室,门上书方匾一方,墨书“慈氏之塔”四字(本照片未拍到)。


    塔室为土坯砌方形穹隆顶,中塑慈氏像(已毁)。壁面彩绘文殊、普贤像。圆顶绘华盖,中心为单团龙,下为垂幛纹。


    西南侧天王塑像。


    东南侧。


    东北侧。


    西北侧。


    怒目圆睁,却又无可奈何于断却的左右臂膀。想来这又何尝不是上个世纪初风雨飘摇却看似强大的清帝国的真实写照呢?


    敦煌的塔真的是有很多看点的,除了这座千年木塔,还有一座更为著名的道士塔。


    王圆箓道士是否真的像余大师笔下所描绘的那样“太卑微,太渺小,太愚昧”?他究竟是敦煌瑰宝的守护者还是破坏者?我想我没有资格去为这一段没有亲身经历过的历史下结论。


    在那个大变局的时代,无论莫高窟、王道士,还是中国,都不过是历史洪流中身不由己的一粒微砂。我想我不该去怪那个时代出现了某一个人,也不该去怪那个时代发生了某一个事,更不该怪那个时代本身,与其惋惜于历史没有变的更好,不如庆幸于历史没有变的更糟。如果藏经洞晚一个甲子才发现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