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4-01-11

    〖厦门市〗鼓浪屿近代建筑群 - [足迹]




    时隔两年,重返厦门,初访鼓浪屿(见旧文)留下的两大遗憾——没能登上日光岩俯瞰厦门、没能看到国保碑——有幸一一弥补。好吧,今年第一篇博文就鼓浪屿了,一来很久没写近代建筑,不利于本博的多元化题材,二来好写,n多单体每个粘贴一段介绍再加句旁白,一篇游记就拼凑成了,三来虽然鼓浪屿的各类小资游记泛滥,但是以国保为线索的并不多。“鼓浪屿近代建筑群”共有二十处,其中第六批和第七批各公布了十处(国六:美国领事馆旧址、日本领事馆旧址、汇丰银行公馆旧址、天主堂、三一堂、安献楼、八卦楼、西林·瞰青别墅、亦足山庄、菽庄花园;国七:厦门海关税务司公馆、海关理船厅公署旧址、海关验货员公寓、会审公堂旧址、救世医院旧址、博爱医院旧址、毓德女学堂旧址、万国俱乐部、海天堂构、黄荣远堂)。此行走遍了第六批(如果只在门外眺望也算的话),其中一处未能拍到国保碑,第七批看了五处,都未立碑。


    半天的行程从三丘田码头开始。美国领事馆旧址,位于三明路26号。1844年,鸦片战争的硝烟刚刚散去,美国政府就派哥伦布来到厦门,在鼓浪屿田尾球埔旁设立了“交通邮政办事处”,并代行领事之职。1865年,该办事处升格为领事馆,随后迁至三和路(今三明路26号)办公,1930年,领事馆在此址重建。该建筑由美国工程师设计,坐西朝东,砖混结构,地上二层,地下一层,建筑面积1020平方米,总用地面积约6300平方米,系典型的美国折衰主义式建筑。建筑以红、白两色为主色调,南面和东面分别设置两个出入口,并以白色科林斯式大廊柱来强调建筑的主立面。四面山墙设三角形为屋顶装饰,屋面铺灰色机平瓦。


    粘贴一堆废话,其实压根没有入内近观,这类孤芳自赏的国保鼓浪屿还有不少。铁门紧闭,只能长焦抓张远景,再加一张国保碑标准照留念。


    三一堂,位于是安海路67号。鸦片战争后,英美基督教传教士即来到厦门传教,由于鼓浪屿居住人口较少,岛上一直未正式建教堂,仅设有供外国人使用的小型礼拜堂。20世纪以后,随着鼓浪屿人口增多,为解决岛上教徒顶风冒雨渡海做礼拜的不便,英国长老会派下的厦门港礼拜堂、美国归正教会派下的新街礼拜堂和竹树脚礼拜堂三个堂会决定在鼓浪屿联合兴建一座教堂。1934年,教堂正式动工兴建,1936年底土建基本完工,并被命名为“三一堂”。“三一堂”既寓意三个教堂联合兴建之意,又寓意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教义。三一堂为典型的欧式教堂建筑,为留学德国的中国建筑师和荷兰工程师共同设计。教堂坐西朝东,建筑面积886平方米,砖混结构。平面布局呈十字形,外观严谨对称。建筑以红白两色的为主色调,勒脚下为花岗岩条石砌墙,勒脚上为清水红砖墙。四面山墙装饰4个三角形山花。教堂共两层,一层为半地下室,二层为礼拜大厅。屋顶为三角形钢梁屋架,屋顶正中建八角形钟塔。钟塔平面呈八角形,穹隆顶,顶上置十字架,塔内有始建时购置的铜钟一口。屋顶为双坡顶,面铺红色机平瓦。东、南、北三面共设三个出入口,门楣上镌刻楷书“三一堂”。


    这里大概是拍三一堂的最佳角度,去笔山公园的上坡路起点。


    为了寻找不远的亦足山庄,上上下下绕了几圈居然又回到起点,正好发现三一堂开门,进去看了看,却忘了拍张全貌,只留下这么一张。


    亦足山庄,位于笔山路9号。建于1919年,为旅越华侨许澖的私人别墅。许澖在越南经营大米致富后,在鼓浪屿建造了“亦足山庄”,寓意就此已足,从此即定居于鼓浪屿。亦足山庄系典型的欧式别墅,庭院式布局。院前有高大精美的门楼。走进门楼,可见雕饰精细的欧式灯柱、盾形花雕、阶梯护栏等,具有西方洛可可琐碎纤巧的装饰风格。主楼南侧的庭院设有观景亭和完善的盥洗设施,庭院处理融合了江南园林堆石砌亭的造园手法。主楼坐西朝东,地上二层,半地下一层,砖石木结构。建筑面积1022平方米。


    没找到主入口,也没看到国保碑,大概在主体建筑正面。后来再次路过此地,发现其实可以翻越铁栅栏进去。


    若不是寻访国保,大概是不会走到这种偏僻小径的,须知当天天气不错,鼓浪屿那些主打景点摩肩接踵,人多到没有拍照欲。


    会审公堂旧址(国七),位于笔山路1、3号。会审公堂是当时的鼓浪屿工部局的司法机构。1903年鼓浪屿工部局设立时,参照上海工部局的方式,成立了会审公堂,裁决中外纠纷案件,行使租界的司法权。早期的会审公堂设立在龙头渡右海滨,之后随工部局迁址至西林别墅城垛墙外、泉州路107号。1920年至1930年之间,会审公堂继续迁址至距离工部局更近的笔山路安海路交叉口北侧———黄仲涵的花园式住宅中。


    作为“领事裁判权”屈辱历史的见证物,就这样静静的躲在热闹的鼓浪屿深处,那些前来寻觅西洋小资风情的游客们是找不到也不想找的。


    这处建筑目前作为民居,比较杂乱。两座建筑是对称的,不过在这种拥挤的格局之下已经看不出气势。


    八卦楼,位于鼓新路43号。原系私人别墅,建于1907年,楼主林鹤寿为台湾富绅板桥林氏三房。板桥林氏祖籍为福建龙溪,甲午战争后,日本占领台湾,因不愿做亡国奴,林家举家内迁,定居于鼓浪屿。1913年,大楼因资金短缺而停工,后由日本人出资续建,1920年落成。1924年,日本领事馆接管该楼,并在此开办了旭瀛书院鼓浪屿分院。1938年日军占领厦门时,被辟为临时难民收容所。厦门沦陷期间,复为日本旭瀛书院。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将其作为敌伪财产予以接收,交由厦门大学使用。现为厦门市博物馆。八卦楼位于笔架山西北坡,为美籍荷兰人郁约翰设计。楼坐南朝北,建筑面积为4623平方米。平面布局为四面外廊加十字内廊。地上三层,半地下一层,地下室部分为花岗岩条石砌筑,四角耳房为清水红砖墙,其余为砖墙抹灰粉白。建筑四面外廊均设有数根巨大圆形廊柱。二楼顶部分为平顶,四周砌高约1米的女儿墙。三楼为多坡顶,屋面铺红色机平瓦。中心部位为高达10米的穹隆顶观景台。东、西、南、北四面均设入口。该楼系鼓浪屿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八卦楼历经沧桑,建造13年未能完工,又遭破坏。做过难民收容所、日本学校、厦门大学新生院、美术学校、科委、电容器厂、计算机厂、厦门博物馆等等,现为鼓浪屿风琴博物馆。


    这处算是鼓浪屿的标志性建筑了,2008年以前作为厦门市博物馆。站在日光岩顶或开阔一点的高地都能看到,现在是风琴博物馆。馆藏风琴都来自于胡友义先生捐献。位于展厅中央的大型管风琴“诺蔓·比尔”产自英国,,由全世界最好的管风琴制造商罗门彼尔公司于1909年制造完成。


    厦门版“熨斗大厦”。


    海关理船厅公署旧址(国七),位于鼓新路60号。1883年,海关在鼓浪屿三丘田海滨购置了一座旧房,作为理船厅公所,供“理船厅长”居住和办公。1914年,旧房翻建,占地约667平方米。1928年,理船厅改名港务科,此楼就叫“港务长大楼”。“港务长大楼”由英国人设计,分主楼和副楼,副楼紧贴于主楼左侧,与主楼相通,但风格与主楼迥异,也完全不同于鼓浪屿其他别墅建筑的副楼。主楼分两层,附有地下隔潮层,地下层与二楼为拱券,一楼为平梁,四面回廊,落地门窗,装有百叶,以红白两色为主色调,是一座以英式风格为主的楼房。1862年3月30日,外国列强根据《天津条约》的附约《通商章程善后条约》,在厦门设立海关税务司,同年,设立厦门口理船厅。理船厅公署是厦门海关税务司下属专门管理海务的办事机构。现存的理船厅公署大楼为美国人设计,1914年建成通。主楼建筑以红白两色为主调,外墙、柱廊均为红砖砌筑,支撑二层楼板的梁为白色,窗门也为钛白色。


    也是一座国耻纪念碑,纪念那个连航政主权都没有的帝国晚期。


    省保,重兴鼓浪屿三和宫记摩崖石刻。位于鼓新路57号,刻于清嘉庆癸酉年(1813),字幅高约11.50米、宽约6.40米,是由清朝福建水师提督王得禄(今台湾嘉义人)撰文,记载了王得禄在三和宫前整修战船、募款兴修三和宫并率师进剿蔡牵起义军的事迹,是厦门至今发现最大的摩崖石刻。


    汇丰银行公馆旧址。位于鼓新路57号。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英国“香港上海汇丰银行”在厦门开设分行,为厦门最早的近代银行。1920年前后,汇丰银行在笔架山东北端山崖顶建此建筑作为银行的行长住所。该建筑为英国建筑师设计,系典型的欧式别墅建筑。砖石结构,占地384.6平方米,地上一层,半地下一层。平面三面设廊,共三个出入口。地基以钢筋打入岩基,勒脚下为花岗岩条石砌墙,勒脚上为砖墙抹灰粉白。东面及北面临崖面海,光线充足。廊柱为希腊科林斯柱式,柱座为花岗岩,柱身为红砖砌成,柱头雕饰花瓣。屋面为多面坡顶,铺设灰色机平瓦。


    此建筑看似平常,其实是建在崖壁之侧,也就是重兴鼓浪屿三和宫记摩崖石刻的上面。


    西林·瞰青别墅。1918年,黄仲训在日光岩北麓建造了瞰青别墅。1927年,又在日光岩西北侧建成西林别墅。西林别墅现为厦门郑成功纪念馆馆址,坐南朝北,砖混结构,地上三层(局部四层),半地下一层。建筑面积1360平方米。东、西、北三面设外廊,北外廊3楼中部加设外突半圆形敞廊,南面二、三楼加设窄外廊。墙体勒脚下为花岗岩条石砌筑,勒脚上为清水红砖。三楼顶为平顶,四周砌高1米的女儿墙,东南角设观景亭。四楼顶为四坡顶,屋面铺灰色机平瓦。柱头为爱奥尼和科林斯混合柱式。入口处以高大的台阶、半圆形拱门和半圆形敞廊构成建筑物的核心通道。


    此处景点免费,与日光岩景区共享一座大门,但是走不同的方向。


    远观八卦楼。


    不远是瞰青别墅。不开放,人迹罕至。


    瞰青别墅坐东朝西,砖木结构,共两层,建筑面积459平方米。平面呈前廊式布局,前廊中部外突呈曲形。墙体勒脚下为花岗岩条石砌筑,勒脚上为砖砌外抹灰粉白。屋顶为四坡顶,屋面铺灰色机平瓦。


    接下来登顶日光岩。游客真尼玛多,不过站上这立锥之地看风景的感觉确实不错,算是今日行程的高潮部分。


    愚以为这个角度是最棒的了。


    向东南方向看去,海天之际略显朦胧。


    菽庄花园。两年前曾在下面拉长焦仰视我现在脚下的立锥之地。


    厦门第一高楼:世茂海峡大厦,去年底刚刚封顶。其实也就300米,选址的原因让它显得非常突兀。这货真心毁了演武大桥一带的平缓天际线,如果能建在前第一高楼财富中心附近就好了,高楼要扎堆才有气势。


    向东看去,老城天际线除了两年前建成的财富中心(最左边那座),已经基本停滞。


    不过世茂海峡大厦顶层的视角应该是无敌的,俯瞰鼓浪屿乃至厦门本岛全貌的最佳去处。


    这密度。


    隔海对望。


    继续下一处。安献楼,位于鸡山路18号。1906年美国基教安息日会牧师安礼逊到鼓浪屿传教,同时在鼓浪屿创办了“育粹小学”,后更名为“美华小学”。1910年增办“美华女学”。1934年,安礼逊在鸡山顶兴建一座楼房,落成时正值安息日会在此举行闽南各属支会联谊会,安礼逊主持了“安献典礼”,便将该楼命名为“安献楼”。1938年,美华男、女两校合并,迁入“安献楼”内。该楼坐北朝南,为花岗岩条石建成的全石构建筑,共3层,建筑面积1005.6平方米,平面为封闭式内廊布局,建筑沿中轴左右对称,中心部位入口处以四根圆柱、三角形山花和台阶为装饰。屋顶为平顶式,四周设高1米的石砌女儿墙。该建筑为美国建筑师设计,受当时欧洲新建筑的影响,注重功能和结构,立面处理简洁、明快。


    目前是用作疗养院,直接推门进去就是了。


    就外观来说,若不是圆柱和山花装点,和普通多层办公楼还真的区别不大。


    这处不是景点,不过很有名。上次我也拍过。


    真假林巧稚故居。自己去百度“厦门女业主舌战4车城管”。


    菽庄花园。坐落于鼓浪屿岛的南面海滨,建于民国初年,园主乃闽台富绅林尔嘉。林尔嘉,字菽庄,祖籍福建龙溪,其先祖于清乾隆年间赴台湾淡水垦殖发展,富甲台湾。甲午战争后,清政府将台湾割让给日本,时任台湾垦抚兼团防大臣的林维源不愿做亡国奴,举家内迁,定居于鼓浪屿。1905年林维源逝世,其子林尔嘉继承父业,先后担任厦门总商会总理、厦门市政会会长等职。1913年,林尔嘉购置了草仔山一片面海坡地,仿照其父辈在台北建造的板桥别墅,建成此私家园林。厦门沦陷期间,林尔嘉迁居香港,抗战胜利后,林尔嘉回台湾定居。1956年林菽庄家人将该园捐献给厦门市政府,1965年后被辟为公园。上次来鼓浪屿重点游览的就是这里,这回进来拍个碑就走。


    寻访未果的厦门海关税务司公馆、海关验货员公寓、毓德女学堂旧址、万国俱乐部应该都在这一带,甚至有可能就在这栅栏后。天色不早,为了保住后面几处,只得舍弃了。


    黄荣远堂(国七),位于福建路32号。黄荣远堂别墅建于1920年,主人是越南华侨黄文华、黄仲训父子。别墅以欧陆风格为主,融合部分中国传统建筑风格,造型大气美观。整幢别墅通体有许多大小廊柱,用整条花岗岩琢成,一派古罗马风韵,壮观秀美。大圆柱正面烘托,小圆柱周边支撑,错落和谐的立面变异,半月、弯弧、平直的窗棂设计,平台钩栏既有水泥透雕,又有钢花纹饰;三楼以及镂空女墙,有浓浓的中国近代建筑风格。宽敞的庭院中央设有水池假山,配以两侧的亭榭曲径、云墙堆塑,高低错落,幽雅得体。这幢别墅是西洋与中国、古典与现代建筑风格的完美结合,是鼓浪屿众多别墅中的精品。建于1920年的黄荣远堂是鼓浪屿华人花园洋房建筑的优秀代表之一。该建筑早先是菲律宾华侨施光从的别墅,1937年,被地产商黄仲训买下,将其房地产公司“黄荣远堂”办事处总部从泉州路74号迁至该建筑。黄荣远堂由体量较大的主体建筑、附楼及庭院组成。其正面仿塔斯干巨柱支撑的半圆形平面柱廊十分壮观,建筑的柱头、檐口、门窗、阳台等各部装饰甚为丰富、精美。


    海天堂构(国七),位于福建路34、38、42号。海天堂共有五幢老别墅,这五幢别墅合称“海天堂构”,建于20世纪20年代。海天堂是鼓浪屿上唯一按照中轴线对称布局的别墅建筑群,为菲律宾华侨黄秀烺购得租界洋人俱乐部原址所建,以中楼最有个性,“是宫非宫胜似宫,亦殿非殿赛过殿;不中不洋不寻常,中西结合更耐看。”这在鼓浪屿也是独一无二的。中楼是一幢大屋顶宫殿式建筑,中西合璧,两侧均为欧式别墅,以中楼装饰最为豪华。中楼以红白两色为主色调,采用传统歇山顶,前庇特别建一个四角攒尖亭,檐口、檐角饰以春草飞卷、雄鹰展翅、蛟龙戏水等造型,门、窗、廊、厅的檐上均安装水泥透雕挂落飞罩,廊间装有斗拱、挂落、花篮等饰件,配合和谐,把中楼装点得十分民族化。特别是屋顶下装饰二个藻井,井壁上绘中国花鸟画,外形又颇像亭子,设计大胆而独特,颇有创意。这幢建筑博采中西文化之长,可谓独一无二。海天堂构对外开放三幢。其中,34号被开发成极具品味的南洋风情咖啡馆,供游人在老华侨的别墅中,体验悠闲的咖啡时光;42号开发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南音和木偶的演艺中心,一楼为木偶演艺中心,木偶世家的表演精彩绝伦;最富建筑特色的主楼38号则被开发为鼓浪屿建筑艺术馆,主要展示老别墅及其背后鲜为人知的名人往事,深具怀旧色彩。游人还可欣赏到难得一见的“御前清曲”南音艺术表演。


    黄荣远堂和海天堂构应该是鼓浪屿新晋国七中最近有可参观性的了,不过极其恶心的是要收门票,118元,尼玛分明是抢钱,外面拍拍好了。


    天主堂,位于鹿礁路34号。1842年,西班牙天主教会来厦门传教,初在鼓浪屿田尾租民房设礼拜堂,后迁入鹿礁路西班牙领事馆内。1858年后,西班牙天主教会先后在厦门磁安路兴建天主堂及主教署各一座。1917年,主教马守仁在鼓浪屿西班牙领事馆旁兴建了鼓浪屿天主堂,并将主教署迁至鼓浪屿。时厦门天主教教区管辖范围包括闽南、闽西及闽中25个县。该建筑为典型的哥特式建筑,西班牙建筑师设计。教堂坐西北朝东南,建筑面积232平方米,砖石木结构,平面布局前为方形,中部长方形,后部半圆形。前部为钟楼,共三层,一层为入口,二层为歌经楼,三层为钟塔。中、后部单层,中为礼拜大厅,后为祭台。大厅内两排列柱纵分,柱间设多面连拱尖顶天花。外墙为砖石结构外抹灰粉白,建筑立面装饰哥特式小尖塔及玫瑰花窗,窗楣上镌刻中文“天主堂”以及拉丁文“ECCLESLA CATHOLICA”(意即“天主教会”)等字样。正立面设三道对开大门,两侧立面各开4道尖拱形窗,柱式为希腊爱奥尼克式。十字架置于钟塔顶部,塔内有始建时购置的铜钟一口。屋面铺红色机平瓦。


    正在为“基督普世君王节”布置会场,趁机进来参观。


    教堂内部。


    身后的角度。


    日本领事馆旧址,位于鹿礁路24、26、28号。,旧址包括领事馆及警察本部3座建筑。1874年,日本政府派“台湾总督”率陆军少佐来鼓浪屿筹建领事馆,办公地暂设于日本在鼓浪屿的大和俱乐部内。1896年3月,日本领事上野专一正式在鹿礁路兴建馆舍,1898年竣工落成。1915年,日本领馆在馆内附设了警所。1928年,日本领事在馆舍右侧增建两幢楼房作为警察本部,内设刑讯室和监狱。从1928年至1945年期间,警察署的地下监狱内曾关押过无数爱国者和无辜百姓。


    日本领事馆警察本部共两幢,一幢为警察署,另一幢为警察宿舍,均为砖混结构,红色清水砖墙,厚墙长窗,简洁厚重,系20世纪典型的日式建筑。警察署坐南朝北,建筑面积855平方米,地上二层,地下一层。警察宿舍坐西朝东,共2层,建筑面积508平方米。警察署地下监狱的墙壁上至今仍留有当年被关押者用手指或木片刻画的字迹数十处,包括入狱时间、囚禁天数以及受刑及痛斥日寇暴行等内容的文字。


    日本领事馆坐北朝南,建筑面积2930平方米。地上二层,地下一层。砖木结构,平面呈前廊式布局,拱券宽廊,为仿英国维多利亚式别墅建筑。墙体勒脚下为花岗岩石墙,勒脚上为清水红砖墙。屋顶为双坡顶,廊顶为平顶,屋面铺红色机平瓦。


    省保,协和礼拜堂,与天主堂相邻。


    救世医院旧址(国七)。租界时期,鼓浪屿有两大医院,一家是美国归正教会的救世医院(HopeHospital),一家是日本办的博爱医院。救世医院创办时间早于博爱医院,但规模没有博爱医院大。


    那座两层的小楼没有找到,所以这处严格来说算是寻访失败。


    赶在入夜前找到了博爱医院旧址(国七)。


    如今是用作海鲜餐厅。


    回到天主堂。围观“基督普世君王节”仪式。


    在海边休息。远处是皓月园和演武大桥。


    末了,给大家献上一处不太显眼的省保——厦门所城墙。其实搞清楚位置了也是很好找的,厦门市gongan局东侧紧邻着有条上坡的小道,一直走到底就是了。


    厦门城在明洪武27年(1394年)建于嘉禾屿(今厦门岛),为中左所城,“厦门”之称至此开始。当时厦门城为近圆形城垣,以今工人文化宫为中心,到古城东路、古城西路一带,城墙周围长425丈,约1415米,面积约0.16平方公里。清朝康熙年间,施琅收复台湾后,在明代古城内成立水师提督衙门(现厦门市公安局附近)。康熙二十四年,原来的城墙被拆除重新扩建,城墙周围长约2000米。清乾隆十七年(公元1752年),再次重修。现在所看到的古城墙,实际上是经过施琅将军扩建后的。


    这地方太僻静了,居然深藏闹市而不显山露水。作为厦门之根,这么被遗忘下去真有点说不过去。


    再去逛逛厦门博物馆。


    博物馆入口的一对宋代石虎。查不到背景资料。那位大神知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