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3-12-28

    〖宁波市〗保国寺 - [足迹]




    2013年的最后一篇博文,献给千年保国寺。


    我国现存的千年木构,以单体算,即使包括莫高窟的五座屋檐,也只有二十余座,保国寺就是这“千年俱乐部”的最新一员。走遍千年木构,乃至走遍至少半数的宋辽金早期木构是我的梦想。从保国寺开始,本博将陆续为大家介绍这些国之瑰宝,同时寻访足迹也将按计划向全国有序铺开。


    原本设立终点于景区大门的332路居然缩线,走了不少土路才过来。今年可是千年大庆,这样的环境真是不敢恭维。


    进入景区,半价门票才10元,而且还没几个游客,真是太值了。这是逛冷门景点的幸运,却也是文旅这种小众爱好的悲哀。沿小径向上,真有点深山藏古寺的感觉。保国寺建于灵山南麓山坳的台地中,三面青山环抱,1954年8月,刘敦桢的三个学生假期来宁波考察古建筑,雨后偶然发现,堪称佳话。


    山门为1988年移建的民宅大门,不是假古董。


    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陈列平面图。


    据嘉庆《保国寺志》载,东汉骠骑将军张意及其子中郎将张齐芳曾隐居于灵山,后舍宅为寺,名灵山寺。唐武宗会昌灭法,灵山寺被废。广明元年(880),国宁寺僧可恭上书请求重建,获准并赐名“保国寺”。北宋大中祥符四年(1011),僧则全(号叔平,赐号德贤)率众重修保国寺,经六年基本完成,其中大殿于大中祥符六年(1013)建成。治平元年(1064),赐额“精进院”。此后,保国寺历经多次扩建及重修,其中重要的有:南宋绍兴年间开凿净土池;明嘉靖年间重修大殿;清康熙二十三年重修大殿,加下檐;乾隆五十二年重建法堂;宣统三年重建天王殿。寺院整体布局坐北朝南,主体建筑沿中轴线分布,由南向北依次有山门、天王殿、净土池、大殿、法堂、藏经楼等,两侧有钟楼、鼓楼、僧房、客堂等建筑。


    现在的保国寺与其说是寺庙,不如归类为教学场所。事实上,这里的正式称谓是“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


    唐开成四年(839)经幢,原位于慈城镇普济寺(今慈湖中学)。


    唐大中八年(854)经幢,原位于鄞州区永寿庵。


    可以这么说,即使没有宋代大殿,仅凭两座唐代经幢(虽然是迁建而来的)也能为这里争取个前六批的国保名额。


    现存天王殿建于清宣统三年(1911年),面阔五间,进深四间,重檐歇山顶。各间宽度不一,当心间宽5.80米,次间宽3.85米,梢间宽2.75米。当心间采用七檩附加前后廊的抬梁式构架,用四柱,彻上露明造,前后金柱间用七架梁。次间及梢间添加一中柱,并把七架梁换为两个三步梁。天王殿作为博物馆的第一展厅,介绍保国寺的历史沿革、外部环境和古建筑群的整体布局。


    第二展厅即是千年大殿。当然,你从外表是看不出它的北宋出身的。


    “一碧涵空”,明崇祯二十二年御史颜鲸题。


    净土池。


    清代的下檐实在是无趣,不多停留,直接进入。


    英宗治平元年(1064),官方赐保国寺“精进院”额。“精进”是佛教衡量修行的标准之一,一般佛教徒以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为基本功法,修成之后便可以度到彼岸。天台宗的修行规范中有“行五法”之说,即“欲、精进、念、慧、一心”。《无量寿经》上有“勇猛精进、志愿无惓”之语,以此说明修行的程度的高低。保国寺得到“精进院”赐额,足以表明它在当时的佛教寺院中的地位。


    内部全景。


    大殿当心间宽5.8米,次间宽3.05米,通而宽11.9米,通进深13.36米。进深大于面宽。


    由于乾隆十年(1745)曾“移柞换梁,立磉植楹”,大殿石质柱础虽有多种,但均非宋代遗物。重点看的是瓜棱柱——现存使用拼合柱的最早实例。


    回看天王殿。


    这块为什么要单独围起来?难道是宋代遗物?没有看到相关的介绍。


    北宋装修原物。大殿天花装修集平棊(平棋)、平闇(平暗)、藻井于一身,不仅在宋代建筑中,而且在《营造法式》成书以前也是仅存的一例。藻井斗拱取七等材,与《营造法式》所记载的殿内藻井八等材的规定接近。这是现存宋辽金木装修中唯一按《营造法式》规定在大木作中选择藻井用材等第的例子。


    大藻井下部为八角井,直径185厘米,穹窿部分高90厘米。注意平棊四角的虾须拱。《营造法式》在造拱之制中有“若丁头棋……只里跳转角者谓之虾须棋,用股卯到心,以斜长加之……”。在平棊四角作虾须棋,保国寺应该是孤例了。


    小藻井与大藻井相似,直径128厘米,穹窿部分高75厘米。


    斗拱布局采用身内双槽,当心间用双补间,次稍间用单补间。前檐柱头和补间铺作皆为七铺作双杪双下昂,下一杪偷心。殿身斗拱用材合《营造法式》五等材,符合《营造法式》“殿小三间、厅堂大三间堂则用之”的规则。柱头铺作用足材,补间铺作用单材。《营造法式》造拱之制中有“华棋……足材棋也,若补间铺作则用单材”。


    下昂造铺作,昂尾的做法《营造法式》列出四种:即“或挑一斗”、“或挑一材两架”、“如用平棊自槫案蜀柱以插昂尾”和“如当柱头用草袱或丁袱压之”。保国寺大殿同时采用了第二和第三种作法,在彻上明造部分用“挑一材两架”,在有天花部分采用“自博安蜀柱以插昂尾”,这也是海内孤例。


    保国寺大殿是典型的厅堂式。《营造法式》:“若厅堂等内柱,皆随举势定其长短”。大殿内柱升高,构架中除外檐一周置铺作之外,在四内柱上除有柱头铺作外,周围其他部位还有各种不同形式的铺作与内柱相联系。另外,为强化佛像前方空间与大殿中后部的不同功能,前檐柱与前内柱之间的空间被有意放宽,同时在天花部分作装修,实际效果还是很显著的。


    前檐转角铺作。


    此处有两处特别。一是“蝉肚绰幕”,这是一种叫蝉幕枋的小构件,如蝉肚子上的花纹。二是阑额两肩卷杀,《营造法式》造阑额之制中有谈及,保国寺大殿前檐阑额两端入柱处是宋代建筑中符合书中所言制度的孤例。


    在大殿内部仰视副阶下檐。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前拔游巡两翼,增广重檐”。


    后檐柱头和补间铺作。注意“七朱八白”。《营造法式》:“檐额或火额刷八白者,如里面,随额之广……若一尺五分以下者,分为六分(份),以其中一分(份),为八白……于额身内均之,做七隔,其隔之长随白之广,俗谓之七朱八白。”


    山面柱头和补间铺作。


    后檐转角铺作。


    照壁。嵌于当心间立柱之间。


    北宋崇宁元年(1102)所建的佛坛,后面束腰处有题记。


    《造石佛座记》。


    “崇宁元年”四个大字熠熠生辉。


    台地寺院,内院空间比之起于平地者多了不少趣味。


    站在略高处看斗拱,距离和角度正好。


    个别栌斗已经加上铁箍。


    出跳的韵律,不明觉厉。


    大殿背面是没有下檐的,取而代之的是这个东东。


    第三展厅是法堂,又称观音殿、大悲阁。法堂现存建筑建于清乾隆年间。面阔七间(24.8米),进深六间(13.39米),单檐歇山顶。前檐及梁垫处使用斗栱,为出七参凤头昂式斗栱。前廊为船篷轩样式,轩梁作月梁式。东西楼均为两层小三间楼房。该展厅用实物、模型、图片、场景等形式向观众展示保国寺大殿结构解剖,内容包括:大殿营建年代的确证;大殿建筑的主要特点;大殿的历史变迁;大殿的科学维护。


    全息成像很赞。


    在大殿西侧前进补间铺作的下昂后尾发现的墨书题记“甲子元丰七年”,即1084年。


    瓜棱柱剖面。


    一等材的华林寺大殿是真真的奇葩啊。果真是闽王宫旧构件啊。


    第四展厅是藏经楼。藏经楼建于民国九年后,为硬山顶两层楼房,面阔五间(22.79米),进深16.41米,基址较法堂高7米多。该展厅通过大殿与中国现存古代官方对建筑最规范的典籍之间的联系,揭示它是我国十一世纪初最先进木构建筑技术的代表范例。


    脱掉副阶的保国寺大殿那是相当帅气。


    除了四大展厅,还可以在厢房看到专题陈列:砖雕、明清古代家具、大殿科技保护、石雕艺术。


    东西比较多,可惜在保国寺大殿的光辉之下没太大兴趣细拍,所以这里就不做介绍了。


    大殿屋脊。


    在鼓楼眺望钟楼。


    清代生硬的线条直叫人摇头,不过也许就是因为换了个丑陋的马甲才能幸存到今天。和彻底拆除副阶恢复“原样”的福州华林寺相比,沉淀了各朝历史信息的保国寺大殿更是难能可贵。


    大殿建造年代比《营造法式》成书年代早了九十年。北宋元符三年(1100),宋哲宗令李诫编修《营造法式》。李诫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肯定也参考过很多民间匠人的做法,甚至可能就包括保国寺大殿。保国寺大殿建成一百七十年之后,明州(宁波)人陈和卿东渡日本,帮助重建了毁于“南都烧讨”的奈良东大寺,同时也创造了一种暂新的日本建筑样式——大佛样。保国寺与福建的三处宋代木构福州华林寺大殿、莆田元妙观三清殿、泰宁甘露寺(已毁),可以共同称为日本这类建筑的源头。韩国的修德寺大殿和保国寺大殿的建筑体系也非常相似,考虑到明州在熙宁七年(1074)之后是宋廷规定的与高丽官方往来的唯一合法港口,保国寺等明州建筑对韩国建筑施加影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