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3-12-10

    〖南京市〗南京南朝陵墓石刻之萧景墓、萧映墓、萧融墓、萧伟墓、徐家村失考墓石刻 - [足迹]




    这种天气还出门,真是自虐了。没办法啊,双休难得。可惜拍不出好照片,大家凑活看吧。此行算是为南京丹阳句容的国保级南朝石刻探访画上了阶段性句号,虽说不算完美,至少凑数凑齐了。个别石刻由于客观原因未能近观细拍,以后有机会还会再访。


    起个大早,事实证明就是和自己的眼和肺过不去。污染爆表了!忘带防毒面具了!


    梁吴平忠侯萧景墓石刻,位于南京栖霞区十月村农田中,现存石刻2种3件,其中石辟邪二,石柱一。石柱通高6.50米,往围2.48米。柱头为一饰有覆莲纹的圆盖,圆盖之上仁立着一只仰天长啸的小辟邪。小辟邪长0.84米,高0.5l米。柱身高4.20米,雕刻隐陷直刳棱纹24道。柱身上方接近圆盖处,有一长方形柱额,其上反刻“梁故侍中中抚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吴平忠侯萧公之神道”23字,字迹清晰,是为“反左书”。


    老兄合不上下巴一定很郁闷吧?净化空气,也有你的肺一份功劳哦。


    石辟邪东西相对,间距约21米。西辟邪于1956年曾掘出地面,因破碎无法修复,于是又埋入原来地下。东辟邪为雄兽,原来从腰部断为两段,左前腿、底座也断,1957年5月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员会重修。现臀部略残,身长 3.80米,高3.50米,体围3.98米。昂首张口,长舌垂胸,右腿前迈。头有鬣毛,腹侧双翼,翼前部饰6根翎毛。胸前几缕勾云纹,仿佛长髯飘拂。现存石柱为神道西侧石柱,是南朝陵墓石柱中保存最完好的一件之一。


    不知为何萧景墓石刻都被围了起来,不会要建玻璃房吧?


    这辟邪其实只适合从前往后看,因为屁股没了。


    仰视也不错,威武。


    云雾飘渺,几欲成仙!就差头顶射出光柱直指天穹了!


    路边即景。这尼玛能见度有十米吗?


    继续下一处。


    沿甘东线向北。


    以前的攻略已经完全不顶用了,因为东家边村已经是一片废墟,建筑残骸和堆土将原有地表破坏殆尽。


    问了个正在回收钢筋的老大爷,结果一句完整的话都没听懂,只听到“红色”二字。周围找一圈,直觉告诉我,就是它了。


    我擦,探访有难度啊。


    果然就在里面啊!


    堆土的侧向推力,这砖墙能撑得住吗?


    场地标高不会就这样永久抬高了吧?以后把石柱继续抬升个两米?


    好容易下到门口,用颤抖的手朝内拍几张,生怕脚下的泥土松动,一头栽进这臭水池。


    梁新渝宽侯萧映墓石刻,位于南京栖霞区甘东线西侧东家边村(现已拆迁),现仅存神道西侧石柱1个,柱身下陷土中,残高3.44米,柱头圆盖及小辟邪均已失。柱身作隐陷直刳棱纹,柱额刻“故侍中仁威将军新渝宽侯之神道”,其中“仁”、“威”、侯”三字磨灭,余字仍可辨识,正书逆读。柱额之下雕刻有3个以手承额的负重力士像,中间一人站立,旁边二人蹲踞。尼玛!看不到正面!


    石刻临时保护房和甘东线的相对位置关系。此为向南看。


    下一处。梁桂阳简王萧融墓石刻,位于南京炼油厂小学东侧的空地内,现存石刻2种3件,其中石辟邪两只,东北、西南相对。东北侧辟邪为雌兽,保存较好,长3.30米,体围3.94米。西南侧辟邪为雄兽,出土时碎成数块,现已修复,长3.84米,体围4.07米。两只石辟邪均张口昂首,长舌垂胸,头有鬣毛。腹例双翼,翼前部饰鱼鳞纹,后部饰5根翎毛。胸部高耸,肌肉发达。4足,每足5爪。一足前迈,水平距离超过腹部。这两只石辟邪为南京地区现存的时代最早的石辟邪。在东北侧石辟邪前面,有一残存的神道石柱柱头小辟邪。在神道石刻西北约1公里处,1980年9月发现了萧融夫妇合葬墓,出土石墓志两方。


    东北侧石辟邪(和她的孩子)。


    西南侧石辟邪。修补拼装的痕迹明显。


    两只神兽对望中。


    为什么接痕这么整齐,横平竖直?


    另一个方向看雌兽。


    小神兽。


    全景。


    这个时候其实算是南京最美的时节之一了,如果没有雾霾的话。


    这是金黄色的季节。


    下一处。位于新港开发区边缘的萧伟墓石刻。


    新港开发区实在是太荒凉,除我外几乎一个人都看不到。公交居然一小时都等不来一辆。


    梁建安郡王萧伟墓石刻,位于南京市栖霞区仙新路弓箭玻璃器皿北侧的小公园内,仅存二石柱,断为数截。东柱残存柱身、柱础等,柱础完好,为双螭座,高0.42米,双螭环状,口内衔珠,头有角,身有双翼。西柱残存柱盖、柱身、柱础,柱身刻瓦楞纹24道,柱额上刻“梁故侍中中抚”等文字尚可辨,柱础原裂为二,挖出后已经修复。


    好一堆石头。不知埋入地下和暴露在空气中,哪种腐蚀更快?


    为什么不是正面朝上。


    东柱础。


    两石柱的相对关系。


    历尽折腾,终于来到金陵石化化工一厂生活区大门。


    步行不远是生产区大门。保安并未阻拦我进去,不过也未对我寻访石刻有任何帮助,因为他自称刚来上班,也是第一次听说。


    凭感觉找吧。厂区里好冷清,怎么像是停产一般?


    先猜个大方向,然后逢路口便向这个方向拐,结果居然真的找到了,得来全不费功夫。没走回头路,只用了五分钟。


    这栏杆卡的刚刚好。


    徐家村失考墓石刻,位于南京市栖霞区燕子矶镇附近徐家村(现为金陵石化公司化工一厂厂区内)。墓主失考,仅存神道石柱一,柱头圆盖和小辟邪已失,柱身饰24道瓜棱纹,上端有一宽1.10、高0.80米之长方形柱额,刻文剥落无存,柱额下饰有一圈绳辫纹和一圈交龙纹,柱座上圆下方,上为双螭,下为方形基座,基座四面纹饰已荡然无存。


    雕刻细节可辨。


    历史与现代的交融。


    当初规划厂区时其实稍微避让几米就不会让这国保这么憋屈了。


    背部细节。


    另一个角度。


    顺带看个国七,仙鹤观六朝墓地,位于南师大仙林校区,金大路向北走到底左拐就是。地上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东西了。


    下一处。“萧宏墓石刻遗址公园”在地图上已经标注,实地一看却仍在火热建设。


    可望而不可即的国保碑啊!


    梁临川靖惠王萧宏墓石刻,位于南京栖霞区尧化镇仙宁农牧场张库村(现为应天学院东南侧的石刻公园),现存石刻3种6件,其中辟邪二(西辟邪仅剩残块)、神道柱二、碑一、龟趺二,东西对列。东辟邪身长 3.2 米,前宽1.48米,后宽1.38米,高(连座)3.05米,昂首突胸,口张,舌伸及胸,作大踏步向前迈进状,形态慓悍,尾部粗壮及地,尾端茸毛分散为数股,向内弯曲,格外显得有力。西石柱屹立,高4.96米,扁圆形,表面刻28道瓦楞纹,周3.2米。柱额向北,上刻竖行顺读铭文“梁故假黄钺侍中大将军扬州牧临川靖惠王之神道”。东石柱断为数节,1988年修复树于原地。东石碑已佚。西石碑完好,碑文因风化无法辨认,碑身北侧上下刻一列神怪、羽人、朱雀、青龙等八图,周有卷草纹。


    若没有这保护亭,即使不能接近,我也能拍到不少照片的。


    号称是“最生动的石辟邪”,只能依稀看到个大舌头了。


    各位想来探访的,还是等到明年春节以后吧。


    最后再给大家献上三处由于藏于博物馆而未入国保的南朝石刻。第一处,太平村失考墓石辟邪,专家推测为昭明太子萧统墓前神道石刻,藏于南京博物院。


    蒋王庙出土的石辟邪,藏于南京市博物馆(朝天宫)。


    东善桥出土的石柱,藏于南京市博物馆(朝天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