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3-11-30

    〖龙岩市[永定县]〗福建土楼之承启楼、高北土楼群 - [足迹]




    承启楼其实是包括在高北土楼群之中的。前者是第五批增补,后者则是今年刚公布的第七批增补。国保范围之所以会扩大,恐怕还是印证了我之前的断定,即“世遗必国保”。早在2008年,高北土楼群就作为一个整体入选世界文化遗产了。从厦门到永定县高头乡,车行约三个小时。途中经过漳州,看到不远处的国保江东桥(本博有写过),又想起了两年前的福建之行。这次算是顺便给江东桥补了一张侧面照。


    永定这里天气不错,尤其是空气很好。


    先来一张高北土楼群景区导游图。高北土楼群大多为江氏后代居住,江氏祖先“江百八郎”与元代中期从今龙岩上杭县迁至高北,明嘉靖年间始建“五云楼”,后因楼内人口过于密集,于明崇祯年间开始建承启楼,十八年后承启楼建设完工。上世纪五十年代建“世泽楼”,后于六十年代又建“侨福楼”等一批土楼,从而形成了今天的高北土楼群。


    侨福楼,为旅居缅甸、美国的江氏三兄弟1962年所建造,由于该家族曾出过11位博士,因而又有“博士楼”之称,是高北土楼群中最年轻者。“侨福”二字出自楹联:“侨资兴建光闾里,福泽覃敷利国家”。


    侨福楼为圆形土楼,坐北朝南。直径45米,高3层,内通廊式。全楼有30间(厅),设1座大门。第二层通廊由木质结构悬挑,第三层通廊挑出更多,且设腰檐,檐下以木板封闭作贮藏室。祖堂中西合璧,在后侧中轴线上,向内院突出,正面有4根西式圆形石柱。内院以花岗石铺地。门外围墙包围,设外大门,形成一个院落。


    1962年,居然建于1962年……根据《永定县志》,“1960年患水肿病的11727人,共死亡9116人,占全县总人口4.2%。”非正常死亡比例虽比不上内地,但由于福建1963年才走出饥荒,能在这种年月盖楼,想必当年华侨还是有那么些世外桃源般的特权的。


    排烟口。


    接下来参观两座方形土楼。


    世泽楼,建于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坐北朝南,占地约5100平方米。高4层。宽40.8米,11开间;长41.2米,12开间。每层38开间。主墙厚1.6米,一、二层不开窗。一、四层为内通廊式,二、三层四面各有两间伸至回廊外边,不能相通。二层以上不设厅堂。楼内侧每隔一间以生土墙承重,每两间之间以土坯砖相隔。中厅已废,两侧为石木或土木结构单层厢房。后厅为祖堂,上方悬挂匾额“邦家之光”。全楼设4道楼梯、1座大门,内院两边各有1口水井。楼门石刻楹联为“世传勿替家声远,泽本遗风椒衍长”。


    内部。5元即可上楼拍照,当时只想着登承启楼,所以没上去,现在很后悔。


    “邦家之光”。


    与它相邻的是遭废弃的五云楼。


    五云楼,坐落在高北土楼群的最东侧,建于明隆庆年间(1567-1572),是高头乡江氏家族中现存最古老的建筑。长方形土楼,坐北朝南,占地约3600平方米,无石砌墙基。高4层,面阔25.8米,9开间,进深24.3米,11开间,底层外墙厚1.3米,每层40开间。全楼设一个大门,4道楼梯,门外以矮墙围合天井形成一个院落,外大门正对楼门。内通廊式,前后为歇山顶,两侧为悬山顶。五云楼原高3层,公元17世纪由承启楼建造者江集成购得,扩建为4层。


    由于设计上的重大缺陷(没有石砌墙基),此楼楼前墙体向内已倾斜1.5米,目前既不能住人,也不允许游客入内参观。


    压轴放在最后,这里是“土楼王”——承启楼。


    内部空间巨大且拥挤,22mm广角的相机也派不上用场了。


    承启楼据传从明崇祯年间破土奠基,至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竣工,历世三代半个世纪。“高四层,楼四圈,上上下下四百间;圆中圆,圈套圈,历经沧桑三百年”,这是对该楼的生动写照。1986年,我国邮电部发行一组中国民居系列邮票,其中福建民居邮票就是以承启楼为图案,该邮票在日本评为当年最佳邮票。


    全楼由4个环形相套的高楼大厦组成:第一环承重土墙底厚1.5米,顶宽1.1米,高4层12.4米,圆周长229.4米,每层内部空间用抬梁式木构架镶嵌泥砖分隔成72个房间;第二环高两层半,每层44个房间;第三环为平房,36间;第四环是厅堂院落。整座圆楼所用木料千余立方米,砖瓦100多万块,土石砂灰总量在1200万公斤以上。全楼的公共设施,除颇具规模的厅堂院落外,有2口水井、一个大门、3个中门、8个侧门、8个檐廊拱门、8个防卫巷门、上百米供层楼之间垂直交通的楼梯和连接各个空间总长约1.5公里的走廊。鼎盛时期居住80多户600多人。


    每座楼梯口均守着一名保安。


    水井仍在使用。


    居民在揉捻当地出产的茶叶。


    家家均贴对联。


    门上写的似乎是住户的名字。


    彻底的晕头转向了。


    位于土楼圆心的祖堂。


    土楼直径之大,以至于站在最中心,几乎意识不到最外面那圈十余米高的围子。


    排水沟。


    由于文物保护原因,承启楼不允许游客登楼,于是居民开发出代客拍照的业务。


    绕的不知东南西北了。


    由于很难收进全貌,拍的极不过瘾。


    只看上面三层,其实还是很冷清的,大概已经住不满了。


    登上景区至高点,俯瞰高北土楼群全貌。


    此行只进入参观了三座,站在高处才意识到规模较小的土楼还有不少。


    土楼王规模之巨大,“身在此山外”更能一目了然。


    带国保碑的标准像。


    景区全景。


    侨福楼与承启楼合影。


    承启楼与世泽楼合影。


    大合影。


    承启楼与世泽楼之间的小巷。空间错落,光影清晰,是练习相机的好地方。


    石阶和小型民居,藏于承启楼的阴影之下


    环绕承启楼的排水沟。


    世泽楼的窗。


    直线与弧线围合而成的天空。


    泰山石敢当。


    夯土墙中用以增强其强度而嵌入的树皮或是其它什么韧性材料。


    为什么要挂在这里?


    逮住个静物,大家排队狂练背景虚化。


    石基,五云楼就是因为没有这层而遇雨不均匀沉降。


    相传在建造过程中,凡是夯墙时间均为晴天,直到下墙枋出水后,天才下雨,承启楼人有感于老天相助,所以又把承启楼称作“天助楼”。土楼的基础对雨水是非常敏感的,想必这也是土楼出檐极大的主要原因。


    为什么不在一个标高上?


    拍来拍去,就这么几个角度了。


    闪了。


    从土楼群到景区大门,必须要经过的购物街,建筑立面刷成了和土楼一般的黄色。其实中巴是直接路过土楼之前的公路的,若非跟团,压根不用从景区大门进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