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3-11-16

    〖鹤壁市[浚县]〗浚县古城墙及文治阁、大运河之卫河永济渠浚县段、云溪桥、浚县文庙 - [足迹]




    接上文,下浮丘山,由南至北,继续浚县之行。


    文治阁屹立在历史文化名城浚县县城中心,是浚县的标志,亦是今年新公布的国七。文治阁原名中心阁,始建年代失考。明万历三十年(1615)移钟于阁上,又称钟鼓楼,称呼延续至今。清嘉庆《浚县志》载:“万历乙卯(1615)后,始移钟于中心阁。”据此可知,中心阁距今至少有400余年历史。清顺治六年(1649)毁于火。康熙四十八年(1709),知县梁通洛重修,改名“文治阁”,意为“以文为治”。清代书法家张皙(字子白)作《重修文治阁记》。


    文治阁通高约20米,上下分楼、台两部分。四面券洞,相对通行。券门外嵌镶青石横额,东曰“丹流东壁”,西曰“壁泻西山”,清代书法家赵素庐书。南曰“清环黎水”、北曰“黛护伾岚”,清代浚县书法家张子白书。东北角有砖砌阶梯可以攀登。平台上建两层高楼,双重檐,攒尖顶,挑角,花脊,琉璃瓦剪边。平台边建有方孔女墙,高1米。阁高10米,上层四面开窗,窗口上分别悬“视承顾问”、“面奉特知”、三待经筵”、“五知贡举”横匾。阁内供福、禄、寿神像。平台上建筑为重檐四角攒尖顶。挑角花脊,琉璃瓦剪边,顶镶宝瓶。


    看照片才发现阁下已经立了国保碑,当时绕了一圈居然没发现。


    “文治阁”匾额乃是浚县当代书法家卢荫棠所题写。


    允淑门西侧的空地,明显是配合申遗而新辟不久。


    中国大运河标志碑。


    明年大运河申遗,让我们拭目以待。8个省市35个城市的共132个遗产点和43段河道被列入了《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其中132个遗产点包括65项符合世界遗产标准、能够代表运河突出价值的立即列入项目和67项后续列入项目;43段河道包括31项立即列入河道和12项后续列入河道。所谓立即列入项目是指其文物价值和保护管理状况均符合申遗条件,是大运河首批申遗的基础名单;而后续列入项目是指文物价值足够,但保护与管理还存在一定差距的项目。


    河南省境内分布的大运河遗产主要是隋唐大运河通济渠北段和永济渠南段,涉及洛阳、郑州、开封、商丘、焦作、新乡、鹤壁、安阳等8个省辖市。其中6项“立即列入项目”包括:河南卫河(永济渠)段主线、通济渠荥阳故城段、商丘码头汴河遗址段、含嘉仓遗址、隋唐漕仓遗址、夏邑县汴河济阳镇段。11项“后续列入项目”包括:辉县市百泉河、洛阳市通济渠隋唐洛阳城段、巩义市通济渠洛口段、开封市汴河北宋东京城段、浚县云溪桥、新乡县合河石桥、浚县大运河枋城堰遗址、辉县市百泉湖和卫源庙、荥阳鸿沟遗址、开封市北宋东京城遗址和巩义市洛口仓遗址。(大运河真是奇葩世遗,包罗万象啊~)


    国七“大运河”的碑,立的真快。卫河永济渠浚县段。卫河始于东汉末年开凿的白沟,隋代属永济渠,北宋时更名为御河,明初改称卫河并沿用至今。


    云溪桥。怎么说呢,托了申遗的福,运河沿线n座原先只有省保资格的明清桥梁反而最早成为世界遗产了。人家四大名桥连世遗预备的资格都没有,名气不小的闽浙木拱廊桥虽然是预备,但估计也遥遥无期了。


    云溪桥又名廉川桥,是卫河上仅存的两座古桥梁之一(另一座是新乡的合河桥)。明武宗正德三年(1508)初建木桥,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坍塌,船渡11年。嘉靖四十四年(1565)浚县知县魏廉川重修。20世纪50年代进行修整,改为公路桥梁,拆除了残缺的石栏杆。


    云溪桥为五孔连拱式石桥,桥长60米,宽10米,桥体用青石砌成,桥下五个半圆形拱券立于桥墩之上,桥墩两端砌作分水尖,在桥两端的四角墩面上各置一卧姿的石雕水兽。


    运河与城墙。


    这地面铺装不会就是这样了吧?其实也很有特色,让我想起了西安大明宫含元殿前的土黄色砂粒广场。


    孤单的一棵树。


    浚县古城墙,始建于明洪武三年(1370)。今仅存西门北沿卫河一段,南北长700米,高12米,宽7米。城墙上有垛,有两小门,一日“观澜门”,一日“允淑门”(也叫水驿门)。


    附近武校的孩子在训练棍法。


    “允淑门,皇明崇祯十四年岁次辛巳孟冬吉旦”。


    国保碑。


    大运河标志桩都立上了。


    拆迁出的空地之后是浚县北街土圆粮仓,县保。据《浚县粮食志》记载,新中国成立初期,浚县开始建造新中国的第一批国建粮仓,北街土圆粮仓应运而生。1952年,浚县县城北街直属库(今城镇粮油分公司院内),搭建了14座土圆粮仓,容量280万公斤,用于临时储粮。如今14座土圆粮仓现在只剩下4座,东西排列,其中一座土圆粮仓的顶部已被拆除。说道粮仓,浚县最具价值的要数隋唐黎阳仓,去年才重见天日,如今列入大运河申遗了,迟早也是国保。


    过允淑门,东行不远就是浚县文庙。明洪武六年(1373)建于县衙东,明清各有扩建。


    文庙嘛,全国各地大同小异,我就不粘贴介绍了。


    应该也是整修不久,崭新规整,游客没有。


    大成殿。


    返回。


    毛时代的历史建筑。


    城墙下的胡同。


    出允淑门。


    沿城墙和运河向北。


    回看云溪桥。


    对岸(也可以看作河心岛)搞个公园什么的就好了。


    衔接的太突兀。左侧是用征集的砖块重修的吧?


    用这种外观与材质相差很大的材料整修文物本身就是破坏文物啊。


    柔和上升的线脚。


    远处是浮丘山。


    观澜门。


    两座城门都无法攀登。


    古城墙修复工程,三个月前刚开工。


    向南看去。城墙只剩薄片一层,靠扶壁墙支撑。


    打夯进行中。


    短短数百米,城墙的材质组合效果已经变化了多次。


    这里是现存城墙的北端,不知是断面还是西北拐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