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3-10-19

    〖湖州市[安吉县]〗独松关和古驿道 - [足迹]




    清晨的安吉县城……又是一个好天气。


    向往独松关和古驿道已久。由于此国保偏居山村一隅,从县城没有任何公共交通工具可以到达, 只好叫摩的。到关上村,要价50砍到35,还是觉得亏。一个人出门就这点不好。


    这是见到独松关的第一眼。关城和公路的相对位置倒是出乎我意料。


    过桥,沿小路向前。


    看到了,看到了,这哪里是关城,分明像隧道啊。


    独松关和古驿道,位于安吉县递铺镇双溪口关上村及至杭百丈镇独松村。独松关横跨东西两山, 关墙块石垒筑,原长约80米。现存山溪以西部分,长23.5米,宽13米,高6.6米。南北向瓮城式 构筑,原有箭楼,箭楼瓮口南北长4.75米、东西宽3米。拱券式关门,面北拱券门式,高3.2米、 面南拱门有两道拱券,其中内拱高4.06米,外拱高3.2米。墙体内用黄土杂石子夯筑而成。


    独松关是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抵御北方敌兵的重要关隘。同治版《安吉县志》载:“独松关, 宋建炎间(1127-1130)兵起,垒石为关,名日独松关。”“独松关,清雍正九年(1731)知州申梦 玺建讯兵房六间,清咸丰九年(1859)奉抚宪重修,十一年(1861)毁。”


    后人补刻的“独松关”三字。


    其实里面没那么黑。角度问题。


    “独松关”三字在《水浒传里》就有出现。第一百一十五回:“卢先锋自从去取独松关,那关两 边,都是高山,只中间一条路。山上盖着关所,关边有一株大树,可高数十丈,望得诸处皆见。 下面尽是丛丛杂杂松树……收入得董平、张清、周通三人尸骸,葬于关上。”


    不知为何想起加盖前的明孝陵四方城。这地儿以后千万别修复啊。


    清晨的阳光,勉强照亮内部一角。作为军事设施的独松关,历史上几度被攻破。


    南宋建炎三年(1129)北方女真族完颜宗弼任金大将,即金兀术,为一举灭宋,统兵南下,渡长江 、入两浙,偷袭独松关时,在穿仅容一人单骑可行的独松关后,被这里的险要地势捏了一把冷汗 ,不免惊叹日:“南朝可谓无人也,若遣赢兵数百守之,吾岂能飞渡哉?”宋祥兴二年(1279) 元右军阿刺汗部自建康经广德、取虎岭关(今安吉县缫舍境内),在攻独松关时曾与宋军进行了 殊死鏖战,宋廷急调文天祥增援,文自平江(今苏州)昼夜行军达余杭时,终因兵力悬殊,独松 关失守,元兵锋直指宋都临安,宋王朝于第三天便退出了历史舞台,民族英雄文天祥亦因此遗下 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千名古名。


    清咸丰十年(1860),李秀成为解天京(今南京)之围,出奇兵自皖南入浙攻杭州,亲率太平军攻独 松关,与清军恶战数日,大败清军占关越岭,直下杭嘉湖平原。


    登上关城,却是竹林。这关城依山临水而建,所以一半是自然山体。


    浑然一体了。


    被民居包围。


    迎着刺眼的阳光穿过公路。


    前方就是古驿道起点。


    古驿道,为临安(今杭州)至建康(今南京)陆路捷径之要道。现存1200余米。《新唐书·地理志》 载:“唐宝历二年(826)余杭县令珧筑甬道,通西北大路,高广径直百余里,行旅无山水之患。 ”《元和郡县图志》载,杭宣驿道从杭州北至宣州共496里,明代前设有驿站。独松关即为宋、 元时期的驿站之一。清光绪版《孝丰县志》记载:“独松关在独松岭上,自天目而北,重岗结涧 ,回环数百里,独松岭杰峙其中。岭路险狭,东南侧直走临安,西北则道安吉趋广德,为江浙境 步骑争逐之交”。


    据嘉庆《余杭县志》记载:“独松关以内皆石塘大路,然狭处仅容车骑。”根据对现存的古道测 量,宽度约1.5米至2米。驿道间有两处陡坡石级而上,其间渐趋平缓。驿道由块石或卵石铺筑 而成,道路中间部位的块石相对略大,两侧为小块石铺就。现在,古驿道仍为安吉至余杭徒步的 主要通道。


    本以为访问这偏僻的国保,定会只有我自己的脚步声,却没想到全程都有伐竹工人拖动柱子的沙 沙声作伴。


    这段石板路已经淹没在落叶下。


    继续向前。


    与驿道并行的溪流。


    没个尽头啊,传说中的桥呢?


    出现了!不过说是有平桥三座,为毛全程我只见到这一座平桥呢?


    是的,我访古访到竹乡安吉的竹林深处了。


    这里,驿道被水泥路切断,沿着之前的方向惯性向前,即可回到古驿道。


    这段路极其难走,完全是野路。


    披荆斩棘,一两百米之后,裤子已被清晨的露水完全浸湿。


    突然很怀念阳光。


    杂草渐少,有伐竹迹象,说明离水泥路不远了。


    果然,看到了熟悉的东西。


    第二块国保碑啊有木有。


    拱桥啊有木有。


    突然想起一个词儿:溯溪。


    光线好差。


    宁静而清澈的溪水。


    拱圈的缝隙都可以伸进手指头了,这拱桥居然撑得住?


    竹林茂密,很难找到稍远的拍摄视角。


    这条水泥路正是把古驿道一分为二的那条。顺着视角方向可以回到独松关,反之走五里路则可达 余杭半山村,那里可以乘457路,再换乘其它公交到杭州市区。换句话说,如果您想访问此处国 保,还是从杭州出发比较方便。


    拍张竹子特写,算是来过竹乡了。


    回关上村。


    从另一个角度看独松关。


    站在溪旁仰望。


    阳光依然没有照亮正脸。


    村里的民居。


    最后,运气不错,在凤凰水库旁黄双线至关上村的岔道口拦到顺风车回县城,转进下一处目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