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3-05-30

    〖无锡市〗惠山镇祠堂之顾洞阳祠、杨藕芳祠、王武愍公祠、留耕草堂、陆宣公祠 - [足迹]




    惠山镇祠堂共包括十处:华孝子祠、至德祠、尤文简公祠、钱武肃王祠、淮湘昭忠祠、留耕草堂、顾洞阳祠、王武愍公祠、陆宣公祠、杨藕芳祠。其中华孝子祠、至德祠、尤文简公祠、钱武肃王祠、淮湘昭忠祠位于锡惠景区内,其余五处除一处不开放外皆为免费。去年八月曾前往参观,当时还没料到,这些半新不新的建筑群居然会入选世遗预备名单。当然,以预备名单之庞大数量,其实也就是个安慰奖而已。


    严格来说,“惠山”只是历史文化名街,不是名镇。进入老街,首先看到不少牌坊,一阵激动,走近了才发现是假货。这雕工,这色泽,你妹啊,太假了。


    其实这惠山老街乃是前些年才斥资修复的(说好听就修复,说难听叫制造了不少假古董),比较新,典型的腾笼换鸟手法,居民没了,如今全是商铺,人气一般。


    惠山的独一无二之处在于祠堂。在这片东临京杭大运河,西依惠山寺,纵深约1800m,宽约800m,核心区面积0.3平方公里,保护范围1.03平方公里的不大区域内,至今仍保存着自唐代至民国时期的118处祠堂建筑及一些明确的祠堂遗址,共计4.7万平方米。祠堂群中有钦定官设的祠堂、民间联宗立庙所建之祠两大类别,共分有神祠、先贤祠、墓祠、寺院祠、贞节祠、宗祠、专祠、书院祠、园林祠、行会祠等十大类共二十二种祠堂的完整系列和七十多个姓氏,主祀、配祀人物的数量之多、建筑密度之大、祠堂类型之齐全,为国内外所罕见。


    张中丞庙,省保哦。进去不能。张中丞庙俗称大老爷殿。祀唐御史中丞张巡(709—757),配祀睢阳太守许远(709—757)。“安史之乱”时,进士出身的真源令张巡起兵雍丘(今河南商丘),协同太许远率军御敌,与围城的安禄山、尹子奇部激战数月,终城陷殉国。由于张巡等血战睢阳,阻遏贼势南犯江淮,为郭子仪、李光弼部收复失地争取到战略时机,故江南一带多有纪念张巡的祠庙建筑。历史上张中丞庙是惠山最大的祭祀民俗神的庙宇,如今空空如也的凄惨景象实在让人于心不忍。


    东岳行庙。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惠山庙会的主要活动场所。


    顾洞阳祠。这祠堂正门不开开偏门,只能绕道。


    这面墙是刻意不予维修造气氛的吧?


    顾洞阳先生祠,又名顾宪副洞阳先生祠。明隆庆三年(1569),海瑞为其先师顾可久奏疏请建。万历元年(1573),海瑞谒祠并作诗一首,有“三生不改冰霜操,万死仍留社稷身”等诗句。由裔孙顾光旭书写刻碑,现存市博物馆。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毁于火,乾隆二年(1737)重修。


    祠有照墙、四面石牌坊、宝忠堂、拜石山房和祠楼。有石狮、旗杆石、湖石“丈人峰”、浴日泉、古银杏、祭坛等明清旧物,石碑及时刻多方,以顾光旭手书《诗冢歌》和清钱冒力行书、汤斌题额的“两朝忠节”古匾最为著名。


    顾可久(1485-1561),字与新,号洞阳,无锡人,正德九年(1514)进士,历官行人司行人、户部员外郎、广东按察副使。围观直言敢谏,两遭廷杖,列“锡谷四谏”之首。他在督学广东时,曾选荐海瑞等一批优秀人才。著有《洞阳诗集》。


    丈人峰。


    还是觉得顾洞阳祠旁边这条小巷有意境。


    这里也是处祠堂。


    小巷深处,寂静无人。


    龙头河。当年清乾隆游惠山寺的停靠码头即在此,“龙头河”之名也由此而来。


    如果我告诉你这洋楼也是祠堂,你信吗?反正我信了,这里是杨藕芳祠。


    杨藕芳(1839-1907),1885至1889入台湾巡抚刘铭传幕,任台北道员,在台四年,政声斐然,总办台湾水陆商务、洋务,兼办台湾开埠,曾开办台湾第一条铁路,创办台北邮政和电报,开辟马路、海运,建造学校、民政、警所、药局,传教农桑。1980年,任上海机器织布局会办。回锡后,于清光绪二十年(1895),与其兄创办业勤纱厂,为无锡近代首家纺织厂。


    祠堂建于1911年,该祠具有明显的西洋风格,清水做法,是惠山祠堂群中颇有特色的建筑。


    迎岚。


    锡山龙光塔和惠山园。


    “入则孝,出则忠”。


    复建的“溪山第一楼”。


    看见山顶有塔我就心痒痒,我这登高情结啊~


    迁走居民的结果就是如此沦为鬼街。到了傍晚,想象下,风居住的街道……


    李公祠前的石桥一座。桥栏板色泽太不搭了。


    李公祠即李鹤章祠,建于清末,祀淮军将领李鹤章。李鹤章(1825-1880),其兄李鸿章创办淮军时为骨干。1853至1863年期间,李鹤章以生员攻太平军。拔嘉定,下江阴、无锡、杭州,“躬冒矢石,奋勇争先”(清廷诏),获得黄马褂和三品头衔的甘凉道台。曾国藩称其为“将才”,谓其“战争之才超越时贤”。后因李鸿章“避嫌不举,殊负其上进之心”,遂以门第鼎盛为由,有功不居,坚辞奖叙,隐归故里。以捐助山西赈金,加二品衔。光绪六年,卒于家。曾国藩疏陈:“李鸿章平江苏,鹤章与程学启各分统一路。请将战绩宣付史馆,于立功地建专祠。”


    原祠在1929年改建成惠山公园,1950年祠被拆除。2008年9月在原址迁建的李工祠建筑系安徽某大夫第,监狱清乾隆年间,用材考究,镂雕精美,呈现徽派建筑“四水归堂”的典型特点。


    徽派建筑貌似迁建成风?且不说前不久炒得火热的成龙捐古建事件,上海嘉定州桥老街也有一片由迁建徽派建筑组成的街区。地域文化的主动传播?抑或地域文化的被动碎片化?


    正厅梁架。


    李公祠门厅内展示的“人杰地灵坊”构件。“人杰地灵坊”俗称“千人报德坊”,历史上曾是为惠山第一大牌坊。史载该坊为明代万历年间邹迪光立。上世纪50年代初,由于牌坊“年代久远、上端石件风化严重,为防止落石砸到行人”(原文如此,好搞笑的借口——司图注),老牌坊被拆除,石件被散埋在不同地方。前些年根据惠山老居民对当时拆除牌坊过程的回忆,查询到散埋石件的埋藏地点,经过考古人员挖掘出土10余件牌坊主要石构件。


    王武愍公祠。唯一不开放的一处。王武愍公祠又名王恩绶祠,清同治十三年(1784)年建,占地2200平方米,分东中西三路四进。王恩绶(1804-1855),现代著名红学家、原民革中央主席王昆仑曾祖。年轻时曾受林则徐赏识,咸丰五年赴武昌就职,时太平军已围城,有人劝其留守军中,以保将来,不听,遂用绳子入城,与知府一起督兵巷战而死。追谥“武愍”,准予在立功地和本籍建专祠。


    留耕草堂。听名字更像一处园林。


    留耕草堂,又名潜庐,为清末邑人杨艺芳之比书园林,园名取《易经》“潜龙勿用”之典。杨艺芳(1832-1906),即杨宗濂,曾为李鸿章筹建北洋武备学堂,办天津自来火公司,会办上海机器织布局,1894年与其弟宗瀚等筹设无锡业勤纱厂。此后担任过布政使、按察使,迁长芦盐运史。光绪二十七年秋,以办纱厂赏三品京堂,督办顺直机器局。


    园建于光绪八年(1882),其主厅名为留耕草堂。园内有望山楼、丛桂轩、门厅及戏台等景点建筑。庐旁近惠山横街原有园主父亲杨廷俊祠,潜庐亦为杨祠之花园。


    园内一景。


    龙头河的水龙头。


    复建的“人杰地灵”坊。尚可,尚可。


    陆宣公祠。始建于宋,祀唐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陆贽。陆贽(754-805),唐代政治家、文学家,大历八年(773)进士,唐德宗时拜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其裔孙迁锡始祖陆棠建祠惠麓。明代毁,清康熙年间,裔孙陆慧玉奉檄复建,嘉庆年间又修。祠四开间三进,内有戏楼、池沼,上架精致小石桥。修复前曾为惠山派出所驻地。


    内相经纶。


    阴气太重。


    戏楼。


    “吾上不负天子,下不负吾所学,不恤其他”——陆贽。


    “宋儒”。这是刘氏家祠的雕花门楼。


    龙图阁学士?又一座伪装古迹的新牌坊。


    惠山寺经幢。经幢原躲在古华山门之后,幸而前些年山门迁移重建,否则这趟就会少忽悠个国保。


    是啊,没想到这货现在已经成国保了。国七共入选六座经幢,去过其中三处。总体感觉比较水。


    南侧为唐陀罗尼经幢,北侧为宋大白伞盖神咒幢,两幢相距10米。


    唐陀罗尼经幢,建于唐乾符三年(876)。高6.26米,底部直径1.48米。由幢基、幢身、幢顶三部分组成。幢基为三组八角形束腰式基座,底部为束腰形须弥山;中间一组底座上满刻海水纹,八角形束腰上浮雕狮子四个,姿态各异,上乘覆莲瓣托座;上面一组八角形束腰上面刻壶门式龛八个,内雕佛像,结跏趺坐,其上为仰莲瓣,仰莲之上为八角形座,每面刻栏杆,转角处为莲瓣首望柱。幢身立于栏杆石座之上,作八棱形石柱,遍刻佛顶尊胜陀罗尼经,系白鹿山人李端符书。幢身上部为八角形宝盖装饰,角隅处均饰狮首,口衔连珠状璎络带。宝盖上置扁圆状石,四面刻宝相花图案。其上承托仰莲瓣,莲瓣上发现有八个方形柱洞,估计原有石雕勾栏,现已全部散失。仰莲上为束腰柱形,上刻壶门式龛八个,内雕佛像,结跏趺坐,其上为八角形宝盖,角隅处雕有力士头像,分别浅雕有牛、羊、鹿角和獠牙。宝盖上置扁圆形石,上刻瑞花图案。幢顶为八角攒尖顶,檐角上翘,上置扁圆形石,未见纹饰,最上为宝珠。宋大白伞盖神咒幢,建于北宋熙宁三年(1070),由无锡县万寿乡静安里刘元规等建。高6.22米,底座直径1.40米。其形制和大小与唐陀罗尼经幢基本相同,幢身刻咒而不刻经,文字上下两端刻三角形和折线纹组成的边饰。


    古华山门广场。


    钱王祠在景区内,下次准备和景区内两处国保一起扫掉(其实原计划这个月去的,悲催啊,泡汤了)。


    寄畅园要是能单独售票该有多好。


    先锋书店。


    书店后院。


    还是书店。


    非国保祠堂也去了不少,懒得一一贴图了,这里发个主人公大家比较熟悉的——范文正公祠。没错,就是那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先生。


    落地玻璃窗?


    继续逛街……话说这天气实在是太好了。晒晒太阳补补钙,多惬意的周末啊。这是快一年之前的事儿了,今年还会有这么闲适的八月吗?


    最后放张惠山祠堂分布图供大家参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