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3-04-02

    〖南京市[江宁区]〗方旗庙、宋墅、侯村、耿岗失考墓、陈武帝万安陵、梁建安敏侯萧正立墓石刻 - [足迹]




    一月初的方旗庙石刻公园,游人稀少,风有些大。离开朱然家族墓地之后,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才最终站在这里,遥望湖对岸的两个玻璃罩,心想惨了,又要走路。


    鉴于南朝石刻都快被写烂了,我也懒得粘贴,更没有考证的本事,本篇博文估计会比较水,希望诸位不要介意。


    在文物保护与照顾爱好者拍摄欲望之间,南京选择了前者,丹阳选择了后者。其实本人还是比较自私的喜欢纯露天的丹阳石刻。


    方旗庙失考墓石刻现仅存石辟邪二,东西对立。有文章分析称墓主人是梁元帝萧绎。


    相比麒麟天禄,辟邪不霸气,也没有跋扈的曲线。在大部分情况下,辟邪的最大看点是舌头。


    被腰斩的东辟邪。


    风化的腿。


    高举相机盲拍个。


    为了拍个好角度不得不上蹿下跳,我容易吗我。悲剧的是,待我已耗尽所有午餐所摄能量终于拍得不同角度照片n张之后,才发现这玻璃罩尼玛是破的。


    尼玛早知道我进去拍不就行了。这块残石是什么东东?


    闪人前拍张南朝石刻系列中最霸气的国保碑,就四个字:“南朝石刻”。


    话说这鬼地方公交可真难等,不过我运气尚可,最终踩着关门的点儿进入浡泥国王墓,也正因为如此,还给我免费了,哈哈。


    晚上随便走走。


    次日一大早,乘1号线至南京交院站下。


    步行进入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


    一直向北,来到体育场东侧的荒地。石刻就是在这里了。


    隐约看到目标躲在枯草中。


    神道石柱这季节还是比较好接近的。幸亏现在是冬天。


    萧正立墓现存神道石柱两个,皆严重风化,以至柱身上下粗细不一,柱头圆盖及小辟邪均无存。柱身作隐陷直刳棱纹。石柱排列在神道南北两侧,南柱高3.45米,23棱,柱围1.74米;北柱高3.44米,20棱,柱围1.84米。


    柱额均呈矩形,有文字4行,多已模糊不清,南柱柱额刻“梁故待中左卫将军建安敏侯之神道”,正书顺读;北柱柱额刻“梁故待中左卫将军建安敏侯之神道”,正书逆读。两个柱额文字相同,所读方向相反。


    沿土垄前行,以为会通向神兽脚下,未遂。


    眼瞅着神兽就在不远之外,可是相隔一条水沟,有如天堑。


    只能绕道了,从这里下去。


    穿过一片不大的菜园。


    终于豁然开朗。


    萧正立墓前现存石刻2种4件,其中石辟邪两只,南北相对,间距16.36米。与东侧神道石柱相距约110米。北为雄兽,身长2.15米,高2.00米,体围2.47米;南为雌兽,身长2.20米,高2.00米,体围2.47米。


    两辟邪均昂首张口,长舌垂胸,长尾垂地,头有鬣毛,腹侧饰双翼,翼前部为鱼鳞纹,后为4根翎毛。胸前饰勾云纹。整个造型与其它南朝陵墓石兽相比,显得较为矮小。


    从东向西看。神兽身后正是学校建筑。


    深浅二色显示的是当年的淹没线吧?也不知泡了多少年,可算是出浴了。


    河对岸的国保碑,尚无发现接近它的方式。


    暴走啊暴走,幸亏我脚力好。如此平整空旷的街道,果然被驾校当作练车场,也算是废物利用吧。


    接下来是宋墅失考墓。感谢各位访古前辈的辛勤努力和探索精神,这几处失考墓我在来南京前就早已在卫星图上精确定位。唯一的变数是能不能进去。看到正门紧锁,不禁心一凉。又要逼我翻墙吗?


    好在不远处围墙倾覆,正好从此进入。


    这地块的开发商是不是倒闭了?或者只是想囤地倒差价?都快成湿地了。可惜面积小了点,不然一定会像当年上海江湾那样招来不少候鸟栖息。


    看到石柱的圆盖了。


    好悲戚的坏境。泡在水中的千年石柱,就像核爆后孤立在引爆点中央的树木,周围是放射状倒伏的枯草。整个场景可以作为双年展展品了。


    宋墅失考墓现存神道石柱两个,东西对列。西神道石柱柱座和部分柱身下陷泥中,露出地面部分剥蚀严重,有多处裂缝。石柱高3.60米,柱围1.58米。柱身扁圆稍方,有隐陷直到棱纹24道,柱额文字漫游不清,柱额下的一圈绳辫纹和一圈支龙纹浮雕清晰可辨。柱头上有一覆莲状圆盖,盖上小辟邪已失。东神道石柱仅存柱座,与西神道石柱相距23米,上圆下方,边长l.08米,高0.50米。从石柱的造型特征可以断定为南朝陵墓神道石刻。


    东柱础到底在哪里?原地掩埋了?


    好有感的场景。可惜本人功力不佳,憋了十分钟愣是没憋出一首怀古诗来。只好无耻的抄一句:“六朝旧事如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狗醒了,冲我狂吠,害得我诗意全无。闪人了。继续暴走。


    侯村失考墓很好找,就在路边。


    亭子和方旗庙基本上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但是保护罩全封闭,估计也是考虑到汽车尾气对石刻的危害,这点我还是理解的,只是这玻璃也太脏了点吧?


    侯村失考墓现存神道石刻2种4件,其中石辟邪两只,东西对列,相距约匕米。石辟邪与北面的神道石柱相距约68.20米。东辟邪身长1.40米,高l.33米,体围1.28米;西辟邪身长 1.60米,高1.38米,体围l.32米。这两只石辟邪大小相似,昂首张口,但无舌,头部也无鬣毛。腹侧仍饰双翼。因风吹雨淋,身上纹饰全无。这两只石辟邪雕刻简朴,体态较小,造型特征与南朝陵墓神道石辟邪相似,应为南朝石刻。


    神道石柱1个,柱头圆盖及小辟邪已脱落无存。柱身有20道隐陷直刳棱纹,柱额尚存,但其上文字已磨灭无存。柱额下仅饰一圈绳辫纹。柱座上圆下方,上为覆盆状,下为方形基座。整个石柱高仅2.73米,是现存南朝陵墓神道石柱最为矮小简朴的一件。


    下一处,耿岗,号称是最难找的一处。


    还是靠脚力。从望溪路或建安路都能进入这片长满一人高杂草的荒地。进去了凭感觉瞎走,能否顺利找到就看造化了。


    我又不是来偷石刻的,你老盯着我看干什么?


    站的高看得远。


    多亏这堆土,哈哈,发现目标。


    碑比文物本身还大,也算是国保界乃至不可移动文物界的奇葩了,很疑惑为什么没有直接迁入博物馆了事,毕竟各地博物馆所藏体量大于此处石刻的可移动文物不可胜数。


    耿岗失考墓,现仅存石柱一,紧靠民房露出地面仅l米,盖及小辟邪已失:柱身雕直瓜棱纹1l道,柱身刻有束竹纹及绳辫纹柱额有损,文字已漶,柱顶中央留有盖榫头:观其艺术风格为南朝梁代作品。1988年1月公布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据称过去其旁还有一柱,但现已无法找到。有观点认为这消失的一件正是江宁博物馆那件华表。江宁博物馆尚未去过,当然我希望这一推定是正确的,至少这件没丢失,并且过上好日子了。


    嗯,这就是“南朝的烟头”。


    接下来终于能看到件非失考墓石刻。这就是陈朝开国皇帝陈霸先陵墓之石刻。


    陈武帝万安陵至今仍保存石麒麟两只,均为雄兽,无角。南侧麒麟身长2.72米,高2.28米,体围2.56米;北侧麒麟身长2.50米,高2.57米,体围2.43米。


    两只麒麟造型相似,均昂首张口,头有鬣毛,长舌下垂,下颏须髯拂胸,腹侧饰双翼,四足,脚趾着地,长尾曳地旋转成半圆形。整个造型既像麒麟又像辟邪。由于体表风蚀严重,雕饰花纹多已磨灭不清。


    说来陈武帝也是蛮可怜的,作为贤明君主,死后却陵寝被毁、遗骨被焚,幸而两件石刻作为见证者保存了下来,又幸而,作为陈朝取代者的隋朝,其国祚比半壁江山的陈朝也并没有多几年。


    没他儿子陈蒨墓的石刻好看。


    国保碑,差点没找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