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3-03-02

    〖海东地区[乐都县]〗瞿昙寺 - [足迹]




    瞿昙寺,藏语称“卓仓拉果丹代”,亦称“卓仓多杰羌”,意为“乐都持金刚佛寺”,南距乐都县城约17公里,是一座具有中原汉式风格的藏传佛教寺院,也是西北保存最完整的明代建筑群。瞿昙寺创建于明洪二十五年(1392),开创者三罗喇嘛桑杰扎西,明朝受封西宁僧纲司都纲,是西宁卫的宗教首领。该寺的创建及后来的扩建,都得到明王朝的大刀扶持,明太祖朱元璋书匾赐名“瞿昙寺”,以后历代亦多次赐匾额、修佛堂、立碑记、封国师、赐印诰,影响颇大。明13代帝中有7位为瞿昙寺下达敕谕,正所谓“太祖皇帝肇之于前,太宗皇帝绍之于后”。瞿昙寺兴于明朝,清中叶后渐衰。雍正元年(1723)青海最有权势的蒙古贵族罗卜藏丹津发动叛乱,很多藏传佛教寺院参与其中,一年后叛乱被川陕总督年羹尧平息。瞿昙寺寺主阿旺宗泽因参与叛乱,在兰州被拘禁了7年之久,封号被革去,领地也大大削减,瞿昙寺从此一蹶不振,起地位逐渐被格鲁派寺院塔尔寺所取代。1949年前寺僧六十余人。1958年后成为青海省被保留的十一座藏传寺院之一,文革期间关闭,1980年重新开放。1982年被国务院颁布为第二批中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兴致冲冲来到瞿昙镇上,却发现瞿昙寺大门紧闭,一旁的售票处早已人去楼空,写着“门票50元”的牌子上覆满尘土。失望啊!怎么回事?难道是我人品不行?


    连国保碑都没心情拍了,先环寺院一圈看看,能拍多少是多少吧。


    小钟楼旁回廊的垂脊。YY状的龙角好萌。


    小钟楼下的侧门。


    从寺外更容易看清爬山廊与自然地势的相依关系。


    大钟楼的平座与彩画。藏地谚语云:“角仓(指瞿昙寺)的钟响,巴燕的马惊!”惊马之声即来自于此钟楼内宣德年所铸青铜钟。


    寺西北角。此廊原本应该与寺内回廊相通,如今被隆国殿两侧后砌的砖墙所封堵。


    隆国殿身后。


    与大鼓楼相通的小门。


    寺东侧的小院子为囊谦院(活佛宅院)。


    绕寺一圈,恋恋不舍回到起点,以为此行即将抱憾结束,却见一位年长喇嘛坐于山门前,问是否开放,答曰“马上”。片刻之后,另一位喇嘛拿钥匙开了大门,问哪里买票,答曰“有规定不能卖”。莫名其妙啊。为何不卖票了?因为淡季还是因为整修?或者本来就是免费的?


    不管怎样,反正我进来的,总算没白来。首先看到的是两座文物级别的省保碑,一汉一藏。


    然后是永乐十六年汉藏双语石碑两通。《皇帝敕谕碑》。


    《御制金佛像碑》。


    推开这扇大门,迎接我的将是一座寂静的明代艺术海洋。我没有想到的是,从这一刻开始的至少一小时,整个建筑群内将只有我一个人,没有第二个游客,没有喇嘛,也没有管理人员。


    从山门到隆国殿,寺院建筑组成三个各自独立的院落,穿过山门为前院。眼前是东西碑亭和金刚殿。


    山门初建于明成化年间,清代重建,然而古风依旧。


    十字脊碑亭。


    《御制瞿昙寺后殿碑》。宣德二年。


    《御制瞿昙寺碑》。洪熙元年。


    金刚殿。


    砖雕。


    殿内梁架依稀可见彩画。


    “独尊”。


    穿过金刚殿即为中院,中院的第一座建筑是瞿昙殿。


    瞿昙殿,建于明洪武二十四年,是瞿昙寺内年代最早的建筑。殿宽三间,深六架,重檐歇山周围回廊,每根柱子明显的侧角,屋顶出檐深远。殿身的外檐构造及内部构造犹存宋元旧法。平板枋在档头与柱头勾连搭掌相接,并以其薄而宽的断面与下面高而窄的额枋相叠合,建筑檐下正身四隅与平板枋上假作栱状结构。梁架结构依旧保留叉手做法,梁的比例虽已接近明清法式,但枋的比例却仍然遗留宋元旧制。屋架瓦椽大小不一,反映了当时草创时的经济条件,而脊椽和花架椽交叉排列,交接处凿孔以棘藤穿接的手法尤为特别。更为重要的是檩、垫、枋的特殊组合,垫与枋的断面比例分别相当于单材和足材,檩下紧贴随长的垫,而垫与枋之间仍有留档,反映了宋元攀间串枋向明清檩垫枋构造体系的过渡。


    斗拱局部。


    “瞿昙寺”匾制于洪武年间。殿宇正栋枋下墨书正楷“大明洪武二十四年岁在辛未季秋乙酉朔越六日庚寅”字样,应该是建筑功成日期。“憍昙弥”、乔达摩或“瞿昙”(Gautama)是释迦牟尼的氏族名称,此即为瞿昙寺之得名由来。


    梵文。


    一眼望穿小故宫,重檐庑殿顶在向我招手。


    白塔和小鼓楼。


    环绕中院两大殿的四座朵殿和四座白塔。


    瞿昙寺存有明代的五通御碑,还有明清时代的十方匾额。这是崇祯年间的“锄邪护正”匾。


    宝光殿。殿内亮点是来自河南浚县的花斑石石座。我发现我越是没人越不敢拍照(其实拍也拍不出效果,高感不行啊),胆子怎么这么小,现在后悔了吧……


    宝光殿位于瞿昙寺殿之后,是永乐扩建时最重要的建筑。殿身纵横三间,平面约呈正方形,开间广阔,规模大于瞿昙寺殿,周围亦采用副阶明廊,重檐歇山顶。宝光殿建成晚于瞿昙寺殿二十多年,但建筑形式及构造特色与之极为相似,惟其结构略为简练,梁架结构也已完全过渡到明清的组合方式和权衡比例,叉手做法已经取消,值得一提的是外檐设置大小额枋,其间采用高高的涤环板漏雕玲珑剔透的海棠池子作为装饰,风格特异。与宝光殿同时还建有金刚殿、三世殿、护法殿、周围廊庑和小钟鼓楼,它们无论在建筑形态、结构手法还是在细部装饰上都与宝光殿同出一辙。


    前院回廊,亦为永乐年间建造。


    回廊内当然是要看壁画的。瞿昙寺壁画总面积为1523平方米,其中明代早期壁画占79%,余为清代壁画。其中隆国殿内墙壁画级别最高,其内容分为三世佛和藏密宗欢喜佛,画面巨大,高达5.5米。隆国殿两侧的长廊(民间所谓的“七十二间走水厅”)中有壁画28间、38面,面积约400平方米。壁画所绘多为佛教传说故事,如"叨利天众迎佛升天宫图"、"善明菩萨在无忧树下降生"、"净饭王新城七宝衣履太子体"、"龙王迎佛入龙宫图"、"六宫娱女雾太子归宫图"等等。历经六百余年,色彩依然鲜艳夺目。


    透过回廊格窗看后院。


    回看宝光殿。


    俯瞰朵殿和白塔。


    后院建成于宣德二年(1427),是瞿昙寺建筑活动的高潮,其建筑风格与中院大不相同。规模更大,质量更高,整个建筑完全采用了帝都宫殿建筑的最新设计。隆国殿建于高大的石刻须弥台座上,殿身采用重檐庑殿顶,面宽七间,进深五间。殿宇四面环以檐廊,檐柱粗壮。两层檐下均施斗拱,上檐为单翅重昂七踩,下檐为重昂五踩,殿宇结构简明、檩垫枋的结点组合已十分完善,殿身两山及后檐围以厚墙,正面正次三间设隔扇门。殿前两侧分立大钟楼、大鼓楼。两搂相互对峙,与大殿组成了一殿二楼的布局。主楼采用永定柱的结构,上层檐柱立于下层童柱之上,楼层地面于木板上铺方砖,外绕走廊,以平座斗拱承托,走廊四周设木质栏杆。廊庑将大钟鼓楼与隆国殿两翼相接,为了适应廊道与大殿地面高差的变化,廊道地面与大殿相接处增设踏跺,廊体也随踏跺形成斜廊,专家认为这就是明代北京奉天殿两侧的斜廊形式。


    隆国殿。


    须弥座前凸,只在两侧设阶梯。


    皇家的气场啊。


    大钟楼和大鼓楼对峙左右,明显仿自明代北京紫禁城的奉天殿(太和殿)和两翼抄手斜廊以及文楼(体仁阁)、武楼(弘义阁)的布局意象,堪称明清北京故宫的“活化石”。


    2.3米高的须弥台基。


    此时已经在寺内晃悠了一个小时,终于出现第二个人了,一位年轻喇嘛,然后是两三名游客,喇嘛打开了隆国殿大门,得以入内并看到象背云鼓和“皇帝万万岁”木牌。还是没拍照。


    不久后喇嘛和游客离开,大门重新关上,寺内也恢复了只有我一人的状态。居然有些瘆人。这是在无人的平行世界吗?


    写满沧桑。


    大鼓楼。连钟鼓楼也是庑殿顶啊。


    向南看去,檐脊层叠,宛若深宫。


    彩画。


    平座。


    隆国殿与两侧钟鼓楼之间的回廊。


    注意屋脊上垂下的铁链,据说是建造时特意安装以作避雷之用。


    佛塔是寺内不多的清代建筑。。


    各种吻兽,勾心斗角。


    出来了,补拍张山门标准像。


    登上寺对面台地。


    气势逼人啊。各大殿体量及层次一目了然,还可以清楚的辨出土筑城墙轮廓。可惜视点还是不够高。顺便提一句,左下角的白色小面就是乐都县城至瞿昙镇的城乡公交,票价七元,速度那叫快。


    俯瞰了会儿,感到不尽兴,又回寺晃了个把小时,拍了些壁画,不过卡片机手持拍摄的效果也只能这样了。不后期锐化没法看。


    这是明代原作,有些褪色。


    画面正中的是与所绘故事有关的七言赞诗:“护明菩萨降生九龙吐水灌沐金躯”。


    好吧我承认很多内容看不懂。


    清道光年间重绘的壁画其实也是不错的。看上去鲜艳的多。


    鹿车?


    数了几遍,没错,十三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