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12-14

    〖杭州市〗岳飞墓 - [足迹]




    杭州两个国保第一批居然都被我留在最后压轴。迟迟不登六和塔是因为天气,迟迟不进岳王庙则是因为人。没错,以前每次路过岳王庙都是公众假日,无一例外被层层叠叠的导游小旗子吓破了胆。


    本来不想写名气太大的地方,手上积压的国保太多,但想想无论如何也必须让民族英雄在我博文目录里留有一席之地吧,特别是某股试图将民族英雄降格为“内战英雄”的势力频频作祟的今天。选择在12月13日发,更是为了纪念那一段发生在我们民族最低谷的血腥历史。


    岳飞(1103~1142),字鹏举,相州汤阴人,南宋时期的抗金名将,多次打败金军,屡建奇功。绍兴十年(1140),出师中原,收复郑州、洛阳等失地,大破金兵于郾城,正欲乘胜北进,被赵构、秦桧逼令班师,解除兵权,授任枢密副使,不久被以“莫须有”的罪名诬陷谋反,下狱。绍兴十一年(1142)除夕的前一天,被害于临安府大理寺。岳飞被害以后,狱卒隗顺背负其遗体逃出临安城,至九曲丛祠,葬于北山之漘。绍兴三十二年(1162)孝宗即位,以礼改葬岳飞遗体于栖霞岭的南麓。


    嘉定十四年(1221),西湖北山的智果观音院改为“褒忠衍福禅寺”,用以表彰岳飞的功业。明英宗天顺年间(1457~1464),又改“褒忠衍福禅寺”为岳王庙,并赐额“忠烈”。现在的建筑是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重建的,民国七年(1918)进行大修。门厅上悬挂着“岳王庙”的匾额。进入门厅,道长23米,尽处为正殿。正殿重檐歇山顶,檐间悬“心昭天日”匾,为叶剑英所书。殿前两侧有庑殿,原用来祭祀岳飞的大将牛皋、张宪,立有二将军的雕像。忠烈庙西为启忠祠,正殿原立岳飞父母像,东庑立岳飞五子云、雷、霖、震、霆像,西庑立五媳及女儿银瓶之像。


    以上摘自某百科,以下这段才是重点。1966年底,岳王庙正殿的岳飞塑像被拴上粗绳索拉翻倒地后砸烂,历代留存下来的大批碑刻损失近半,墓阙前甬道两侧的碑廊改作“收租院”泥塑展览;岳飞父子墓丘、墓园也受到严重毁损。所以现在看到的庙和墓都是1979年重修的。不过似乎已经晚了,以后所有的史书,都会不留情面的在岳飞墓,以及其它数不尽的文化遗产的介绍中,加上“毁于×朝××年间”这段话。


    殿内的岳飞塑像和“还我河山”匾额。


    记得十年前上中学时最喜欢干的事情之一就是在语文课本空白处奋笔疾书“还我河山”,也许这就是潜意识中积蓄已久的民族意识的不自觉流露?


    说到岳飞的北伐,其实上一篇也提到了个功亏一篑的北伐——刘宋北伐。直到朱明代元,似乎北伐必败都是中国历代所无法打破的悲情诅咒。


    壮志凌云,却也呜呼哀哉。


    木雕。


    壁画。


    蟒袍。


    向殿外看去。


    配殿启忠祠,原祀岳飞父母,今改作岳飞纪念馆。


    这身打扮,比着蟒袍有气势。


    看来,“剃发易服”并不是十七世纪满洲人所首创。


    王曰:“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死,不患天下不太平”。


    石像生。没有介绍牌。貌似是墓前原件?


    日本铜钟。院系日本纪州氵去车仑山福生寺旧物,铸造于明和四年(1767),清同治、光绪年间,胡雪岩东游日本,购回此钟送给岳王庙。


    此石像生系1979年重修岳飞墓时,清理墓道两侧地下发掘出土,经专家鉴定,属南宋遗物。它是当年南宋朝廷以礼改葬岳飞于今址的实物见证。


    一些散落石刻。


    枯柏八段。传说这棵柏树原在大理寺风波亭边上,岳飞遇害后树就枯死了,后来就移放在岳坟边上,称为“精忠柏”。其实是一亿二千万年前的松柏科的植物化石。


    尽忠报国。


    墓阙。


    精忠桥。


    忠泉。


    墓阙背面,“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奸臣”的对联两侧,分列秦桧、王氏、万俟卨、张俊四跪像。汉奸被铸造成跪像的,除了这四位,还在椒江戚继光祠见过汪精卫、陈璧君夫妇。


    岳飞墓的跪像首次出现于公元1475年。八百多年来,杭州岳庙内的秦桧等奸佞的跪像共铸造12次之多。明宪宗成化十一年(1475),常熟名士、进士周木到杭州任浙江布政使,为表达当时人民对民族英雄岳飞的敬仰及对奸臣卖国贼秦桧厌恶憎恨之情,重修岳飞墓,并首次用铁铸造秦桧夫妇跪像。这是历史上第一次铸造秦桧跪像。后因天长日久,历经风吹雨打,加之游人拍击,秦桧夫妇的两具跪像成为形象模糊的烂铁。第二至第十一次毁坏这里就略去不讲了,他们都是被愤恨的群众所伤,可是算是岳飞崇拜的副产品。只有第十二次,岳飞墓与四具跪像一同遭了殃。


    眉飞色舞背诵着台词的导游,一拨又一拨的来了又去,效率远高于我。


    “正邪自古同冰炭,毁誉于今判伪真”。


    我也想知道,这些石像生到底是伪是真?


    “宋岳鄂王墓”和“宋继忠侯岳云墓”。


    肃立片刻表示下敬仰,然后匆忙离开,怕被身后等着拍全景的游客骂。


    石虎、石羊、石马和石翁仲,想拍个无人的墓道全貌,只是希望渺茫。


    又一拨团队呼啦啦涌入。其实也挺好。对于民族英雄的归宿地来说,也许只有闹市般喧哗,才正好能说明我们这个民族没有历史健忘症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