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11-24

    〖镇江市[丹阳市-句容市]〗陵口陵墓石刻、梁南康简王萧绩墓石刻 - [足迹]




    陵口镇位于沪宁城际与京杭大运河之间。走在贯穿镇南北的中山路上,若不是街尾周期性转瞬即逝的白色身影,你完全可以用冷清形容这个地方。这里历史上也曾热闹过的,它的热闹,很大程度拜萧港所赐。萧港,现名萧梁河,是以皇家姓氏命名的古河道,齐梁陵墓多在此河道两岸。齐梁时,王子公卿谒陵,自都城建康秦淮河沿破岗渎(六朝时期的一条人工运河,西起今江宁方山西南侧,经江宁湖熟等地进入句容赤山湖,横贯茅山丘陵、岗地后到达今天的丹阳,汇入水网,东接太湖)东下,过二十四埭,入南兰陵萧港至各陵,石兽守护在萧港入口处,成为陵墓区入口的标记,陵口也因此而名。


    坐陵口专线,在接近萧梁河时下车,然后拐进一条南向小道,一眼就能看到麒麟高高撅起的屁股了。是不是有种跪着的错觉?


    南朝当然没有跪兽形制,它只是不幸断了四条腿。


    陵口石刻为1对石兽,雄踞陵口镇东500米萧梁河东西两岸。东为天禄,双角,身长4米,残高3.6米,颈高2米,体围3.9米;西为麒麟,独角,身长3.95米,残高2.9米,颈高1.7米,体围3.6米。均为公兽。石兽精雕细刻,纹饰华美,是现存南朝石刻中最大的1对。


    旁边的健身广场,不少孩子在这里嬉戏,估计把神兽当座骑也是孩子们的保留项目吧?


    作为陵区入口看门神,体型最大也是应该的。


    头部残损严重,已经看不出表情,更无法判定威武与否了。


    嗯,天赐宝地。


    可惜的是,现在的麒麟和天禄已经互相看不到对方,永隔萧港两岸。1956年因京杭运河拓宽,南临运河的麒麟,沿萧梁河岸平行北移450米,安放在混凝土基座上。1977年疏浚萧梁河时,麒麟又西迁70米。


    绕过去看看。


    实测国保碑GPS坐标为N31°56'49.22",E119°39'27.5"。


    皮鞋生产是陵口镇的特色产业。这家“新世纪鞋业”排出的废气,仍在孜孜不倦的毒害着石刻老兄和小朋友。


    更加悲剧的是,这只神兽头部完整,五官俱在,灵气犹存,因而可以看到身旁的垃圾,听到机器的轰鸣,也能嗅到鞋厂的废气。看来有时候,挂掉也是种解脱。


    多美的翼。


    挥手告别。萧梁河不远即汇入大运河。大运河的前身则是隋代开凿的江南运河。根据资料,“隋炀帝大业六年(610年)重新疏凿和拓宽长江以南运河古道,形成今江南运河”。这里的运河古道,肯定就是上文所提到的破岗渎了。


    一天时间看完丹阳的11处石刻,不过还没有完结。第二天一大早,乘汽车到达句容。


    在老城区走走,尺度很适宜,尽管城建一般,不过总体算得上干净。


    句容是座小城,很快就能从老城的东头走到西头。


    新世纪广场一角。


    去萧绩墓石刻还是费尽一番周折的,至少时间浪费了不少。原来句容12路已经缩线为“土桥-唐家”区间,只好先坐10路到土桥东站(即“宁句公交站”),然后再转乘12路,到石狮沟路口下车。顺便说句,12路半小时一趟,一定要算好时间。


    沿着这条路(即石狮沟路)一直走下去,到底就是石狮沟村了。


    路上的风景。


    离目标还有不少路程时,就能看到栅栏围起的院落,以及院落里冒出头的两根华表了。因此句容这处石刻,虽然去起来较费事,其实是最好找的。


    物以稀为贵,句容把自家唯一的国保是真的当成宝贝来对待的。


    梁南康简王萧绩墓石刻,位于句容城西北9公里的石狮沟村,有辟邪二、华表二。辟邪形似狮,故当地人称其为石狮子,地名也由此而来。东狮母兽,身长3.85米,高3.40米,西狮公兽,身长3.75米,高3.33米,相对而立,造型相似。体躯宽厚硕大,头部较小,张口舌伸于外,体生双翼,尾粗壮。造型略呈三角形,尽力突出其稳重的体量感,在同类作品中最具代表性。实测国保碑GPS坐标为N31°58'9.55",E119°5'6.99"。


    此处石刻并不在丹阳市管辖范围内,但仍归入国保“丹阳南朝石刻”,不过是第四批增补。为什么是增补?为什么要和同属镇江治下的丹阳11处石刻合并?猜想应该是国保名额有限,句容独立申报未果,只好寄人篱下、委曲求全。


    看风格,和之前丹阳所看到的风格明显不同,无论脸型、发型还是体型。


    更像狮子了。


    舌头吐的老长,脖子粗了一圈。


    不再有S形妖娆曲线,几乎与地面垂直的四条粗腿也不再给神兽赋予充满仙气的动感。


    也许,那些是神兽的青年,而眼前看到的是神兽的中老年模样。


    大腹便便,廉颇老矣。岁月是把杀猪刀。


    其实萧绩墓最大的看点是这两根华表。


    特别是东边这根。上面的小辟邪基本有形。


    “梁故侍中中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康简王之神道”。


    双螭柱础。


    这根损坏较多,不过反书完整,只是光线不佳,难以拍清。


    六朝金粉,唯宋齐梁陈有完整石刻保存至今,就是因为它们,才让后四朝的形象比前两朝更加鲜活生动。不管你懂也好,不懂也罢。你来了,你看了,你就是历史的见证者。


    最后发句牢骚,既然外面已经有了一圈大围栏,愚以为这圈小围栏纯属多此一举。


    回句容市区,乘宁句城际巴士至麒麟门,票价8元。再顺便说句,土桥东站有东土线,可以到达南京东山总站,去探访万安陵那一带的石刻可以乘此车,非常方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