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11-19

    〖西安市〗杜陵 - [足迹]




    起个大早,先去杜陵。鸿固原位于潏河、浐河间,是西安市区东南的一片黄土高地。据说汉宣帝少时好游于原上,即帝位后便把陵地选择与此。 西汉十一帝中,未把咸阳原作为长眠之地的,只有汉宣帝刘询和汉文帝刘恒两位。


    汉宣帝出生数月就遭遇汉武帝末年的巫蛊之祸,在襁褓中就被投入监狱。后来,他的祖父祖母、父母等都被杀,汉宣帝被廷尉监丙吉照顾长大,遇大敕出狱。刘病己自幼生长在民间,“具知闾里奸邪、吏治得失”。十八岁那年汉宣帝被霍光辅佐即皇帝位。他深知民间疾苦,平民思想较浓,当政时勤政爱民,天下殷富,结束了汉匈两族一百五十年敌对状态,史称“宣帝中兴”。后来王莽改制,赤眉军打进长安,专挖汉帝王陵墓,惟独留下了杜陵,可见百姓对他的爱戴。可惜三百年后,还是被某个自称汉室后裔的匈奴人给盗了。


    门票5元,不过票面上印的不是“杜陵”,而是“雅森上林苑生态园林”。本想先看看秦砖汉瓦博物馆,谁知离开放尚有半个多小时,只好放下,继续前行。


    杜陵封土周围现存不少遗址,都立了国保碑,如陵园、寝庙、陵庙、石头沟遗址等。


    这地方不应该冬天来的。


    惨淡,肃杀,枯叶铺地。


    只有偶尔出现的标志碑提醒你,树下面是有东西的。


    网上有很多图文并茂的西汉帝陵游记,其中一些具有很高的专业水准,可以称之为“考”了,相比之下自惭形秽,实在没什么可补充的。只能以抄抄文物地图集的形式,尽我绵薄之力了。


    杜陵,汉宣帝刘询(公元前90~前49年)的陵墓。刘询,字次卿,武帝曾孙,被誉为中兴之帝,前74~前49年在位。陵墓始筑于元康元年(前65年),初元元年(前48年)入葬。是西汉诸陵中规模较大、保存较好的一座。1982~1984年钻探、发掘。


    陵域范围北起曲江乡马腾空村,南抵长安区大兆乡司马村,东到浐河西岸,西至三兆镇,总面积逾20平方公里。陵园平面方形,边长430米,墙基宽8~10米;四面正中各辟一门。门址通宽约85米,由门道、左右塾和左右配廊组成。夯筑封土居陵园中央,呈覆斗形,底边长175米,顶边长50米,高29米;顶部平整,四棱角斜线分明。陵墓四面正中各有一条斜破羡道通向地宫,内以夯土填筑;羡道大小形制基本相同,一般宽约8米,深达20米。


    陵前有清碑5通,分别为康熙七年(1668)“杜陵御祭碑”2通,雍正三年(1725)“杜陵祭碑”、乾隆三年(1738)“杜陵御祭碑”及四十一年(1776)山西巡抚毕沅书“汉宣帝杜陵”碑各1通。碑高1.5~2米,宽0.7~0.8米,其中毕沅所立碑的碑阴刊周新命撰《承差说》1篇。


    陵邑位于杜陵西北2.5公里,城址平面呈长方形,东西长约2100米,南北宽约500米,是西汉诸陵中人口较多的一座陵邑。孝宣王皇后陵和孝宣许皇后“少陵”分别位于杜陵东南580米和6.5公里,均在长安区境内。陪葬墓分布于杜陵东南、东北及北部,现有封土62座,其中27座分布在长安区境内,以东南的数量较多,规模较大,分布密集,排列有序,据史载,陪葬这有大司马车骑将军张安世、丞相丙吉、建章卫尉金安上、中山哀王刘竞等。


    绕行,攀之。


    我知道我乱爬帝陵是不对的,可是……可是已经有人在上面了。


    向南看去。空气质量太恐怖了。能见度不超过三百米,唉。


    向西北看去。诗云:“南登杜陵上,北望五陵间。秋水明落日,流光灭远山。”如果李白现在站在这里,纵使再豪放、再激情,估计也只能写点“飘飘仙气”聊以自慰了。


    向东。隐约看得到王皇后陵和几座陪葬墓。


    除了王皇后陵,杜陵南6.5公里处还有汉宣帝第一个皇后许平君的陵墓,比杜陵小,故称小陵。古代“小”与“少”通假,俗称“少陵”,因此后人把两陵之间的原称为“少陵原”或“杜陵原”。再后来,一位叫杜甫的公务员居住于此,自称“少陵野老”,世称“杜少陵”。用坟头为自己起别名,看来古代官员并不忌讳这些,但是当代官员偏要忌讳这个“陵”字,把好端端的“杨陵”更名为莫名其妙的“杨凌”,从此沦为笑话,也制造了不少的地名混乱。


    封土顶部。


    向东,穿过一片空地,即是王皇后陵。


    其实这里并不是空地,这里是“陕西飞飞航空运动俱乐部”。


    兼做射箭场地。


    为什么和刘病已相伴而眠的不是许平君?


    倒伏的国保碑。为什么不做成整体式的?


    阶梯状的封土。


    爬起来似乎不比杜陵容易。


    遥望杜陵。下面那个航空俱乐部难道就是让会员背着滑翔伞从这里起跳?


    在别人游记中看到陪葬墓也有独立的国保碑。可以说西安的文物部门立碑还是很勤的。此行不一一探访了。


    站在坟上看坟,那坟更比这坟高,还是很震撼的。


    下了封土,乱走,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杜陵之外了。再走回去看博物馆?明显不划算了,再说若被当成逃票的抓住,影响可不好。算了。


    挥别汉冢,眼前是去东伍村的乡野近路。那就看看明代藩王墓石刻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