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11-07

    〖嘉兴市〗文生修道院、天主教堂、三塔、马家浜遗址 - [足迹]




    嘉兴去过若干次,不过多为旅途中转,时间匆匆,看了些零碎的东西。鉴于照片不能白拍,这里把今年两次短暂嘉兴之行的东西放到一起,胡乱凑一篇先。


    南湖、壕股塔和烟雨楼。一直不明白,嘉兴一大会址不是艘船吗?那么国保保的到底是什么?难道是作为“见证者”的烟雨楼?总不会是那艘假船吧?


    这不是政治口号,这其实是景区宣传词……


    记得四年前第一次来嘉兴,就去了月河街。当时的月河街刚刚一期竣工,招商尚未完成,非常冷清,甚至为其未来担心。


    没想到如今居然盘活了。熙熙攘攘,店铺林立,逛之,感觉不错。


    江南古镇或历史街区的最大硬伤,十有八九是水。太污了。城市化和工业化所造成的水网碎片化和水道死水化,难道就真不不可逆了吗?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不管怎样,总比某些地方建假洋古董强。


    落帆亭。已列入大运河嘉兴段申遗预备名单。原为杉青闸旁一处供商客休憩用的小亭,后扩建为园林,今所见大部分为复建。


    用卫星地图制作街头示意图,不错的主意。若是来此探访文生修道院,可以很容易在上面找到包围老建筑的那一片绿荫。


    这次时隔四年重访文生修道院,主要是听说此处申了国七,并且入选希望很大,想看近况如何。


    没想到,居民倒是迁出了,但建了围墙,朝内窥去,宛若鬼屋。比有人住的时候更破败。


    对浙江的财力和古建修复水平还是有信心的,特别是一旦入选国保,银子应该就哗哗的了。只是担心走不出“要么自生自灭,要么修旧如新”的怪圈。


    小插曲一则。据2009年一篇名为《长期租住不肯搬离 文生修道院修缮遇阻》的新闻,“强行搬离工作比预想的顺利。执法人员敲两户租住户的房门,屋内却无人应答,两户租住户的人均不在租房内。“破门!”随着一声令下,执法人员先后将这两间房打开,随后早已就位的搬家公司工人,对屋内物品打包、装箱、搬走。”……壮哉,建议派遣这批执法人员赶赴钓fish岛执行打包任务,苏岩礁也行。


    双魁巷也迁走了居民,关上大门,升华为孤芳自赏之地。


    不得不感叹,浙江城市在城市细节和卫生保持上还是有一套的。


    让大家选择住处,恐怕都会果断选择上一张那种房子而不是这一张吧?秀州北弄石库门住宅,市保。其实打理一下还是很有韵味的,只是,不能太过分……大家猜猜它上个月被刷成什么颜色了?


    子城,省保,据说是浙江省“现存城墙上唯一的古城楼”。 应该是可以从北面的某医院住院部进去的。不过还是应该早日还古迹于市民为上。


    天主堂,和文生修道院一起捆绑了申国七。还是那副老样子。


    本人不是任何宗教信徒,甚至对某些宗教谈不上好感,但绝不会对宗教建筑文物漠不关心或者怀恨在心。我来这里,是把它当作一座纯粹的建筑来看的。


    “远东第三大教堂”,如今已坍圮了屋顶。


    旁边这栋神父楼倒是修复了,不知用途为何。


    想进建筑内部拍张仰视,不过看门的老人表示无能为力。


    老人还说,文物部门多次来考察,很快就要动工整修。不过我还是希望保持这种残垣断壁的模样,就像“大三巴牌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