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10-24

    〖西安市[长安区]〗香积寺善导塔 - [足迹]




    说到香积寺,咱也不能免俗,先引用首唐诗。“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王维在其诗篇《过香积寺》中如是说。其实我更感兴趣的为什么诗人都喜欢吹牛,以至于后人每每失望于现实与诗中场景的对比,这已经不是夸大其辞的问题了,很多时候完全就是无中生有。香积寺所在处哪里有什么“云峰”、“深山”、“泉声”、“危石”,分明就是一马平川嘛。于是乎有专家趁机声称王维笔下的“香积寺”实则汝州风穴寺。其实个人觉得,王诗佛只是假借名寺之名写写禅意,什么寺都无所谓,只不过当时第一个想起的符合平仄同时名字又好听的寺正好是香积寺,于是随手填进去了。


    行走在香积寺村不怎么养眼的水泥路,一路向西,首先看到的是香积寺围墙外的一座小塔——净业塔。


    净业塔,为方形五层楼阁式砖塔。净业(654-712),俗姓赵,祖籍甘肃天水。善导高足弟子,主持香积寺20余年。灵塔建于延和元年(712),一说建于开元十二年(724)。通高15.12米,底层边长4.5米。塔身底层面南辟券门,以上各层面南辟券龛。层间叠涩出檐,施菱角牙子。塔顶平砖攒尖,置宝瓶式塔刹。


    作为国保,居然成了流浪汉的陋室,并且多年来一直如此。不知我是该谴责文物部门呢,还是该谴责民政部门?


    香积寺,佛教净土宗祖庭。始建于唐永隆二年(681),宋太平兴国三年(978)改名开利寺,旋复旧名;历元、明、清渐趋荒圮,清同治年间毁于兵火。现寺院占地面积18460平方米,尚存善导塔、净业塔及清末建殿宇三间,另迁建子午镇城隍庙大殿五间,新建法堂三间、僧房十间。1979-1980年对善导塔进行全面维修。1980年5月曾举行善导大师圆寂1300周年大祭。


    毁掉关陇的同治回乱,以及毁掉江南的长毛之乱,官方居然能将它们定性为“起义”,想来也是件挑战正常人想象力的事情。


    经过一次次变故,香积寺终于一蹶不振,尽管重建了庭院,却始终没恢复元气。游客寥寥,香客几无。


    塔园外的小石塔。


    看上去似为旧物,可惜不知来由,网络上也无更多资料。


    复建的石灯幢很优美,只不过……很可能是东洋所赠。


    善导塔,为方形十三级密檐式砖塔。善导(613-681),俗姓朱,山东临淄人,被称为净土二祖。著有《阿弥陀经》数万卷,绘“净土变相”300余壁。其《观经四贴疏》于八世纪传入日本,日僧法然据此创立日本净土宗,广为流传。洛阳龙门石窟的卢舍那佛也是由善导大师监制。


    善导灵塔、供养塔均建于永隆二年(681),一说供养塔建于神龙二年(706)。现存为供养塔,原为方形十三级,今残存十一级,残高33米。


    底层边长9.5米,高约5.5米;以上各层高度骤减,层间叠涩出檐,施两排菱角牙子。


    塔壁仿木结构,每面均作三间,以砖隐出倚柱、阑额及斗拱,当心间辟券门,次间施朱绘直棱假窗。底层南门额刻“涅磐盛事”四字,系乾隆年间添置,善导塔基本属密檐式砖塔,同时又具有楼阁式特征,其建筑形式可称独特。


    “宗祖法然上人八百年大远忌记念碑”。善导大师著的《观经四帖疏》于八世纪传入日本,12世纪,日僧源空(法然上人)提出“偏依善导大师”口号,创立日本净土宗,广泛传播于日本,尊善导为祖师,奉香积寺为祖庭。 一九七八年,一九七九年,日本佛教协会先后两次派出访华团,前来朝拜山西玄中寺和西安香积寺,捐款二十万人民币作为修缮香积寺的费用。1980年5月14日善导大师圆寂1300周年之际,日本派遣了200多人的代表团来香积寺,中日两国僧众为善导大师举行了隆重的大法会。今寺内供奉的善导大师像、佛像、供桌、木鱼、灯笼等都是从日本运来的。


    “雁塔庭上樱花芳,香积寺内经声传”。中日宗教界的交流,在两国政经关系全面冰冻的今天,也只能起到些忆甜思苦,或者说帮助大家一起回忆盛唐话当年的作用,基本上不具有什么能动性了。


    惟我大师,乘愿再来,净土法门,应机宏开。——赵朴初《善导大师往生一千三百年纪念赞词》。


    贞玉大师之灵骨塔。


    香积堂上续洞大和尚行业碑。


    香积寺内除了善导塔,并没有更多值得一看的东西,总体来说若非爱塔人士,必然会失望而归。其实我们失去的何止是香积寺,我们失去的是整整一个时代,以及这个时代所一度带给这片土地的包容和自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