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10-13

    〖嘉兴市[海宁市]〗盐官海塘及海神庙 - [足迹]




    从杭州乘523路可直达海宁老盐仓。这天并无大潮,只是想顺路去看看海塘。其实在到达终点之前,海塘就早已在脚下了,因为523路的大部分路段就是开在海塘或者深埋于地下的海塘遗迹之上。这段以海塘为基础修建的公路即是著名的老杭沪公路,由杭海路(杭州城站—余杭外乔司)、外翁线(余杭外乔司—海宁翁家埠)、翁金线(海宁翁家埠—平湖金丝娘桥)三部分组成,其中杭海路、外翁线和翁金线老盐仓以西部分由于海岸线的变迁已经深居内陆,以东则保持了堤上公路和二线备塘的双重身份,与不远的一线海塘一起蜿蜒向东。我在想,修建于1932年老沪杭公路,作为我国第一条全线修通的跨省市干线国家公路,居然能原汁原味保存下来,大概将来某一天也能成为文物吧?


    今天是看不到回头潮的,否则也不会如此冷清。至于老盐仓为什么会形成回头潮,看看地图就明白了。这地方有条与钱塘江海水倒灌方向呈九十度角的拦河丁坝,从而造就了大潮撞墙的奇观。


    没有大潮,自然没必要花去盐官海塘,建议盐官海塘门票在平日打个折,专供我这样看堤不看潮的人士。话说长安段文保级别也太低了,为什么单单盐官段是国保?人家断断续续的余杭段好歹也是个省保了。


    海宁海塘位于海宁市境内,西起与余杭市交界的翁家埠,东至高阳山与海盐县的海塘相连,长53.6公里,塘面平均宽10米,占钱塘江北岸海塘总长的33.5%。其中临水的海塘自老盐仓至高阳山,长44.9公里;老盐仓向西至翁家埠段的8.7公里因塘外江涂围垦,已退居二线,东端尚有5.3公里的临水段为天然山体。海宁海塘沿途经过许村镇、长安镇、盐官镇、周王庙镇、丁桥镇、尖山新区(黄湾镇),沿线有占鳌塔、安澜塔等文保单位。其中以占鳌塔为中心,向东延伸500米、向西延伸600米的盐官海塘,俗称鱼鳞大石塘,2001年5月与海神庙一起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长安镇、丁桥镇段石塘于2010年8月公布为海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其余段均为文物点。


    海塘建筑有塘身、附土、土埝、界墙、坦水、护塘墙、丁坝、盘头等八种,其中塘身、附土、土埝及界墙结合为整体,其余则为护塘建筑。塘基用五米多长的粗木打成“排桩”、“马牙桩”和“梅花桩”。附塘筑坦水以维塘基,为竹篓碎石砌筑、块石砌筑和条石平砌。塘身下宽上窄,全部以整齐的上等长方形条石丁顺上叠,参差压缝,自下而上,垒石十八至二十三层不等。每块条石之间,用糯米浆和灰浆靠砌,再用铁锔扣榫,断面呈梯形。塘内以土壅固加厚陪筑土埝,以撑海塘。


    海塘始筑年代无考,相传肇作于汉,有文字记载的最早见于《新唐书·地理志》“盐官捍海塘堤长二百二十四里,开元元年(713)重筑”,此时为土堤。元代始造石囤木柜接叠,称石塘。明代用木柜竹络修筑,为柴塘。清代康熙《海宁县志》载:盐官海塘,唐代称“捍海塘”,一名“太平塘”,宋时名“海宴塘”,但在唐宋以前,沿海只有土塘。金元之世,方行柴塘、石塘之法。明时,改用木柜装碎石,垒叠成长堤,直至康熙五十七年(1718),始动议修筑石塘。现存海塘创始于清康熙,考检于雍正,大量修建于乾隆。宣统元年(1909)试改海宁、仁和一带柴塘为混凝土塘,因地基塌陷未成功。1914年在海宁创建靠砌、竖砌条石坦水。抗战胜利后,多次抢修。新中国成立后,以治隐固塘为本。2001年,国家投巨资进行标准海塘建设,在鱼鳞石塘外打水泥桩加固,二塘塘面进行改造。


    盐仓作为对接杭州的经济开发区,城建看上去不错,特别是相比一度辉煌过的旧县治盐官。稍作停留,然后乘海宁T106路去盐官。


    这堵墙够恶心。活生生把国保和文物点分开了。


    目测国保海塘和文物点海塘没什么区别啊,为什么如此不公?


    向东,隐约看到些观潮公园内的建筑,不过占鳌塔没有露头。


    向西,海塘从这里笔直延伸,尽头就是回头潮位置所在。


    是不是有些像鱼鳞呢?


    这就是建在二线备塘之上的老沪杭公路,不过盐官以外路段可没这么宽敞。


    接下来去看看海神庙。盐官诸文物,其实只有海神庙和安国寺经幢兴趣最浓。幸好盐官景区没有强迫游客买通票,12元的海神庙半价票,还是很合适的。


    海神庙是江南地区现存规模最大的敕建官式建筑遗存,始建于公元1730年,初建时约占地四十余亩,后屡毁屡建,现存建筑面积不及原来的1/3。与普通的寺庙不同的是,海神庙前没有莲池,取而代之的是护城河,跨河而过的是七级石桥,然后是由整块汉白玉精雕细刻的石坊和石狮,接下来是规整的中轴线,俨然微缩版紫禁城。正因如此,当地人对它的称呼是“庙宫”。


    海神庙坐北朝南,门前东西向有两座三间五楼式仿木构汉白玉石牌坊。西面牌坊两面坊额上分别镌刻“作镇南邦”与“仁智长宁”,东面牌坊则刻有“雨阳时若”与“保厘东海”,为清代书法家陈邦彦撰书。额坊雕饰卷草夔龙纹与变形夔龙纹,四柱饰以云气纹。


    雨水打湿的汉白玉最有感觉了。海神庙配海潮纹,那就更应景了。


    大门左前方的抱小狮牡狮。


    大门右前方的弄绣球牝狮。


    山门。


    海潮纹抱鼓石。


    仪门。


    仪门内为陈列馆,正中是极盛时的海神庙复原模型。


    若不是文革时作为仓库,恐怕也保存不到今天啊。


    另陈设有若干旧构件。1992年,盐官文保所对海神庙进行修缮,在清理地基的时候发现了很多海神庙的建筑构件。然而,其中的一块琉璃瓦上却赫然印着两行字:“雍正八年,琉璃窑造,斋戒宫用”。不过好像没有看到。


    穿过仪门即是正殿。正殿为重檐歇山顶式仿宫廷建筑,檐下一圈廊柱承托,五楹陛四出七级,正脊上书“保厘东海”,居中为双龙戏珠。


    似庙非庙,似宫非宫。


    尽管空间相比初建时已大为局促,不过气场还是胜过其他江南大小庙宇。


    特别是须弥座和汉白玉栏板。


    用的是方柱。


    仰视斗拱与额坊间的彩绘。


    “澄澜保障”御匾。


    方柱与圆柱的不同柱础。


    正殿内左祀化身钱塘潮神的伍子胥,右祀建堤射潮的吴越王钱镠。不过居中这位“宁民显佑浙海之神”,却多少有些来历不明。雍正为何要在离京城数千里之外的钱塘江建如此不伦不类的海神庙?好吧,上野史。《清朝野史大观》载,乾隆是海宁旺族陈阁老陈元龙之子,雍正以女换陈阁老之男,此男后成为乾隆。乾隆知道身世后,在海宁建造此庙,供奉在有生之年不能相认的双亲。那么证据呢?比如,乾隆六下江南四次都驻跸海宁陈家,并为陈家题有“双清(海宁话同“双亲”)草堂”和“躬劳著训”等亲笔匾,等等。当然,这一野史能够发扬光大,还是要感谢海宁人查良镛的小说。


    接下来是御碑亭。


    南北两面分别是乾隆《御制阅海塘纪》和雍正《御制浙江海神庙碑文》。


    如果野史非真,那么只能说明,这两位真的比较重视水利,而已。


    又见海潮纹。


    在无人的庙内留连,直至天公作雨,不得不归。


    和浙海之神相比,其实龙王才是中国的海神兼雨神。雨水和海水是相通的。雨中的海神庙,自然比晴日中更加有味道。


    只是很不情愿在雨中拍照,况且雨还不小,于是盐官的文物探访计划只能终止,幸亏先把经幢看了。除了三项四处国保,盐官大大小小的文物还是很多的,来年若是有机会来观潮,再一并补上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