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9-23

    〖杭州市[临安市]〗临安吴越国王陵之钱缪墓 - [足迹]




    在老余杭国道口拦598路去临安,6元。站在汽车东站前,功臣塔那是非常惹眼啊。记得五年前来临安测绘实习,还没下车就被惊艳到了,当时尚不懂文保级别,但非常确信这塔一定不普通。只是那段时间气温天天40度,爬山这种自虐的事情只能作罢。一别五年,临安两处古迹也就成了我一直念念不忘之地。


    此次终于重访临安,先去钱缪墓看看。临安城市骨架不大,功臣塔和钱缪墓之间可以通过步行来往,倒也方便。


    衣锦井。1997年钱王陵扩建时发现,为吴越国时期驻守临安衣锦营部队生活区水之用,井口石质和雷峰塔地宫封口石质相同,井台有排水沟道遗存。


    钱其琛所题“钱武肃王陵”牌坊。想来钱缪后代真是人才辈出啊,且不说文界钱穆、钱钟书,科学界钱学森、钱三强、钱伟长,诺贝尔奖得主钱永健,朝中也有人啊。看过网上流传的《武肃王遗训》和《钱氏家训》,虽是钱家后人伪作,但至少能看得出钱家对对教育的重视。


    临安吴越国王陵为五代(907-960)吴越国陵墓,包括太祖武肃王钱缪墓,钱缪父母钱宽、水邱氏夫妇墓(由于钱宽被追封英显王,所以也算王陵),世宗文穆王钱元瓘的恭穆夫人(钱元瓘共三正房,分别为马氏恭穆夫人、吴氏恭懿夫人、许氏仁惠夫人)马氏墓(康陵),以及恭懿夫人、吴越国末代君主忠懿王钱弘俶(钱俶)之母吴汉月墓。顺便说下,钱元瓘墓和成宗忠献王钱弘佐(仁惠夫人许氏所生)墓与吴汉月墓相距不远,均在杭州八卦田西的钱王山。不过应该没多少文物价值了,前者只是市文物点,后者仅存遗址。忠逊王钱弘倧和忠懿王钱弘俶皆无庙号,钱弘倧墓据说在绍兴秦望山,至于钱弘俶墓,一说在孟津邙山,一说在温州苍南,至今无解。


    1997年钱王陵扩建,发现了几件真古董,都安置在景点大门之外。旗杆基石。


    文臣?


    回望牌坊,对面是开发中的楼盘。住在王陵对面,真是……突然意识到,这钱缪墓应该是唯一的坐落在市中心的帝王陵了吧?再想想……呃,其实本朝太祖陵也可以算一个。


    獬豸?


    埋在土里面再腐蚀个两百年,就成太湖石了。


    之前在网上查资料,得知钱缪墓门票30元,老实说有些贵。不过当我手中攥着钞票站在大门前四周张望,却并没有发现售票处,也没人检票。看来是免费了?不错。


    先来张钱王陵游览示意图。


    很冷清的样子。也好。很多时候,“冷清”和“肃穆”是同义词。


    2010年3月才发现的钱缪墓神道墓表,太湖石质,高5.28米,底座呈正方形,柱干六面形,最大围径187厘米,自下而上逐渐收分,正立面高浮雕云龙。


    被腐蚀成这样了。这里的水质严重偏酸性啊。


    石像生残件,同样发现于2010年3月。


    新建的钱王祠。当然和西湖边那个不能比。


    不过也感叹:作为国王,被治下百姓自发立祠纪念,算是国王中的成功者了。


    正是钱缪及其子孙的励精图治,让“苏杭”变成了“天堂”,特别是把杭州建成了“东南第一州”、“地上天宫”。若不是这经济基础,恐怕后来南宋之行在所也不会定在杭州吧?毕竟皇帝也想呆在个安逸的地方。另外,大家都知道“钱王射潮”的故事吧?潮水当然不是射退的,是“钱氏捍海塘”拦下的,所以后来人们干脆把“之江”改叫做“钱塘”江了。


    不得不说的是,著名的“西湖四塔”,即宝石山上的保俶塔、月轮山上的六和塔、南屏山的雷峰塔和闸口白塔,也都建造于吴越国时期。还有飞来峰青林洞的三尊造像,烟霞洞的十六尊罗汉石刻,玉皇山慈云岭的观音、弥陀、大势至摩崖石龛及灵隐天王殿的经幢等等。


    这封土堆就是钱王墓了。


    当代复建的石像生感觉太写实,少了些沧桑感。


    “唐故天下兵马都元帅尚父守尚书令兼中书令吴越国王谥武肃钱王之墓”。


    好一个“天下兵马都元帅”!史臣曰:自唐末乱离,海内分割,荆、湖、江、浙,各据一方,翼子诒孙,多历年,命王师以遄征,一矢不亡,二方俱服。遂使瑶琨筱簜,咸遵作贡之文;江、汉、雎、章,尽鼓朝宗之浪。夫如是者何也?盖属大统有归,人寰允洽故也。惟钱氏之守杭、越,逾八十年,盖事大勤王之节,与荆楚、湖湘不侔矣。我曰:挂武将之名,行和平之事,无怪乎为吴越百姓所怀念也。


    当代石刻也不乏优秀作品。不知怎么,看起来很心酸,是在隐喻被新三座大山压得不堪重负的当代国人吗?


    再没什么可看了,爬爬山吧。论看点,还是钱宽水邱氏墓和康陵的天文图和秘色瓷更吸引人,可惜这回无缘一见啊。


    登上太庙山顶。


    功臣塔又在诱惑我了。


    好吧,转进功臣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