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6-11

    〖福建行-12〗晋江:施氏大宗祠、靖海侯府、衙口海滩 - [足迹]

    却说上回从宝盖山顶看罢石塔一路疾走下山,三公里之后,渐觉脚底隐隐作痛,看来咱不是玩竞走的料。此时正好一辆摩的经过,于是果断拦下,十元十分钟即到达衙口村。


    村中心这座广场叫做施琅广场,广场北侧两座古厝正是施氏大宗祠和靖海侯府。


    施琅故宅、靖海侯府、施氏大宗祠、施琅墓和施琅神道碑共同组成了国保单位“施琅宅、祠和墓”。关于施琅此人,一向争议颇多。施琅究竟是爱国英雄还是叛国汉奸,恐怕先要从郑氏降清究竟是中国灭亡还是中国统一论起。其逻辑死结在于,如果国土较大的政权甲占领了国土较小的政权乙,对于政权乙的人民来说,到底是亡国了,还是领土扩张了?张煌言、史可法、阎应元、李定国、黄淳耀、黄道周、何腾蛟、秦良玉、郑成功们是不是应该重新定性为阻挠国家统一的顽固民族主义分子?一度定都关内并自称“元朝”的大蒙古帝国到底是不是“我们最阔气的时代”?这一切早显然已经超出我等小民的智商和情商范围。


    当然,官方怎么想,自有官方的道理。“统战”——我的眼里浮现两个熠熠生辉大字。


    两厝之间的小巷,看上去很新,不过看腻了江南风情,换种闽南口味,还是觉得很有调调的。


    先来张衙口导览图。


    衙口施氏大宗祠,亦名浔海施氏大宗祠、浔江施氏大宗祠,始建于明崇祯庚辰年(1640),清顺治辛丑年(1661)毁于沿海迁界。康熙二十二年(1683)施琅统一台湾,翌年清廷展界,居民回迁。迨康熙二十六年(1687),施琅于故址重建之。


    大门关着,没能进入。当时还没有制定后来所谓的“门关则敲,无应则喊,人来则赖,不妙则闪”的十六字方针。


    施氏大宗祠坐北朝南,系五开间三进带护厝,前设石庭,后附花园,系典型闽南硬歇山顶皇宫式建筑,整座为抬梁式与穿斗式相结合木构架。中轴线由照墙、前埕、大门、中埕、前厅、后埕、后厅组成,左右有两廊,左边有火巷隔开,还有一列厢房。占地面积两千余平方米,总建筑面积有1740多平方米。


    透过漏窗向内看去。


    康熙赐给施琅次子施世纶的“天下第一清官”牌匾。施世纶,历任扬州知府、江宁知府、漕运总督等职,为官清廉,勤于民事,据说可与宋包拯、明海瑞相提并论。


    火巷,可以看出整个建筑群渐次升高的地势。


    宗祠西侧隔巷并列的就是施琅故居——靖海侯府。


    施琅在平定台湾之后,后受朝廷封赏,返乡大兴土木重建祠堂,并建造家庙、侯府、都衙、东衙、西衙等8座相毗连的庞大官邸,靖海侯府即是建筑群之核心。


    靖海侯府建于清朝初年,成于康熙28年(1689),原为三落(现存二落)双护厝大型建筑,墙体大多采用“出砖入石”和“一斗一卧”。砖石木结构,硬山顶,三进五开间,左右护厝,前埕围墙,总面积2560平方米。


    靖海侯府示意图。满眼皆是“天井”二字。


    其实如果刨去民族大义不谈,将施琅仅仅看作军事将领的话,那么他显然是一位杰出将领,这一点还是毋庸置疑的。


    只不过,历史上同样信奉“良臣择主而侍”并且或文治武功或一表人才的另一些人,会不会嫉妒施琅大将军呢?


    回头看去。“绩光铜柱”四字,得名于漳泉古道上的“绩光铜柱坊”。“绩光铜柱坊”是厦门地区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清代石牌坊,建于康熙五十六年(1717)。


    “勋德齐班马范曹”。


    “忠勇性成”。匾额之下的施琅将军石像是纪念馆的“镇馆之宝”。


    “靖海侯施公祠藏像故址”石碑,原在泉州东岳山。


    残碑,应是施氏后人所立。


    又一块“天下第一清官”匾。


    纪念馆内展出的物品。


    “出砖入石”——闽南建筑给我印象最深的细节。


    据说由于清初多年战乱与迁界,闽南沿海村庄尽遭破坏,一度成为无人区。平台后,海禁开放,沿海居民就地取材,利用废墟上的杂石和砖瓦作建筑材料,以相间堆叠、砌筑的方式重建家园,这便是“出砖入石”的来历。


    施琅起居室。


    施仕伦起居室。


    没看过《施公案》。中国百姓总是把社会公正的实现寄托于“清官”的横空出世,甚至不惜将历史人物小说化,虚构出一个又一个包青天、海青天、施青天……甚至活人也能被捧成“青天”。终于,最新的一位青天——“薄青天”倒台了,希望替代他的,是千千万万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公民,而不是真真假假的主旋律“青天”们。


    最后一进天井。


    离开靖海侯府,在附近的巷子中逛逛。


    与晋江大多数村庄一样,衙口的先民来自河南,施姓人口占绝大多数。古时,衙口亦称南浔,因乡里南面有一古港(阳溪入海口)而得名,亦称浔江、浔海。康熙二十二年(1683),施琅将军平复台湾后,沿海复界,居民回迁。施琅及随征族人因功受朝延封赏,兴建西衙等八座毗连的庞大官邸,并且铺设宽敞的石庭,俗称“府衙”。是时周围五乡十里的居民大都往府衙门口进行集市贸易。从此“衙口”作为集市名,很快就被叫开,同时乡里因集市而闻名,以至“南浔”这一乡名终被“衙口”所代替。


    石质房子。


    木质廊棚。


    这样的组合还是第一次看到。


    这石窗让我想起姑嫂塔。


    继续向前,渐渐热闹起来。


    不见阳光的商业街。


    绕了一圈,又绕回施琅广场。广场南侧的池塘,是施琅后人所捐建。


    据说为了建这广场,拆除了几十户民居。


    步行至两座国保身后。


    村子里不少基础设施都是华侨所捐建。


    定光庵。


    南侨中学。


    沿施连登路一路向东,过这下穿通道,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深沪湾的沙滩,远比我想象中开阔。


    相比上海那些收费的所谓“碧海金沙”们,深沪湾居然免费。不得不感叹资源的稀缺性对定价权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


    在这片无人的沙滩上,每留下一个脚印,都会有罪恶之感,仿佛是在一件无暇的艺术品之上肆意涂鸦。


    然而我还是忍不住想留下些什么。


    其实这片海滩还是不简单的。深沪湾不仅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还是“国家地质公园”。如果从这里沿海滩向南3公里,在土地寮一带低潮区的潮滩上,退潮时可见分布约1平方千米的古森林(松科油松植物,C14同位素年龄为7500年左右)遗迹和距今9000多年的牡蛎礁。它们与不远的古泻湖(龙湖、虺湖)一起,都是研究中国东南沿海乃至全球晚更新世以来海平面升降、地壳变动及古气候变化的重要证据。此外,公园内保留有沙质海岸、红土海岸及基岩海岸等多种类型的海岸地貌景观,一系列沙质优良、坡度适宜的弧形海湾与基岩岬角相间出现,别具一格。如果时间充裕,真想沿沙滩悠闲的走一天。没能看到海底古森林,真是遗憾!


    今天的行程,只能终止于这座标志性的施琅雕像了。


    这座雕像建成于2003年,高16.83米,象征施琅1683年率部统一台湾。


    大将军雕塑果然气势不凡。


    只是不知海峡的另一面,“统一”是不是早已沦为大将军的一厢情愿?


    深沪湾北岸的永宁镇,在雾气中若隐若现。那里有一座小村子,叫做西岑村。清朝年间,一位姓施的人家离开西岑村东渡台湾鹿港,后来这家人出了一位叫施振荣的,他创立了宏碁,被称为“台湾IT教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