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6-09

    〖绍兴市[绍兴县]〗徐渭墓、王守仁墓 - [足迹]

    如果本文的题目更名为“徐文长墓、王阳明墓”,估计点进来看的人会多一些。研究了下国保名单里的人名,发现有的用名(王守仁)、有的用字(陈英士),有的用号(齐白石),有的用化名(孙中山),有的用笔名(鲁迅),有的用俗称(阿炳),有的则只称呼其官衔(毛主席),很不统一,应该是采用了知名度优先的原则。不过本文提到的这两位,其字号的知名度在民间更高,文物部门却使用严谨的姓名立碑,我想这也是他们的归葬地门庭冷落的原因之一。不管怎样,这两位明代牛人我就不介绍了。即使你并不是历史控,哪怕只是看过《明朝那些事儿》这种大众读物,对于这两位肯定会留下些印象。


    顺着印山越国王陵正门前的小路向西走大约三四百米就是徐渭墓。顺便说句,这水塘实际上就是印山越国王陵的隍壕。


    由于道路狭窄,树木茂盛,“徐渭墓园”的入口只有走进了才能看到。


    这寒酸版“神道”,不就是徐文长漫长、曲折、辛酸人生的真实写照吗?


    进入院子时,看门的老人会让你买票,只要你说自己从越国王陵过来就行了。


    院子里树木茂盛,光影斑驳,面积不大,蚊虫不少。很容易就能看到片稍大的开阔地,这里是徐氏家族墓地。


    徐渭父亲徐鏓之墓。墓碑上的《徐大夫迁墓记》是徐渭亲自所撰写。


    徐渭的两位兄长徐淮、徐潞和两个儿子徐枚、徐杜之墓。


    “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徐渭晚年贫病交加,所以死后才会被草葬于木栅徐氏坟茔。与亲人作伴,也算是个很好的归宿。


    徐渭纪念馆没有开门,本准备直接找看门老人开门,不过想来应该和青藤书屋里展出的东西差不太多,便也作罢。“一腔肝胆忧天下,满腹经纬传古今”,这副对联已经很好的概括了徐渭的一生。


    庭院边的碑刻走廊。


    绕过一片竹林,走在这卵石小径上。穿透林荫的几束阳光,正好洒落在徐渭墓前。


    现在看到的“明徐文长先生墓”是1989年重修的,几个字是沙孟海所书。不用说您都能猜到徐渭墓毁于何时。


    这位“明代三大才子”可不是吹出来的。且不说“兰陵笑笑生”是否真的是这位才子的笔名,即使他不是长篇小说家,那么也完全可以算作短篇小说家……的主角。能和徐文长比智慧故事数量的,恐怕也就只有阿凡提了。


    作别印山越国王陵景区,继续向西暴走,周围是茶园和林场,但是不见一个人影。


    穿过兰亭村后是一个丁字路口,路口对面就是兰亭景区大门。不过此行不去兰亭,继续向南2.5公里。王守仁墓就位于花街村以东的鲜虾山南坡。


    这里提醒大家一句,千万不要被这个指向牌所欺骗。这是唯一的指向牌,却是完全错误的,箭头往回指,但是你一定要继续向前。我猜这是当地人的玩笑,告诉你什么是“知行合一”,所谓“知”,指向牌的箭头也,所谓“行”,自己的双腿也,以知代行,诚不可也。


    就是这里了,仙暇山庄。“仙暇”显然就是“鲜虾山”的文雅写法。


    奇怪的是,“山庄”内有山无庄,成了外来打工人员的暂住地,看上去就像这个城市被遗忘的边缘角落。


    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有一座圣贤之墓?是不是我走错了?带着怀疑一步步向前移动,终于在一个拐弯之后,看到了这幅令人心寒的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