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5-31

    〖绍兴市〗吕府、谢公桥、王阳明故居遗址 - [足迹]

    绍兴曝光率最低的国保,毫无疑问是吕府。吕府目前并不是对外开放的旅游景点,看到铁门紧闭,本已有放弃之打算,谁知铁门突然打开,原来是管理人员出来买东西,这才给了我靠学生证、靠嘴皮、靠憨笑得以进入的难得机会。


    吕府是江南最大的明代官式做法住宅群,为明嘉靖年间太子太保兼文渊阁大学士吕夲的行府。吕夲(1503—1587),字汝立,号南渠,又号期斋,明代余姚人,嘉靖十一年(1532)进士,嘉靖三十三年(1554)官拜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从一品。吕府位于新河弄169号,东起万安桥,西至谢公桥,南临新河弄,北接大有仓,东西长167米,南北宽117米,约合30亩,现尚存明代原构建筑6200平方米。建筑分三条纵轴线、五条横轴线布置,中纵轴排列轿厅、正厅、中厅、后厅、座楼五座,东西纵轴各排列牌楼,前厅、中厅、后厅、座楼四座。南向共有十三座厅堂,故又称“吕府十三厅”。建筑群南、西、北三面环水,内设两条南北向“水弄”和一条东西向的“马弄”。其正厅永恩堂七开间,用七架梁,直梁体系,是江南最大的厅堂。


    轿厅早已不存,仅残存阶条石。进入大门,首先看到正厅门楼。吕府每座院落皆用高墙环围,围墙正中辟门,建有门楼,这是正中第一座。


    院子里堆放着退休的各级文保碑,省保“吕府”和“秋瑾烈士纪念碑”很熟悉,不过市保“鲍氏小洋房”从未听说过。


    跨过门楼即是永恩堂。永恩堂原为正厅,吕夲死后改作祠堂,是吕府主要的建筑,面宽36.50米,进深17米,共分7间。


    前廊梁架上的彩绘。


    两块匾:“永恩堂”和“齿德并茂”。


    这“齿德并茂”匾额,乃是明万历十一年(1583)神宗皇帝所赐,其落款为“万历十一年岁次癸未七月吉旦立”,因此可知吕府建于明万历十一年(1583)之前。


    相比我之前看到的其它江南明代厅堂如綵衣堂,永恩堂梁架更为硕大,亦无过多雕刻装饰,加之厅堂内部空无一物,那种身居其中的震撼感是照片所无法表现的。


    永恩堂共享柱五十根,全部采用圆柱,上细下粗,收分明显。屋架采用抬梁与穿斗相结合的方式,明间东西两缝为抬梁式,没有墙壁隔断,通作一间;其它各间各缝为穿斗式,但并非每根檩子都用落地长柱荷载,有些檩子用瓜柱承托,实际也是抬梁和穿斗相结合的方式,都用隔墙。这就形成了三明四暗的格局。


    明代彩绘。


    回看门楼。


    东侧次间成了杂物库房。


    西侧次间则比较空旷。


    不知来自何处的木雕构件。


    永恩堂身后,这门楼应该是通向中厅的,不过看情况,只有正厅属于文物部门直接掌控之中。


    36.5米长的前廊。


    两侧的房屋不知是否明构?


    屋脊。


    回到新河畔。


    这种打水、洗菜也淋不到雨的设计,比其它水乡的临水建筑高明得多,不过如果水质不好,气味也会很容易冲进屋里。


    新河被这“天官府第”照壁拦腰成了断头河,好在没有被完全填平,也算是为吕府保住了些风水。


    吕府向西几十步,新河和西小河的交界处,顺便看看谢公桥——省保“绍兴古桥群”的新成员。谢公桥始传说建于后晋(936-946),清康熙四年(1685)重修。宋《嘉泰会稽志》载:“谢公桥在新河坊,以太守谢公所置,故名”。


    谢公桥为单孔七边形石拱桥,长28.5米,净跨8米,桥基采用双层基石,桥栏桥顶部份窄桥脚部份宽,桥面呈八字形,顶部净宽2.95米。拱石每块都有刻字及莲花座图案,刻字的百分之八十都为修桥捐款人姓名,似乎与佛等有关。桥下有块正方龙门石上刻有龙形浮雕,栩栩如生。


    只见绿色不见桥啊。


    站在桥上向北看。


    寥寥几笔,却为这古桥增加了不少生气。


    附近一带的老建筑墙面上,多是这样的绘画,与建筑本身的素雅色彩很融洽。


    新河弄历史街区是绍兴七大历史街区之一,沿西小河向北走走。


    这一段廊棚比较原汁原味。


    回看谢公桥。


    住这样的房子,完全就是享受生活啊。


    个人觉得大红灯笼很不和谐。


    远望府山。


    继续向北,河对岸是几株东倒西歪的树,似乎到尽头了。


    折返,顺便休息休息。


    在小巷弄中穿梭,回到吕府正厅身旁。


    从另一侧看中厅门楼。


    刚才差点忘了吕府其实是一个建筑群,文物部门圈起来的只是一小部分,所以回来继续探寻。根据网上的说法,目前居住在吕府尚有298户人家,着实不是个小数字。


    这个显然就是中厅,可惜已被分割改造,只有檐下的木雕依稀显露出大家风范。


    从狭窄的通道走过中厅,往回看去,这个应该是后厅的门楼。


    那么这空地就是后厅遗址所在了。如今成了健身点,几乎看不到旧时建筑的痕迹。


    这位取信的老大爷听说我是来参观吕府的,有些激动,带我参观了吕府最后一进——座楼。


    在吕府建筑群中,三条轴线的最后一进都是这样的两层建筑。和中厅一样,座楼的现状也让人担忧,不仅加盖了建筑,门窗都被换过了。


    内部是人家家里,这里就不放照片了。其实住在国保之中并不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出于舒适、保暖、防漏雨或是其它什么原因,每一间老宅在被分割成多个小房间之后,又各自加上了小屋顶,降低高度,自成体系,感觉就像厅堂之中的棚户。破落的古建,拮据的生活,亲眼所见,更让我相信腾空居民——前提是妥善安置——于文物于居民都是双赢的。


    据说几十年前一场台风,将吕府的后围墙吹倒了一米多。


    一口古井。


    出门时老大爷一再提醒我不要忘了看后面的大水池。本以为是吕府的附属建筑,后来查了信息,原来这水池叫做王衙池,是原王阳明府第内的的观赏池兼消防池。王阳明府第建于明代嘉靖初年,范围东起王衙弄,南至新河弄,北接上大路,西临西小河,人称“伯府”,其府第建筑以高大宽敞为特色,其大厅(又名伯府大厅)的梁架均用楠木,民间有“吕府十三厅,不及伯府一个厅”之说,可见规模之巨大。太平天国时,伯府大厅被拆毁运走木材,伯府其它部分则惨遭焚毁,仅剩下石门框、饮酒亭、观象台、王衙池等遗迹。话说这太平军,和心学有仇吗?


    吕府与伯府,被这栋三层的公寓楼给隔断了。


    “王阳明故居遗址”的保护牌,挂在这座看上去很普通的民居大门上。


    回到吕府建筑群之中。这条贯通南北的长弄,俗称“水弄”,是吕府三轴线之间的道路。


    “马弄”,东西贯穿吕府三条轴线,位于正厅与中厅之间。


    “马弄”西尽头的石门框。


    看位置,应当是吕府西轴线的尚存建筑。


    这座应该也是。


    看新闻,已经有媒体呼吁将阳明故宅和吕府打造成第二个“鲁迅故里”,如果被绍兴市政府采纳的话,希望不要增建什么假古董,毕竟失去的已经失去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