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5-21

    〖杭州市[萧山区]〗湘湖、跨湖桥遗址、越王城遗址 - [足迹]

    翻开任何一本字典,“湘”字的解释都与湖南有关,不过“湘湖”却是在杭州萧山。从闹市区出发,环绕湘湖的K707路旅游专线大概是萧山唯一的一元空调车,车里的屏幕不断播放着湘湖旅游宣传片,司机也是清一色女性,足见地方政府推介湘湖之用心良苦。据方志记载,早在四千多年前,钱江南岸已经有湘湖存在,后来逐渐淤塞成为低洼水田,直到北宋政和二年(1112),名臣杨时出任萧山县令,“以山为界,筑土为塘”,将此地开辟成人工水库,以调节旱涝,灌溉农田。湖原名“西附湖”,由于“山秀而疏,水澄而深……”时人以为其清丽可比湖南境内的潇水、湘水,因而取名为湘湖。明人张岱在《西湖梦寻》一书中提到他的弟弟曾把西湖比为美人,把湘湖比为隐士,而张岱则把西湖比为曲中名妓,把湘湖比作处子。其实,“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湘湖被误解了,她不是处子,她是浙江的母亲,她已经静静的沉睡了八千年。


    此次我来到湘湖,正是来寻觅沉睡在湘湖湖底的跨湖桥文化。


    跨湖桥遗址是浙江省境内最早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比河姆渡文化早一千年,2001年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04年“跨湖桥文化”被正式命名,2006年入选第六批国保。


    跨湖桥遗址博物馆即建于湘湖之畔的遗址原址之上。


    跨湖桥人生活场景复原。跨湖桥文明从诞生到消亡,都与气候变化密不可分。在全新世早期,地球曾发生过一次间歇性降温,东亚低纬度地区出现了干旱状态。人类为了更好地生存,被迫向水源更为充沛的下游转移。跨湖桥文明由此在古湘湖沿岸产生并持续了千年之久。此后,由于受到全新世大暖期的影响,海平面持续上升,正是海侵直接导致了跨湖桥遗址的淹没和毁弃。


    南中国地区最早的家猪。家猪与野猪的不同,下颌骨的缩短而导致的牙齿排列混乱是最重要的判据。


    随着2005年金华浦江县上山遗址万年栽培稻遗存的横空出世,长江下游地区最早栽培稻的桂冠已经不属于跨湖桥了。


    带卯孔的木构件和独木梯。


    骨针。


    玉璜。


    在环杭州湾这片不大的平原之上,先后出现了跨湖桥、河姆渡、马家浜、崧泽和良渚几种不同的文化类型。跨湖桥遗址的发现,打破了浙江新石器时代的河姆渡文化、马家浜文化两分体系,建立起区域文化的多元格局。


    黑光陶罐,目前已知最早的陶釉制品。


    江南地区最早的席状编织物。


    南中国地区最早的彩陶。注意中间这块太阳纹彩陶片。


    陶纺轮。跨湖桥人已开始用水平式踞织机进行原始的纺织。


    中国最早的甑。


    世界上最早的漆弓,原件现藏于浙江省博物馆。


    博物馆的厕所是不错的观景点。从厕所向外看,金色的水上飞碟即是遗址展示区。


    下到位于湘湖水下6.5米的遗址厅,“萧山八千年”标语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萧山对杭州并没有太大的归属感。


    差点把蜡像当活人了。


    恒湿的玻璃房内即是2002年出土的迄今世界所发现的最早的独木舟。经碳十四法测定,距今7000~8000年。


    独木舟残长约560厘米,宽53厘米,东北端保存基本完整,船头上翘,宽约29厘米,舟体厚度在2~3厘米之间。该独木舟是用整棵马尾松采用火焦法制作,出土时还在周围发现桩架结构、木桨、石锛、编织物等大量相关遗迹和遗物。


    木材纹理。


    绕过玻璃房,再拍一张。


    回到地面,在游船码头拍张博物馆全貌。


    离开跨湖桥遗址,站在令遗址得名的跨湖桥之上。


    沿湘湖西岸北行。


    仙人桥。


    湖边湿地。


    莲池与亭台。


    另一座跨湖的长桥。


    湘湖景区游船游览图。


    来到城山广场。“城山怀古”牌坊身后,正是越王城山。


    越王城山海拔128米,是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屯兵抗吴之地,故名越王城,又名越王台。越王城山是目前我国保存最完好的春秋末期城堡遗址,曾出土石刀、石锛、印纹硬陶、原始青瓷等文物,证实为春秋末至战国时期的文化遗存。


    海某怎么还不退休?


    越王城遗址是省保,入口处的这段城墙显然是新建的,上山寻古,却什么遗址都没看到。


    抄一段简介:越王城山山顶中间低四周高,高处是一条长1090米的城墙,筑于峻峭的绝壁上,外陡内缓。山顶是一个盆地,2万平方米,是越军屯兵处。越王城山素有“周朝胜迹,越代名山”之称。


    城墙在哪?难道回填了?或者我走错了路?


    好在山巅风光无限,俯瞰一下湘湖全貌,也算是付出汗水的收获。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五千五百年的时间差,在这里看去不过就是层若隐若现的薄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