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5-13

    〖苏州市[常熟市]〗彩衣堂、仲雍墓、言子墓和铁琴铜剑楼 - [足迹]

    时隔两年重访常熟,为了尽量降低成本,采取了经由嘉定、太仓的公交联运方式,倘若刷上海公交卡并且合理中转,沪常路费可最低降至22.6元。到达常熟时已经十点,抓紧时间,先从状元坊内的翁同龢故居逛起。


    翁同龢故居即彩衣堂,门票20元,学生半价。彩衣堂是明清苏式建筑和彩绘的重要遗物,坐北朝南,占地约4620平方米,今存大小房屋90余间,可分为东、中、西三路,其中中路为主轴线,西路为古玩市场。


    彩衣堂初名“森桂堂”,为常熟大族桑瑾于明成化、弘治间所建,后数易其主。清道光十三年(1833)始归翁同龢父亲翁心存所有。翁同龢虽出生在帝都,但四岁便回老家居住于此,咸丰六年(1856)考中状元,入京供职,后成为两代帝师,历任户部侍郎、都察院左都御史,刑部、工部、户部尚书、总理衙门大臣。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近七旬的翁同龢被慈禧撤职,再度回到家乡常熟,在清末的忧患中度过余生,葬于虞山鹁鸽峰山麓。


    过了门厅和轿厅即是(狭义的)彩衣堂,取二十四孝中老莱子彩衣娱亲之意,因为此宅本就是翁同龢之父买下作为孝养母亲之所。


    砖雕门楼,上镌“源远流长”四字,下砌“辞亲赴考”、“衣锦还乡”带状砖雕组画。


    进入堂内,隐约看得见梁额上的彩绘,据说彩衣堂之所以入选国保,乃是缘于这些彩绘而不是翁同龢的名声。可惜由于色彩暗淡,难以辨识出内容。


    这“彩衣堂”匾额,系道光十五年(1835)江苏巡抚陈銮所书。


    让我想起张溥宅第的官帽厅,显然这里的雕工更精细一些。


    粗壮的用料,大气的明朝。


    后堂楼在主厅彩衣堂之后,楼分上下两层,原为翁氏女眷居住之处。


    一层现辟为“中国维新第一导师——翁同龢”展览。


    这看上去崭新的手杖果真是原件?


    登上二楼,俯瞰彩衣堂及其身后院落。其实我更感兴趣的是屋顶上怎么会长出仙人掌。


    小猫还不会走路,一动不动跟毛绒玩具似的。


    继续向前是双桂轩。


    这角落怎么越看越眼熟呢?


    真想悠闲的坐上一下午啊!


    轩内是翁氏一门书法馆。


    最后两进是常熟状元历史博物馆。


    看罢展览,印象最深的是居然有位清代的状元生卒年不详,这状元当的悲催啊。


    东路的汤夫人和陆氏妾墓碑,系1990年建馆时在故居中挖掘而出。


    过了这道月亮门就是西路。


    西路是人头攒动的古玩市场,显然已经是收费范围以外。如果逆向而行是否可以逃票?


    前往与彩衣堂相距不远的另一处国保——赵用贤宅。赵用贤宅现为虞山派古琴艺术馆,位于南赵弄10号。


    没找到任何标识,也没有文保牌,更可气的是,居然大门紧闭。


    问了周围的居民,说是闭馆。听说过周一、周二闭馆的,居然周六也闭馆?


    参观未成,只好继续沿书院街向北。路过一处县保——常熟县立图书馆旧址。


    旧址内部是“江南文化展示馆”,不过没什么实质性内容。


    旧址身后是常熟图书馆。环境营造得不错。


    常熟博物馆上次来过,这次只是快速回顾了下底层历史文化展,然后直奔虞山东麓的清权祠和仲雍墓。史载古公亶父生有三子,长子太伯,次子仲雍,幼子季历。由于季历之子姬昌为古公亶父所喜爱,太伯、虞仲为自保而出游荆楚。太伯最终建立勾吴国,但由于死后无嗣,由弟仲雍继承勾吴国君位。泰伯“三让”而周得天下,仲雍则“隐居放言,身中清,废中权”,这便是“清权祠”名称的由来。清权祠大门敞开,且有保安,向内探望似有陈设,却不对游人开放。


    仲雍墓牌坊建于乾隆年间,第一道牌坊刻“敕建先贤仲雍墓门”,第二道牌坊横额“南国友恭”,背刻“让国同心”。。


    “道中清权垂百世,行侔夷惠表千秋”——大概更多是一种乱世中对于三代盛世的精神寄托吧?


    第三道牌坊横额为“先贤虞仲墓”,背刻“至德齐光”,两侧楹联“一时逊国难为弟,千载名山还属虞”。


    仲雍墓墓冢封土。


    网上的资料介绍道:封土后留有三块墓碑,其中居中者书“商逸民虞仲周公墓”,为明代遗物。不过实地所见文字与介绍不符。


    不远处的周章墓待遇就差得多,仅是市保。周章是仲雍的曾孙,商朝灭亡后,周武王封周章为侯,遂改国号为吴。严格来讲,周章是句吴第五任君主,又是吴国的第一代国君。


    由周章墓稍向下,即是言子墓。言子,名偃,字子游,孔子三千弟子中唯一的南方人,因而被尊为“南方夫子”。


    言子墓初建于西汉,经历代修建,今存牌坊三道,均有匾额柱联,与仲雍墓同为省保第一批。坟圈内有明清墓碑各一,分别刻有“先贤子游言公墓”和“先贤言子墓”。


    墓门牌坊联为“旧庐墨井文孙守,高陇虞峰古树森”。第二道前后有乾隆书额:“道启东南”、“灵萃句吴”。第三道牌坊为雍正江苏布政使额书“南方夫子”。


    御书亭,内有康熙御书横额“文开吴会”。


    下到墓道起点,言子墓道坊身后是影娥川和文学桥,倒是有些文庙泮池和泮桥的感觉。


    在常熟老城巷道内穿行。街道很干净,建筑很清爽,特别是限高做的不错。


    路过燕园后门。鉴于苏州园林看了太多,对此类文物已经审美疲劳,放弃。


    琴川河畔的民居。


    新建的中式住宅。


    琴川河本指由虞山东麓流下的七条溪水,诗意的名字,可惜今天仅存第六弦和第七弦。现在的“琴川河”,实为贯穿七弦南北的运河,属于以讹传讹。


    这地下水渠,大概是七弦中某一弦的复原?


    来常熟,躲也躲不掉的是崇教兴福寺塔,曾经来过,所以此行不做考虑了。


    再次回到琴川河旁。


    作为常熟城的母亲河,琴川河的整治看来是下了功夫的,至少这一段比较清洁,周围民居也较为完整。


    与琴川河并行的清净小巷。


    言子专祠(含文庙戟门及宋元碑),省保。原先长期占用的作坊已经搬出,但仍然是杂物堆放场的模样。


    继续向西是邑学,位于教师进修学校院内,现在仅存泮池了。


    严讷宅位于县前街城西卫生所,周围一大片已被拆成废墟,脏乱不堪,寻访未果。后来查资料,原来是“落架大修”了。


    路过方塔园南门。其实若是不登塔的话,花钱进园真的没什么必要,在这里看得一清二楚。


    乘车来到常熟市区以东的古里镇,镇上最著名的是铁琴铜剑楼,清代四大私家藏书楼之一。


    乾隆年间,铁琴铜剑楼本为瞿氏住宅。1792年瞿氏后代阳湖训导瞿绍基定居古里后,取“引养引恬,垂裕后昆”之意。将靠东四进院落的后两进藏书楼取名为“恬裕斋”藏书楼。清同治十三(1874)年,因避光绪帝载恬之讳改称“敦裕堂”。绍基与子镛收藏到铁琴1张、铜剑1把后,即把铁琴铜剑放于后楼,并把藏书楼改称为铁琴铜剑楼。著名学者孙星衍亲为绍基书写“铁琴铜剑楼”匾额,此匾现存于北京图书馆。解放后该楼由国家收管,目前亦是省保。


    又吃闭门羹了,无语中。


    在门前小院中徘徊片刻,抱憾离开。


    好在透过漏窗可以勉强拍到正面。


    藏书楼前正在大张旗鼓地修建仿古建筑,大概又是要打造什么景区。


    不远处的徽州会馆,建于清乾隆六十年,原在城西庄街66号,2006年迁至此地。


    同样不开放,拍张侧面。


    向南望去,古里老镇与国道隔宽阔的青墩塘相望,国道两侧的绿化倒是非常不错。


    来到古里,还有一件不得不提的事情:三十七年前,古里镇山泾村成立了一家只有八台缝纫机的缝纫组,这个不起眼的村办企业就是今天中国羽绒服第一品牌波司登的前身。江南小镇果然卧虎藏龙,论文气,论商气,每一个都不能让人小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