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4-24

    〖银川市〗承天寺塔、海宝塔及其它 - [足迹]

    到达银川站时刚过7点,由于是冬季,天亮的晚,只好进候车室继续休息,顺带参观一下建成使用尚不到两个月的银川火车站新站。作为兰局管内最现代化的火车站,银川站新站的设计并没有落入各地新站千站一面的俗套,很好的体现了地方文化特色,可以和拉萨站、苏州站、晋江站等一起归入可识别度很强的优秀作品一类。


    银川市区可大体以包兰铁路为界线分为东西两部分,东为老城,西为新城。原先的老站向西面向新城,新站则原址转了一百八十度向东。新火车站比老火车站更接近市中心,恐怕银川是独一份吧?


    先看几处省保作为开胃菜。这可不是天安门,更不是影视城,这是银川老城六大城门中唯一保存至今者——南门楼。本来就是一普通的城门,可是八十年代不知哪位领导拍脑袋决定把外墙刷成红色,加上红旗、灯笼、毛像、国徽和标语,再加建观礼台,就成了今日这般不尴不尬的山寨模样。


    沿中山南街向北,再向西转入解放东街,便可以看到相距不远的玉皇阁和钟鼓楼。


    玉皇阁所在地明代时原为府城鼓楼。清乾隆三年(1739)鼓楼毁于地震,重修后供奉玉帝,故称“玉皇阁”。整个建筑建在长28、宽25、高9米的砖砌土台上。现内部用作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


    钟鼓楼始建于清道光元年(1821),重建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台基下为洞形十字通道,洞门额上有石刻,东为“迎恩”,南为“来薰”,西为“挹爽”,北为“拱极”。台基上的建筑布局让我想起了五塔寺塔。


    向城管同志问个好。


    寒风中的鼓楼南街步行街。


    带有阿拉伯文的路牌。


    沿新华西街向西,远远就看到承天寺塔孤独的身影。


    这里曾经是宁夏博物馆老馆,现在博物馆早已搬走,但是寺院的香火还未恢复。门票3元。


    承天寺塔俗你西塔,是宁夏惟一有文献记载始建年代的古塔。西夏垂圣元年(1050),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殁,其子李谅祚即位,皇太后为保其子“圣寿以无疆,俾宗祧而延永”,特建造了承天寺和承天寺塔。承天寺在元明时期曾遭兵火和地震,明初时仅“一塔独存”。后来明庆靖王朱栴重修寺院并增建殿宇,承天寺随之成为明代宁夏八景之一。清乾隆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1739年1月3日),塔、寺皆在大地震中彻底损毁,因而现在看到的承天寺塔并非原物,乃是嘉庆二十五年(1820)重建。至于是否延续了西夏佛塔形制,就只有天知道了。


    承天寺塔是一座密檐式八角形砖塔,连塔尖通高64.5米,塔体建在高2.6米、边长26米的方形台基上。


    塔身一至二层各面设券门窗式壁龛,三、五、七、九层设南北券门式明窗,塔身各层收分较大,每层之间的塔檐上下各挑出三层棱牙砖。各层檐角石榴状的铁柄上挂有铁铃。塔身十一层以上挑出五层棱角牙砖,上建八面攒尖顶刹座,其上立桃形绿色琉璃塔刹。


    仰望。


    承天寺坐西朝东,由前后两进院落组成。前院是五佛殿和承天寺塔,后院有韦驮殿和卧佛殿。这是紧贴塔后的后院门楼。


    在后院中看承天寺塔。


    从西门出,发现承天寺内部是多个研究中心所在,而且工作人员走西门是不用掏门票钱的。


    进宁南街一景。


    进宁北街中国农业银行宁夏分行与沙湖宾馆之间,藏着一座不起眼的平房,这里是民国宁夏政府旧址。旧址坐北朝南,长31米、宽21米、高6.5米,全部为砖木结构,屋顶四周是0.6米高的青砖女儿墙。1934年曾改建为原民国宁夏省政府主要官员办公之处,解放后一度为宁夏人民委员会办公所在地。


    如今虽为省保,却残喘于高楼夹缝之间,渐渐为这座城市所遗忘。


    光明广场的主体雕塑——“西部之光”。下面是新石器时代的炊煮容器——陶鬲,中间的不锈钢飘带代表黄河,上面那个球就是“塞上明珠”——银川。整体意象有些别扭。


    站在中山公园高处,俯瞰冬日的莲湖。


    吓我一跳,这谁写的啊?


    立于中山公园东北角的“岳飞送张紫岩北伐诗”碑。


    《朔方道志.舆地志.古迹》载:岳忠武碑,在郡城忠武庙,乃忠武自书送张紫岩北伐诗云:“号令风霆迅,天声动北陬;长驱渡河洛,直捣向燕幽;马喋阏氏血,旗枭可汉头;归来投明主,恢复旧神州。”原碑高六尺余,宽三尺余,共五行。首行为“送张紫岩北伐”,二、三、四行是诗,末行为“绍兴五年秋日岳飞拜”。清乾隆五年地震碑失,后找到仍立在忠武庙内。可惜毁于文革,今碑为1993年依照拓片重刻。全国各地其实有多块“岳飞北伐诗碑”,银川这块的独特之处,在于碑阳左下角刻有清代宁夏观察使徐锡祺所题写的碑记。


    文昌阁,上世纪曾先后用作“吕母楼”、“益智馆”、“国货陈列馆”和“烈士纪念馆”。


    离开中山公园向北,继续步行至海宝公园。湖面结了冰,而且看起来比较牢靠。


    你能想象的所有冰上娱乐方式都能在这开阔的冰面找到。


    海宝塔巍然屹立在冰面尽头。


    如果直接横穿湖面的话,应该能少走不少路。


    还是走正路了。站在拱桥高处北望。


    大片的绿化。看得出银川在改善城市环境上还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站在高处观察大家滑冰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终于来到山门,交了10元门票,不过差点没找到从哪进去。


    门口立的国保碑标注的是“海宝塔寺”而不是“海宝塔”,这个显然不怎么规范。


    寺院的中轴线上,自东向西建有山门,天王殿,钟鼓楼,大雄宝殿,韦陀殿和卧佛殿等。海宝塔即耸立即于大雄宝殿和韦陀殿之间。


    海宝塔又称赫宝塔、黑宝塔,俗称北塔。始建年代不详,传说是公元五世纪初期西夏国王赫连勃勃所重建,前些年通过在台基旁开挖探槽初步考证其始建于北朝晚期至隋唐年间,不过目前看到的海宝塔在大雄宝殿之后而居于次要,显然是宋代以后的寺院布局方式。海宝塔建在高5.7米、边长19.2米的方形台基之上。塔座高4.2米,边长14.4米,朝东方向为入口,其余三面为拱形的假壁龛。塔身9层11级,总高53.9米,全部用砖砌筑,逐层向上逐渐内收。塔身平面大体呈“亚”字形,每层的四面开辟有券门,券门两边还各设有一个假龛,券门和假龛的上部,挑出三层棱角牙子。


    国保碑与环境融为一体,堪称佳作!


    怎么又是不开放登塔?


    塔下的四块碑,除国保碑和简介碑外,还有董必武和林伯渠所作诗碑。


    与承天寺塔不同的是,海宝塔后的塔院亦建在台基之上。两台基以廊桥相连,廊桥自身同时又是韦陀殿之抱厦,这种做法还是第一次见。


    塔下仰望。


    由于塔院局促,在台基之上很难收进海宝全貌。


    塔刹是一个四棱桃形尖顶,用绿色的琉璃砖贴面,刹上没有天盘、相轮等附属物。不知这种形制是西夏佛塔之特色还是重建时新创设?


    下到台下用长焦拍塔刹,这样看起来更清楚些。


    还有些时间,来到人民广场。广场东侧由北至南依次排列着宁夏图书馆、宁夏大剧院和宁夏博物馆新馆。


    先去图书馆内休息一会儿,正好为手机和相机充充电。这个叫做“书香门第”的房间很不错。


    然后利用剩下的时间逛博物馆。


    一楼大厅的“满汉全席”。看得我饥肠辘辘啊。


    拍几张有宁夏特色的东西吧。贺兰山岩画,宁夏博物馆有个专门的展厅。


    西夏文汉文对照词语集《番汉合时掌中珠》残页。


    出土于西夏王陵的妙音鸟。


    早期的《古兰经》善本。


    由于冬季没有班车,只能放弃西夏王陵,是为一憾。银川短短一日,接着就要踏上去太原的火车,幸而太中银铁路让这两地的空间距离缩短不少,明天一早醒来,我就要踏上晋国的土地了,欧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