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3-20

    〖福建行-3〗福州:三坊七巷和朱紫坊 - [足迹]

    由乌山北麓进入澳门路,红色外墙的林则徐纪念馆显得尤为惹眼,它是乌山与三坊七巷之间为数不多的幸存老建筑,也是一处独立于三坊七巷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出于对林则徐和建筑本身的兴趣,自然不能错过。纪念馆免费,门票是循环利用的小卡片,因而也无法保留收藏。


    与蒲城、伊犁、澳门等地的林则徐纪念馆不同,福州是林的家乡,纪念馆的前身是创建于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的林则徐祠堂——林文忠公祠。


    通过刻有“中宗宗衮”、“左海伟人”字样的屏墙,便是林文忠公祠人口。


    仪门厅后这株参天巨榕,据说是林则徐亲手所植。


    御碑亭,正中是清咸丰皇帝得知林则徐病逝,慰问家属的圣旨,圣旨之前分别是“御赐祭文”和“御制碑文”。


    树德堂,内祀林则徐塑像,上挂道光十九年(1839)皇帝御书“福寿”匾额。


    庭院内一角。


    鱼池、假山和曲尺楼。


    应该是借鉴了些苏州园林的某些手法。


    雕塑小品。


    站在栩栩如生的蜡像前,突然想起林则徐那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句诗被一位当代政治家不止一次引用,用以描述自己的政治抱负。


    对于这位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当代政治家的功过,恐怕还需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时间去验证。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首诗的原作者,在销烟这一问题上,是动了真格的,他期望以一己之力推动一个迟缓帝国的改变,只是出于某些认识上的局限性,他的激进举动治标而不治本,最终加速了帝国的灭亡。


    关于中国的“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是谁,说法也有不少,有说林则徐,有说魏源,也有人认为是明末的徐光启。个人投给徐。可惜明末的思想解放和资本主义曙光只是昙花一现,到了林和魏的时代,帝国二次睁眼,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置于餐盘之上。


    纪念馆的外墙。


    继续向北,视野之内已经看不到高层建筑。


    过了这条安泰河,才算是三坊七巷的范围。


    对三坊七巷的最初了解,来自于阮仪三《护城纪实》一书中“福州三坊七巷的厄运与转机”一节。书是几乎十年前出版的,第一次看也是很多年以前。当时对于福州了解不多,以为这片历史街区从此真的可以高枕无忧。直到本次旅行前,在卫星地图中看到夹杂在三坊七巷间大片的空地,才终于明白这所谓的“保护”,只是保留了沿街文保建筑,其它用作商业开发。如果说过去是以开法的名义明目张胆的拆,那么现在是以保护的名义悄悄的拆。不知有何实质性区别。


    从地图上看,南后街贯穿三坊七巷南北,街西为三坊,街东为七巷。不过由于道路扩建,光禄坊、杨桥巷、吉庇巷都已成失去原有尺度,其中杨桥巷甚至已经更名为杨桥路,那么“一街二坊五巷”似乎应该是更准确的说法。


    南后街入口。类似风格的步行街区这些年在全国大量涌现,“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评选也已举办到第三届。有些审美疲劳。尽管福州这条是实打实的国保,不过还是不准备把每一条坊巷走遍。


    一个意料之外的拦路虎是性价比不高的门票。居然是按照文物等级定价的。好在正好可以给我提供一些文物级别的信息。


    看上去很新,说不定这“当”字也是刻意规划的结果。其实我更喜欢双杭路的感觉,尽管那里破败萧条又阴暗,但是那里有居民,因而也有生气,让人身在其中会不由自主放慢脚步,细细拍摄每一个细节。


    “泔液境”大概是街上唯一残存古意的地方。北宋庆历元年(1041),太常博士苏舜元在福州任职时,为解决城内居民生活用水,共凿水井12口。福州民众为纪念其凿井功绩,把这12口井统称为“苏公井”,而“泔液境”,就是今天福州唯一幸存的“苏公井”。


    把巷坊入口各拍一张吧,尽管是新的,不过也还算各具特色。这条是官巷,巷内的林聪彝故居即属于三坊七巷的国保文物点。


    巷内一座大宅内正在举行摄影展。


    这曲折的巷道,比光鲜的南后街感觉要好。


    沈葆桢故居。门上贴了张“莫让涉台文物成废墟”的告示,却不能入内参观。


    安民巷靠近八一七路一端的巷门。


    文儒坊。


    南后街两侧的门面房明显是按一个式样打造的,清爽归清爽,却少了些缤纷与活力。


    现在已经很难想象这些老房子的原貌了。


    倒是不经意发现的雕塑小品很不错。


    鲜花点缀,也是南国城市的先天优势吧。


    黄巷。小黄楼即在巷内。


    衣锦巷。内有水榭戏台。


    塔巷。塔早已不存,巷门上顶了个袖珍塔以表怀念。


    郎官巷。二梅书屋和严复故居即在巷内。这“严复故居”标注为国保,让我一度以为就是福州国保名单中“严复故居和墓”的组成部分,所以特地寻之,并做好了买票的准备。


    严复故居对面的天后宫。


    幸而故居卖票处并没有人拦路收钱,于是直接步入。里面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五分钟就逛完,20元的票价显然很不合理。后来才知道,这里只是他晚年居住过的地方,真正的国保故居在阳岐,并且保护状况堪忧。


    走出南后街北口新建的牌坊,三坊七巷就算这么草草逛完了,接下来去看看朱紫坊。


    如今由于城市建设,三坊七巷和朱紫坊已经是独立的两片老街区,唯一将它们联系在一起的,就是这条安泰河。


    这一段安泰河没有经过装扮,少了些妩媚,多了些苍老。


    朱紫坊尚未开发,不像三坊七巷那样大红大紫,网上的资料也不多。


    基本上乱逛一气。


    几处偶然看到的故居都不开放。


    门后是一口古井?


    不修边幅的泥面围墙。


    本以为萨镇冰故居会有个展览馆之类,结果还是失望了。开创了中国近代海军,先后在满清政府、北洋军阀政府、国民党政府、中华共和国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任职,最终以百岁高龄善终的五朝元老萨镇冰,绝对是可以大书特书的。


    最后,上一张“朱紫坊片区消防设施、水源、道路分布图”供参考。可以看出,片区内只有萨镇冰故居和叶向高故居属于国保文物点。

    分享到:

    评论

  • 你好,我也是兰州人,请问您是学历史地理还是建筑历史的呢?能认识下么?
    回复nain说:
    抱歉这里是我备份博客,不常来,所以回复晚了。我是工科生,博客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u/1070515480,很愿意认识您。
    2012-04-11 09:2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