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3-14

    太仓一日(下):王锡爵故居、张溥宅第和海宁寺遗址 - [足迹]

    “王锡爵故居及赵孟頫书法碑”是太仓市区内的一处省保,距离州桥不远,探访两项四处国保期间可顺路参观。


    王锡爵故居,俗称“太师第门楼”,始建于明代万历年间,现存西边门屋和东面建于清代中后期王氏宗祠三进,为明万历年间江南民居中“府邸”的典型。这门槛,够高。


    参观入口辟在东侧王氏宗祠,其内部是“大明首相王锡爵陈列展”。


    王锡爵曾官至内阁首辅,虽然只当了一年,却是太仓历史上担任朝廷官职最高者。任上力促万历帝立长子朱常洛为储君,可惜朱常洛并没有当皇帝的命,龙椅还没坐热便一命呜呼。


    大明最后一次力挽狂澜实以现中兴的的时间窗口,就这么落在他的木匠儿子肩上,并且毫无意外的化为泡影。没当成皇帝的朱常洵比他大哥多活了几年,养尊处优,“富於大内”,却也最终成了李自成部下的“福禄宴”。倒是王家似乎有做官的命,王锡爵的曾孙王炎在清初也官至大学士,世称“祖孙宰相”。


    故居内立有历代碑刻数十,其中除文征明《重修杨将军墓庙记》、吴伟业《太仓州增修学庙记》外,要数赵孟頫两块书法碑价值最高。这是立于王氏宗祠东侧的《送李愿归盘古序碑》。


    立于西院落西墙的《归去来辞碑》。


    西院落正中是一面青砖照壁。


    照壁后是“南园雅集”雕塑,描绘当年娄东画派“四王”聚会的场景。


    王锡爵故居对面,是一座新建的“两世鼎甲,四代一品”牌坊。


    沿致和塘寻访三座石拱桥,也顺带参观了几处小遗迹。这是镇洋县界碑。清雍正二年(1724),由于太仓直隶州人口、赋税繁多,因而分出致和塘以北部分,设立镇洋县,县治设在州城内,仍隶属于太仓直隶州管辖,这一建制直到1912年才撤销。


    “李时珍、戚继光莅太上岸处”。不知具体地点是怎么考证出来的。明万历八年(1580),湖北人李时珍乘船至太仓,专程拜访曾任湖广按察使的太仓人王世贞,求其为《本草纲目》书稿写序。王世贞欣然同意,还为李时珍联系好金陵书商胡承龙。不过直到十年后李时珍第二次赴太,这篇序才写成。“格物之通典,帝王之秘箓,臣民之重宝也。”今天来看,王世贞的广告语并没有夸大宣传之嫌。至于戚继光,也曾来太仓部署过抗倭事宜,这个很容易理解,那时距郑和船队从太仓刘家港起航也就一百余年,太仓仍然是长江口重要港口。


    接下来是重头戏,位于皋桥不远处的国保——张溥宅第。


    张溥宅第坐落在太仓市城厢镇新华西路57号,这里原是张溥伯父、明崇祯时工部尚书张辅之的宅第,后为张溥所得。门票20元,学生可半价。


    该建筑始建于明天启年间,现存三进,第一进为大厅,第二、三进均为二层楼房,前后房屋楼下有回廊相通,楼上为“通转走马楼”,占地面积1400平方米,建筑面积1507平方米,其主要建筑构件均为明代遗物,并且较完整地保存了明代“尚书府第”的建筑风貌。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著名古建筑、园林专家陈从周教授在探亲时发现了该古建筑,肯定它是明代一品府规制的建筑。


    先上一张“张溥故居游览路线图”。


    关于张溥,除了其所创立的准在野党“复社”,最妇孺皆知的当是入选《古文观止》和当今语文课本的《五人墓碑记》。尽管后世对于“东林党”和“复社”究竟是在救国还是误国争论不休,周顺昌一案却无异议。时年苏州民变,参与者众多,本人先祖也受牵连,不得不弃家携眷,变名逃逸,由昆山隐居无锡乡下,却也因祸得福,躲过了二十年后清军制造的昆山大屠杀。“我批判我的城市、我的国家,那是因为我在乎”。当年为大明兴衰呼号奔走的年轻人,(如果幸存到清初,)是否还有兴趣继续为这个异族新政权针砭时弊呢?


    大厅梁柱交接处有形似官翅的棹木,故此堂又称“纱帽翅厅”。


    一、二进之间的横向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