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3-09

    〖福建行-2〗福州:崇妙保圣坚牢塔和乌山历史风貌区 - [足迹]

    八一七路上,地铁施工的围挡已经立起,两座国保就这样被东西拆散。


    参照上海的历史,这条路估计要堵上好些年了,商业人气也会大受影响。不过先苦后甜的道理,大家应该也能理解。


    从这个角度,由东向西,可以看到嵌于塔身四层东壁上的塔名——“崇妙保圣坚牢之塔”。相比大家都叫习惯的“乌塔”,还真有些拗口。


    从南向北步入塔院。右侧的建筑是石塔会馆,内有戏台,而且刚刚发现了口古井。


    现在很多国保碑就像流水线生产出来的,相比以前的省保碑,字体和材质都少了些韵味。


    看塔之前,首先左转,看这碑亭内,立有福建省现存最古老的碑刻,刻于唐贞元十五年(799)的《敕贞元无垢净光塔铭》碑。


    下面就是正题了。崇妙保圣坚牢塔,位于乌山东麓,八角七层,高34.74米,其中约2米高的塔基埋于地下。因塔身为用花岗石砌建,风化后略呈黑色,故俗称“乌塔”。后晋天福六年(941)闽王王延曦称帝,为给自身及属下祈福而在唐贞元无垢净光塔旧址兴建宝塔。原计划建造八角九层,但天福九年(944),王延曦被下属刺杀,塔建到七层就无奈停工。


    明天启元年(1621)和清康熙三十五年(1696)曾两度大修。1957年,因塔身倾斜,再次重修。塔身被逐层箍以钢条,并以水泥灌注石缝加固。


    塔身底层除东面设门外,其余七面塔壁各设一供佛石龛,每层统一供奉一佛,佛像由黑色页岩雕刻而成,自下而上分别为南无金轮王佛、南无当来下生弥勒佛、南无无量寿佛、南无多宝佛、南无药师琉璃光佛、南无龙自在王佛和南无释迦牟尼佛。


    底层八角是明天启元年(1621)大修时所镶嵌的金刚。


    法器不同,形象各异。


    坐于脊端的镇塔佛。


    用水泥加固,已经破坏了外观的古意。


    不开放登塔,说明加固还并没有成功。


    仰视拍张全貌。


    最后一张。


    下一个景点,是不远处的邓拓故居。


    进入大门,首先是一块巨石,上有清代某人题诗。


    邓拓故居,又称“第一山房”,历史可追溯至南宋,现有为清末民初福州旧民居风格,坐北朝南,宽11米、深9米,为三间排双层木构建筑,楼下中为厅堂,左右为厢房。


    故居正对山岩,上刻“第一山房”和邓拓所做诗一首。


    站在房间内,窗外如画,却有些局促。联想起邓拓之死,竟感到些禁锢于黑暗般的压抑。


    看完展览,出来透透气。二楼走廊,正对乌塔。


    来张平视照。


    继续乌山历史风貌区。


    南国最让人羡慕的就是从不间断的花期,即使在农历所定义的“寒冬腊月”,也依然充满生机。


    象鼻岩貌似不怎么像,没有拍照,倒是榕树给人印象深刻,不愧是“榕城”。


    鼓楼区博物馆,进去看看。


    老福州城模型。


    老福州城照片。


    藻井。


    闽都乡学讲习所。


    另一处藻井。


    孔夫子的背影。


    向南看去。


    吕祖宫。


    山巅一角。


    乌石山摩崖题刻及造像,省保第一批。


    朱子祠旁的几块题刻。


    “天章台”。


    黎公亭,为纪念黎鹏举而建。黎鹏举明嘉靖初任指挥佥事,曾率水师在马江一带大破倭寇。


    “旧涛园”和“寿”。


    先薯亭,为纪念明朝万历年间引种和推广番薯的华侨陈振龙和福建巡抚金学曾而建,据说曾入选“中国十大历史文化名亭”。清代中国人口的暴增,很大程度上就和番薯的引进有关。那么这两位引种者,实际上是此后几百年一系列蝴蝶效应的肇始者了。


    遮天蔽日的榕树。


    漫山题刻憾不能一一寻遍,唐代“西方三圣佛造像”也没有找到,匆匆下山,来到北广场,想象中的老城区没有出现,三坊七巷什么的看来也只是公寓群夹缝中的都市盆景了。


    回拍一张山脚作为结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