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3-04

    【冬行姑苏之九】艺圃 - [足迹]

    艺圃大概是苏州藏的最深的园林,幸而事先做了功课,才得以顺利拐入正确的巷子——文衙弄。


    直到距离几米开外,才看到这不起眼的售票处。


    艺圃始建于明嘉靖年间,为袁祖庚“醉颖堂”。后为文征明之孙文震孟购得,更名“药圃”。清初,名士姜埰重予修葺后,更名“颐圃”,又名“敬亭山房”,后由其子姜实节易园名为“艺圃”。此后艺圃屡易其主,道光年间多次加以整修。道光十九年(1839)园归绸业公所,改称“七襄公所”,艺圃现有建筑多为当时所建。太平天国时为听王陈文炳住地,引入湘莲,为苏州之冠。1950年后,艺圃先后为机关、剧团、艺工社用作托儿所、车间仓库之用,住宅散为民居,范围也不断缩小,直到1982年迁出工厂,才得以修复。艺圃很小,五亩;门票大概也是苏州园林中最便宜的,10元。相比四大名园,艺圃偏僻、冷清、质朴、局促,却拥有众多粉丝。这也是为什么我对艺圃产生好奇,进而决定一游。


    进门后,首先面对的是一处不错的园艺小品。


    然后是Z字形的走廊。


    这段曲折前奏,让我对深深深几许的庭院更加充满期待。


    艺圃池水的第一眼,是在思嗜轩看到的。之所以叫“思嗜”,因为园主姜实节的父亲是山东人,喜欢吃枣,于是在园中植有几株枣树,为了寄托对父亲的思念,所以才取此名。


    思嗜轩侧对面,这五开间的水榭叫做延光阁。笔直的构图,在苏州园林中似乎并不常见。


    爱莲窝。


    乳鱼亭,建于明末清初,取“观乳鱼而罢钓”之意。


    据说是苏州园林中仅存的明代彩绘。


    距离乳鱼亭不远的假山之上,还有座朝爽亭。


    艺圃和网师园,都能给我一种“坐着不想走”的感觉,反倒是后来逛的拙政园,人多嘈杂,空旷繁琐,不亲切,不清爽,有种莫名的距离感。


    这种隐居于闹市的感觉,在稍大点的园林都是找不到的。


    艺圃池水延伸至西南隅的芹庐小院,有了另一个名字:浴鸥池。


    院子不大,几多曲折。在踏入月亮门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是艺圃中唯一的游客。


    走出芹庐小院,正对乳鱼亭。


    每到夏日时节,延光阁的窗棱会全部拆除,通透凉爽,又有景致,坐在其中饮茶看书,想想也惬意。


    里面是茶室,三三两两的老人,一坐就是一下午,大概都把这里当成了自家的后花园。


    延光阁的身后,是艺圃的正厅博雅堂。


    透过延光阁,隐约看到水池对面的假山。


    不知不觉,竟然在这小小的艺圃中逛了一个小时。


    好了,该离开了,不给你们的取景添乱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