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1-27

    兰州市区古迹趴趴走(5):庄严寺 - [足迹]

    甘肃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庄严寺位于五泉山公园西南隅二郎岗。昨日爬五泉山,虽眺望其貌,但未曾入内。今日一早再赴五泉山补遗,一番周折之后才找到其具体地点,原来位于五泉山公园的园中园——兰州市动物园内。实在不解为何要把古建迁建至收六元门票的动物园内自寻冷清,毕竟一般来说对动物感兴趣的不会对古建感兴趣反之亦然。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先视察下动物吧,毕竟这里也是小时候经常周末嚷着要去的地方。


    零下十几度的天气,猴山上猴子蜷缩成一团,景象凄惨,却依然被惨无人道的围观投食,这便是失去自由的代价。


    两只大熊猫“兰宝”和“兰崽”还没起床,铁定看不到了,于是继续绕猴山踱步。


    一只瘸腿的秃鹫,面对冻成石头的美食,无法下口,却也无可奈何。


    一对可怜的邻居,生来是王者之命,却不幸困为囚徒,偶尔照面,彼此彼此。


    以狮虎的角度,大概是不会察觉到,在不远处的台地上,几年前悄无声息的多了一座小小的寺院,这所寺院同样被强制落户在本不属于自己的地方,身不由己。


    这块台地叫做二郎岗,元代以前建有霍去病庙,元末塌毁,明洪武元年(1368)重建。当地百姓对霍去病了解不多,很多人将其误认为二郎真君,后来以讹传讹,至明天顺年间以后竟完全以为是二郎神,连地名也变成二郎岗了。


    庄严寺原位于兰州市城关区张掖路西段兰州晚报社院内(旧城中心鼓楼西侧),始建于唐,据说原为隋末金城郡校尉薛举旧宅,大业十三年(617)薛举起兵反隋,自号“西秦霸王”,建元“秦兴”,都兰州,据陇西全境,有众十三万,将窥京师,薛举病死薛仁果即位。唐武德二年(619),秦王李世民灭薛仁果灭,将薛故宅改为庄严寺。


    庄严寺由山门、厢房及前殿(过殿)、正殿(大雄宝殿)、后殿(五佛殿)等构成三院落,元、明、清各代多次进行修缮,现存三座殿堂,其中正殿为兰州市区现存唯一明代建筑,内有明代壁画。


    1996年4月,市政府决定对庄严寺现存的三座建筑进行整体拆迁异地复原,其中壁画由敦煌研究院负责采用“分块剥取、回贴复原”的方式迁移,新址选在兰州动物园内,方向也由坐北向南改为座坐西南向东北,并新建牌坊一座。拆迁历时一年,迁建耗时8年,直到2005年才完工。


    庄严寺几个月前才正式由动物园移交佛教协会管理,恢复宗教功能,因而目前香火不旺。


    首先是前殿(过殿)。


    前殿建于清代,重檐歇山顶,面阔3间,平面方形,四明厅式,可供通行,文革之前已无造像。


    侧面。


    每一进皆高出许多,相比原本的平地形制,气势是有了,可惜失去了人气,全程只有我一人参观。


    回看前殿。


    上到上一级台地。


    中殿(大殿)。建于明代,原悬“大雄殿”匾额,中殿内号称塑绝、写绝、画绝的“三绝”清初即以著称于世。


    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黄建中《皋兰县志》对“ 三绝”描述道“佛像停匀生动,衣褶细叠迎风欲举,塑绝也;元李溥光所书“敕大庄严禅院”,字体道劲,直逼颜鲁公,写绝也;壁上观音像既端好,而所披白衣覆首至足,俨然纱毂,柳枝经久翠色如新,画绝也。相传吴道子所为,纵未必然,当亦出自宋元高手。惜乎渐就剥落也。”


    民国十五年薛笃弼任甘肃省长时,修葺整饬,改寺院为民众教育馆。解放后被兰州市文馆占用,市秦剧团亦住此,在“文化大革命”前寺院建筑已被挪作他用,号称“三绝”的大殿同样被挤占,终于在1967年遭到造反派洗劫,塑像被打粉,匾额被拆除,“三绝”彻底消失于世。


    殿外的壁画,色彩已黯淡不清,具体形象难以分辨。


    根据清光绪十八年(1887)《重修皋兰县志》所载,庄严寺“唐初建,元至元间重修,明成化十六年兰州都指挥刘瑛再修,国朝康熙九年巡抚刘斗复修”。另据《 陇右金石录》载,寺内原存明代兰州都指挥刘瑛重修时的碑刻《重修庄严寺碑》,现已不存。


    中殿残存壁画最多,东壁(此处方位为迁建前方位,下同)约38.35平方米,西壁约37.52平方米。壁画表面均被涂刷厚厚的一层白灰乃至白浆,因而壁画所绘内容难以窥得全貌。敦煌研究院在迁移过程中清除了部分石灰层,使中殿明代壁画重见天日。


    梁、枋子及斗拱均有彩绘。


    东壁壁画近照一张。


    再来一张。


    殿内全貌。


    仰视。


    中殿外景。


    窗可够破的。


    后殿(五佛殿)。清道光三年重修,面阔5间,悬山顶,文革前已无造像。


    回看中殿。


    再来一张。


    后殿全貌。


    殿内。


    木板上的剥落的彩绘,似乎有两层?


    后殿残存壁画主要位于北壁东端,因保存较好且没有被刷以白石灰或白浆,目前尚能比较清晰看出是由一处背光(佛像已毁)、祥云纹、火焰纹及道教题材的八卦纹所组成。应属清代重绘。


    梁上彩绘隐约可见。


    后殿西壁前部镶《补修五佛殿记》石刻铭记,清道光三年(1823)立,高0.5m,宽0.95m,为该寺仅存的一通碑刻。


    烟雾中的市区。


    仰视中殿和后殿。


    体量娇小,却建在空旷的台地上,有些比例失调。当年短短一条张掖路上,古建林立,如今迁建的迁建,拆除的拆除,只剩一座城隍庙,作为古玩市场继续发挥自己的余热。


    参观完庄严寺,继续逛动物园。一个收获是,第一次知道甘肃省省鸟是红腹锦鸡。


    五泉山山门,感谢冒着低温为大家弹奏美妙乐曲的演员。


    参考文献:
    [1]张宝玺. 兰州庄严寺及其塑写画三绝之考释[J]. 敦煌研究, 2002(5):1-7.
    [2]李树若, 付有旭, 杨金建等. 兰州庄严寺壁画揭取及复原[A]. 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第四次学术年会论文集[C]. 2005:257-26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