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1-21

    【浙东行之十八】丽水:灵鹫寺石塔、处州府城墙、刘祠堂背和谭宅 - [足迹]

    晚上乘2206次告别温州,期间出了小意外:事先买好的车票,进站时才发现日期居然买错,已是昨日的废票。经过一番理论,检票大妈撕掉车票一角,才允许我进站后车补,而我当然舍不得再买一遍。第一次乘坐非国铁就逃票,真有些提心吊胆,不过还好,想好的n种出站预案都没用上,因为出站口压根无人查票。怎么金温线管理如此松懈?


    第二天一大早,坐车去市中心。一块五的公交票价很让人郁闷,以至于为了拿回五毛差点坐过了站。来到万象山公园入口时,正好七点半。


    在望江亭眺望瓯江对岸。


    兴冲冲爬万象山,其实是冲着省保灵鹫寺石塔。谁知公园内所有指示牌都不标塔,只好地毯式搜索。早晨的公园,引吭高歌者众,翩翩起舞者众……


    就是找不到个能为我指出石塔方位的人。


    终于,发现石塔在一片湿滑岩石之上。于是抓起荆棘和树枝,一口气爬了上去。


    灵鹫寺石塔原为七佛塔,现存四座,其中三座建于南宋嘉定九年(1216),另一座建于嘉定十一年(1218)。原位于丽水城东10公里的灵鹫山,1959年曾迁至云和县城郊前溪山,1980年迁至今址。


    塔身的雕刻。


    保存完好的3号塔。


    灵鹫寺石塔属于罕见的窣堵坡式塔,塔身由实心六面塔柱和中空椭圆形塔肚组成,有如香炉,塔刹则占总高一半以上。


    没翻墙进去细看,现在有些后悔。


    从下仰望之。


    竹林中的省保碑。


    周边环境有些阴湿。


    万象山公园东南出口——洞天楼。现存建筑为民国时期修建,曾是丽水历史上的著名游览点,登楼可观赏瓯江和城市全景。


    洞天楼旁立着丽水博物馆的标识,然而博物馆并不对外开放。


    站在洞天楼下向东望去,虽看不到瓯江乃至市区全景,却也是一派郁郁葱葱。


    江滨公园。地图上把这一段瓯江称为“南明湖”,实则开潭水电站蓄水而形成的狭长水库。


    沿江滨公园向东,不久便看到南明门。南明门又叫大水门,是处州府城墙目前唯一保留的城门遗迹。


    处州府城墙始建于隋开皇九年(589),设望京,岩泉、行春、南明、括苍、通惠六门,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知府张大韶重修加筑,易砖以石,后于明崇祯、清康熙、雍正年间多次重修加筑。现存南明门及城墙、望京门砖砌告示墙、万象山西南麓城墙、洞天楼、行春门以北城墙、城壕等。城墙用块石斜方格形干砌,内填砂石、瓦砾,城垛用砖砌筑,石砌部分残高约5米,最宽处达5米,具有防御、防洪双重功能。


    南明门及古城墙依山傍水,沿江而立,有内外两门。内门城台呈长方形,顺地势建在早期城墙和砂石层上。门洞依地势,北高南低,用青砖砌成拱卷。南面设瓮城,平面呈半圆形,占地面积约353平方米。两座外门在瓮城南面。


    城楼为二层四檐挑出的歇山顶式木结构建筑,可惜抗战时被烧毁。


    现在看到的南明门城楼为2006年重建,行春门城楼的复建也在政府议事日程之中。


    可惜实际上,城楼的重建和周边老街巷的大规模拆迁是同时进行的,很快这一段矮小的城墙就将被绿城的高层江景楼盘所包围,让人不得不怀疑,复建城楼的目的不是为了传承历史,而是为了周边房产借古增值。


    一对二。


    处州府城墙省保碑。


    由于大规模的拆迁,南明门周边已是数平方公里的空地,宽阔的大道上,没有人和车流,只有树和秋意。


    起伏的地势。


    刘祠堂背也是丽水不可不去之地。刘祠堂背东起大众街三坊口,西至中山街,东西长近200米,是丽水府城留下来的唯一的一条主街。


    这光滑的青石板路,还真像是龙的脊背。早在唐宋时期,这里叫做三皇岭,属城郊荒凉之地,直到明中叶以后才热闹起来。明嘉靖七年(1528),即刘基恢复名誉、加赠“太师”后14年,处州知府潘润等有感于刘基功勋卓著而后代庇荫不显,特奏请朝廷在刘基读书和两度任职的处州府城内,利用富山三皇庙废址,建造颇具规模的开国元勋祠,并在花园弄口竖起高大巍峨的“帝师”坊,三皇岭也随之改名为刘祠堂背、帝师背。


    清咸丰十一年(1861),粤地游民一度占领处州城,开国元勋祠被焚毁,夷为废墟。到了同治六年(1867),刘基裔孙廷木梁在祠的旧址,重建祠宇五间,这样,刘祠堂背在几年冷落之后,又恢复昔日的风貌。


    民国初年曾有民谣:“处州府城路不平,白天走路跌死人。”说的是刘祠堂背这段街行走的艰难。直到1927年,城内主要街道都重修石板路,刘祠堂背才改成斜铺的青石板路:中间用1米长、30厘米宽的石板横铺,两旁用较小的石板铺阴沟,店门口铺上鹅卵石。


    1938至1944年间,日寇对丽水进行连番轰炸,开国元勋祠就此被毁。直到50年代中后期,随着经济的恢复,工业、农业、手工业、渔业和航运的发展,小水门和大水门码头把处属上七县集散的货物,都通过刘祠堂背流向农村和城市,这里才真正繁荣起来。


    1964年,由于大众街的拓展,刘祠堂背变成一条冷弄,除了住户几乎没人再走,从此一蹶不振。“文革”破四旧,帝师坊和界碑等被拆除,刘祠堂背再遭浩劫。甚至1967年还被改名为大众街三弄,直到1981年才恢复旧名。如今,刘祠堂背作为市街,已名存实亡,只有青石板路块依然如故。


    周边的小巷。


    折向北,继续穿行。


    一处老宅。


    差点没发现老宅外的省保碑,原来是中共浙江省委机关旧址的组成部分——黄景之律师事务所。


    1939年至1941年间,中共浙江省委在丽水城郊设了十余处秘密活动点,主要有兴华广货号、黄景之律师事务所、刘英书记住所等。黄景之律师事务所位于刘祠堂背花园弄2号,是丽水著名律师黄景之(黄希宪)的住家及律师事务所所在地,占地约600余平方米,为二进合院式建筑,主楼为中西合璧二层砖木结构四坡顶楼房。黄景之系中共地下党员,以律师身份为掩护,引领全家积极协助党工作。


    发呆片刻,转身准备离开时,突然听见有人喊我“从哪儿来”,原来是里面的住户,一位普通话非常标准,热情和蔼的阿姨。于是花了计划外的半小时细聊,收获良多。


    刘祠堂的出口,与主干道已不在一个水平面上。


    接下来的目的地是酱园弄谭宅。“德星映瑞”四字石匾下即是谭宅正门。旧时处州府城曾流传这样一句话:“谭家的屋,潘家的谷。”前半句即说的是府城里酱园弄的谭宅。


    酱园弄其实有大小两座谭宅。其中作为省保的谭宅建于清道光年间,占地面积1760平方米,通面宽30.30米,通进深55.27米,二层楼,七开间,总体布局为门厅、前厅、后厅三进,各进设天井,两侧为厢房。小谭宅建于清中后期,占地面积530平方米,通面宽20.20米,通进深24.20米,总体布局为正屋和偏房两部分,正屋二层楼、三开间,分前厅、后厅两进。


    谭家第一代太祖原籍江西南丰,谭氏来丽水贩卖夏布,拓开市场后便定居丽水。第二代第三代仍以经商为业。因经营有方,谭家积聚了较多财富,到了第四代,谭家商铺已经发展到鼎盛时期,第四代子孙谭学贵开始买地置业,在酱园弄建造大宅院,而且先后建造了五栋砖屋。


    到谭家第五代时,谭家各房子孙已开始由商而儒,有多人考取秀才,更有提为贡生,谭家成为了儒商望族。天井墙上“人之一心,只可检点”的禅语,即体现了谭家商儒之间的心理转换。


    前厅的天井,沿墙砌小花坛,内有苏铁一株。


    后厅。


    木楼梯。


    牛腿甲。


    牛腿乙。


    牛腿丙。


    回到门厅。


    充满生机的院落。


    谭宅外墙。


    为了看到全貌,上至附近一居民楼二层露台。


    站在居民楼顶层,由于住宅遮挡,仍然拍不到全貌。


    谭宅另一端。


    墙间小巷。


    来到丽阳门广场,登上丽阳门古城墙残段。现存丽阳门古城墙长68.8米,残高5.95米,顶宽8米。


    1978年,丽水市扩建中山街,拆除了丽阳门城门,堆埋了大水门至小水门沿江古城墙。由于丽阳门外一段城墙因在城门外东边,正好在人行道旁,才幸未被拆,从而留下了城台一角和近70米的“告示城墙”。但这仅存不多的古迹,也一直被某些人视为眼中钉,甚至到了2002年,还有人民代表提交提案,要求拆除之,理由是“这道古城墙没有保存的价值”、“影响市容市貌,损害公园整体形象”。今天能看到它,实属不易。只希望我们和我们的后人,再不要因为某些荒唐的理由做毁灭古迹的傻事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