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2-01-18

    【浙东行之十七】温州老城古迹走 - [足迹]

    从永昌堡回来后,决定把温州博物馆作为温州市区行程的起点。


    博物馆大厅,摆放着三层龙舟模型和孔庙大成殿模型,很惹眼。


    温州博物馆的主题是“温州人——一个生存与开拓的故事”。从“东瓯王国”到“永嘉学派”,再到温商崛起,虽无多少高等级文物,却也娓娓道来,充实有趣。温商崛起这一片段是我的参观重点。温州人张朝荣在八十年代敢为人先,引进菲亚特126P作为出租车,成为当时温州街头一景,也让温州菲亚特的保有量一度占到全国一半以上。2003年,这个不安分的温州商人决定再赌一把,成为千里之外的十堰公交集团老板,十堰,也成为全国第一个公交事业全盘民营化的城市。谁知短短五年之后,他失败了。在多次罢工停运之后,张朝荣的公交集团被十堰市政府强制收回经营权。后来他自我评价道:“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一个为社会创造财富的商人,我一直在努力和认真地做事。我对得起十堰人民,因为我改善当地的公交环境。至于我为什么会失败,我想不能由我自己来评说。”这便是一个命运起伏,曾经叱诧风云,又曾经黯淡离去的温商故事。


    来到市区,站在飞霞路口的天桥上,滚滚车流中再也找不到菲亚特,温商的集体形象,也从八九十年代艰苦创业的小老板,演变成财大气粗的炒家和投机客。这是一个颇有些怪异的城市——数千亿热钱在全国寻觅投机机会,人均GDP却排在浙江倒数第二。民营经济发展最早,却至今没有几家排名靠前的民营企业——除了几家卡在两百亿天花板的低压电器集团,而且这几家企业实际上也属于瓯江以北的乐清市。温州的民营经济,不仅被苏南远远抛在后面,甚至也赶不上本省兄弟城市,陷入了人既无规模、又无品牌的泥沼。随着上个月信泰集团老板胡福林的潜逃美国,温商再次陷入媒体漩涡之中。温商精神,到底已成为褪色的历史记忆,还是会凭借胆识与资本再次崛起?


    不管怎样,温州是一座有历史的城市,我喜欢在有历史的城市中暴走。温州老城位于“九山”包围之中,九山,指郭公山、松台山、海坛山、华盖山、积谷山、巽吉(巽山)、黄土山、灵官山和仁王山,由于仁王山和黄土山已被铲平,如今只剩七座。中山公园即在积谷山之南。


    积谷山又名飞霞山,历来是名人雅士游览吟咏之处,故赋诗镌壁、刻石题名者甚众。据光绪《永嘉县志》、《东瓯金石志》等记载,此山摩崖题刻多达五十余处,但在“文革”期间遭受严重破坏。现在保存较好的有“气如虹”、“云根”等十三处,其中宋代九处、明代一处、年代不详的三处,仍旧有较高的历史、艺术价值。


    树林深处的旋转木马。


    中山纪念堂位于中山公园北端。北伐胜利后,温州各界人民为纪念孙中山先生,在积谷山北麓建造中山公园。1936年,复在新辟公园北端构筑中山纪念堂。堂为砖木结构,采用中西结合形式,平面呈凸字形。


    积谷山以北是华盖山,华盖山南的“工农兵”雕塑,已作为温州市“最年轻”的文物入选第六批市保。


    位于山巅的大观亭,原名“江山一览亭”,复建于万历年间。


    华盖山城墙,现存两段,北段呈西北至东南走向,残长67米,残高4.3米,残宽7米,南段呈南北走向,残长30米,残高2.5米,残宽9米,西侧靠山。


    华盖山城墙大概是温州古城墙最后的遗迹了。曾经的温州古城,东西长7里,南北宽5里,周长18里。墙体砖石结构,北临瓯江,东南西三面均有护城河。北宋宣和、元代至正、明代万历、清代道光年间均曾修葺。相传郭璞建城时曾出现“白鹿衔花”瑞兆,这便是温州“鹿城”之别称的由来。


    积谷山和华盖山以西便是老城了。研究过《温州市五马-墨池历史街区保护规划》,在这片老城中仍然有不少星罗棋布的省保、市保可以寻觅。


    东瓯王庙门台,寻之不易。明成化十三年(1477),为纪念西汉初东瓯王驺摇,改东岳庙为东瓯王庙,一度规模宏大,如今却仅存砖石结构门台。其实东瓯王、东瓯国乃至温州,和我的姓氏是有那么些渊源的。话说驺摇有子二,一名昭襄,承东瓯王位,一名期视,得爵位顾余侯并迁居会稽,后以顾为姓,此即南顾之起源,也就是我姓氏的始祖了。


    老城区随拍,早已忘了是什么地方。


    墨池公园在整修,没有开放,于是沿县后巷走至解放街口。


    解放街曾经应该是一条繁华的街道吧?


    1943。


    戚宅大门紧闭,所以参观不能。


    来到瓦市巷。


    厉宅,位于瓦市殿巷36弄3号,占地1795.5平方米,建筑面积2249平方米,系温州开港后中西建筑艺术互相融合的典型宅居建筑之一。


    和戚宅一样仍有住户,所以也就在院子里看了看。


    “女儿也是传后人”。


    破落的门楼。


    感谢泥巴。


    不知名的小巷。


    横井。抄一段介绍:晋太宁间永嘉郡城(白鹿城),并“凿二十八井以象列宿”。横井内东面一石横刻“天宿”二字,当始凿于晋。此井历代几经重修。今井壁一石上镌有“至正庚寅腊月”等字(至正庚寅即元至正十年,公元1350年)。井栏呈六角形,用六块青石板合榫作成;井壁用青砖砌成圆筒性,内径1.46米,深约10米。水从井底岩隙中湧出,清冽甘美,久旱不涸,至今附近居民仍喜用此井之水。


    井底的鱼儿,井边的铭文。


    下一个目标是海坛山。首先看到叶适墓,省保。叶适是我国南宋时期著名思想家、文学家、政论家,他所代表的永嘉事功学派,与当时朱熹的道学派、陆九渊的心学派,并列为南宋时期三大学派,对后世影响深远。


    回望温州第一高楼——323米的温州世贸中心。


    山上内急,不过随处可见热情洋溢的“单位厕所对外开放”牌子,这点很不错,尽管其他城市的单位厕所大多也是不拒外人的。


    来到江边。对岸的永嘉瓯北镇天际线。


    本想坐渡船去对岸的永嘉瓯北镇再坐回来。


    遥望江心屿双塔。江心屿虽是温州不可不去的名胜,不过还是留待下次参访吧。


    到底是道路还是停车场?


    益康钱庄位于鹿城区四营堂巷,毗邻朱自清旧居,由葛姓人士建于上世纪20年代,用于钱庄兼做居室,坐北朝南,为砖混木结构,占地面积500多平方米,平面为传统的“五间二进”式四合院民居,外立面装饰为西式巴洛克风格,是典型的中西合璧建筑。解放初期,为温州市北区政府驻地。


    朱自清故居。1923年,朱自清北大毕业后来自南方教书,辗转来到浙江省立第十中学(今温州中学)任教。在温州期间,与“书画传家二百年”的马孟容、马公愚酬唱,写下“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的佳句。所写的《十中校歌》,至今传唱不绝,其中的名句“英奇匡国,作圣启蒙”已成为温州中学校训。朱自清来温州后,住处几经周转,最后租住城区四营堂巷55号王宅。王宅为五间三进合院木构建筑,中间分一堂、二堂、三堂,两边对称各设一间厢房,为温州晚清民国时典型的民居建筑。因旧城改建,温州市政府决定将该房向东迁移200米重建保护,房屋整体结构全部按原貌修复。朱自清曾居住的厢房布局按当时的格局陈列,旧居现被列为温州市文保单位。


    没找到省保夏鼐故居,于是继续在巷弄中胡乱穿行。


    温州文物商店,自身应该也是文物吧?


    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城西基督教堂,位于城西街73号,重建于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


    它是温州市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基督教堂,也是温州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会址。文革期间曾被生产单位占用,现已归还并修葺一新。


    “陈书记包青天……”。陈讳德荣?


    另一处省保——温州天主教总堂,位于周宅祠巷40号,重建于清光绪十四——十七年(1883~1891)。可惜被围墙包围,找不到入口,也很难拍到全貌。


    热闹的五马街步行街入口。


    街口的“五马奔腾”雕塑。雕塑基座上有一段介绍文字:“五马街古称五马坊,相传东晋王羲之为永嘉郡守,出乘五马而得名。特立雕塑,以志渊源。”很有气势的雕塑,堪称洛阳“天子驾六 ”雕塑的姐妹篇,不过和后者一样,由于创作者历史知识的欠缺,也存在细节上的硬伤。“拉车的马,背上却有马鞍,这马鞍有什么用?”


    五马街附近的小巷,尚有不少近代建筑。


    位于鼓楼街的谯楼。


    宝大商行。三角形山花,巴洛克式门套,上有商行当年的商标图案。很多温州的近代商业建筑,都有类似的巴洛克式门套造型。


    五马街口……还差四匹。


    铁栏井找起来比横井还不易,原来藏在高楼包围之中的小绿地中。这不显眼的铁栏井,居然是省保。为何一处宋代古井如此重要且深深影响了这座城市的城市记忆?还是抄一段介绍吧:北宋元祐六年(1091),它被铸上一层铁圈栏,南宋庆元四年(1198)又在上端重铸了一层。如此护井方法真是鲜见,可知这井是如何重要了。清咸丰元年(1851)用青石铺筑外围,上置井唇,使得古井外型比先前更雅观不少。井深不过5米,民间故事却说该井能一直通到福建泉州。当年蔡襄状元造洛阳桥时,屡造屡塌,后来靠仙人帮忙才得以落成。据说仙人是从这井里抄近路才到福建的。这井能通福建,深不可测也,于是就有好心人在井上方置铁栏,以防万一,于是就有了这井的名称由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