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1-12-25

    【浙东行之十六】温州永昌堡 - [足迹]

    对于温州的公交,有两点印象最深:一是这站牌,居然以卫星图为底图画出各条线路的走向——不管线路有多少,不管路线有多长;二是有温州话报站,而且先用温州话,后用普通话——温州话真是完全听不懂啊,怪不得可以当密码。


    乘48路至永兴,四元。龙湾区建成区面积很大,但规划似乎欠佳,主路两旁的建筑身后,便是无边的握手楼。


    在地图上看到有座望海桥离永昌堡不远,特地先过来一看。


    望海桥位于永兴水潭村,正德甲戌年(1514)由王琉所建。原为十二孔梁式石桥,故又名十二间桥。同治间(1864)重建时改为八孔。一九二三年重修,南北走向,跨水潭河,长37.80,阔2.20米。两侧置青石栏杆。存清代石碑一通。


    步行向西,河道两侧密密麻麻的自建房延伸向远方。


    这些自建房,大概兼做住宅与工厂只用。车床轰鸣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却没有几个行人。温州这些天正好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什么工厂大量倒闭、老板躲债潜逃之类。实地感受,却仍然是一片热火朝天之感。不知这表面繁荣之后,深藏着多少难言之隐?


    永昌堡,位于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永中街道,建于嘉靖三十七年(1558),是明代民间出资兴建的抗倭城堡。永昌堡呈长方形,南北长778.3米,东西长445.4米,城高约8米,宽3.9米。四周有护城河环绕,河水经两道水渠引入城内。陆上有城门4处,闸门双重设防,并置南北两道水门,上架石桥,下置水闸。城内设施相当完善,与当时附近的‘宁村所城’及‘永兴堡’呈鼎足地势,联合防御自海上入侵的倭寇,有史料记载:“倭寇围城,并筑指挥台以观堡内动静,但见堡内水田,遂退。”


    永昌堡除西面和东面南部城墙残缺、东城楼早毁以及城垛被破环外,其余尚完整。1982年以来,南北城门旁城垛、城楼已经修复。这是永昌堡的东城门瓮城及东城楼——环海楼。


    永昌堡的来历要追溯到明朝嘉靖年间,当时沿海倭寇猖獗,永嘉场乡民时遭焚掠。公元1553年至1563年短短11年间,温州遭倭患28次之多,每年因此而死的人不少于3万。当时温州有一对叔侄王沛和王德,叔叔王沛为保卫海防,号召乡人进行抵抗。其间,他组织起一支千余人的抗倭队伍,在战斗中身先士卒,第一次阻止了倭寇的进犯。1558年,倭寇再次入侵,时已70高龄的王沛率义兵迎战,不幸在视察敌情时陷入包围,因寡不敌众壮烈牺牲。而王德为援助温州府城官兵抗倭,在途经龙湾金岙时遭伏击身亡。 王德牺牲后,他的侄子王叔果、王叔杲两兄弟继承了抗倭事业,倡议集资筑堡自卫。永昌堡于嘉靖三十七年(1558)冬动工,历时13个月建成。它的建成,为抗击倭寇的入侵和保护当地人民的安全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永昌堡现存有都堂第、状元府第、圣旨门巷、世大夫祠、布政司祠、青石门台、花园古井、洞桥底40号、御史巷12号、大派宗祠、楼下派宗祠、状元里6号等多处古民居、祠堂,及多座古桥梁,均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永昌堡不但建筑雄伟、布局合理,而且学风浓厚、人才辈出,历数百年而不衰。列进士者13名、武状元1名、传胪1名、副榜4名、举人30名、胶痒900名,是明清时温州的一个文化中心。 


    永昌堡的地方特点:一是兼具军事色彩和人居生活色彩的私家抗倭城堡;二是明代温州地区具有丰厚人文内涵的文化中心;三是具有明代建筑特色的滨海型浙南水乡。


    2001年,永昌堡作为浙江目前仅存的民建古城堡被中国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城砖的合理码放,看来真是一门技术啊~


    环海楼身后。


    瓮城入口。


    瓮城附环海楼而建,与城墙连为一体。传当年倭寇来侵时,曾在瓮城南门用火烧一月有余,城门断裂后,见里面还有一城门,遂退。现城门还留有火烧痕迹。


    内部已经改为寺院。


    登上城墙。


    远处是永昌堡东北角的建筑。


    永昌堡城墙,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当时王氏族人为防御倭寇入侵集资而建。高8米,基宽3.5米,周长2188米。设水陆各四门,谯楼四座,城堞908 个,敌台12座,城墙内外壁均用条纹花岗石斜叠,中间充填片石,并用流水将黄沙灌入石隙。


    城墙建成后,有效地抵抗倭寇入侵,保一方乡土平安。


    向城外看去。五百年前的环海门,应该是面朝大海的吧?


    登上环海楼。


    环海楼内部。


    沿楼一周皆是美人靠,旅途休息的好地方。


    在城墙上走走。


    杂草丛生如此,显然人迹罕至。


    深藏于厂房中的老宅。


    东北角原来是杨陈二府庙。


    那些不断轰鸣着的家庭作坊,是在生产小五金吗?


    城墙之下,交通死角。


    永昌堡内部有二河十浃,其中上河和下河贯穿南北。上河长约800米,宽13米,南北走向,连接大河,有四宅浃、状元浃、三房浃、西门浃、上仓浃。下河宽8米,长800米,南北走向,也有五条浃,朴树浃、经魁浃、御史浃、圣门浃、板桥浃。


    这是下河的北水门。


    永昌堡立面整饬效果图。嗯,整饬一下也好,只希望不要太离谱,不要本末倒置,制造假古董。


    沿上河向南。


    不知是什么建筑,没开门。


    永昌堡北城楼——通市楼。


    通市楼因直通集镇都市而得名,曾为战时指挥部,占地约50平方米,设有闸门二重防护。楼上建面阔三间,砖木结构,歇山顶的谯楼,门面砌以青砖。


    虽经战乱,但经多次维修,目前仍基本保存完整。


    出通市门,回看城墙内露头的屋檐。远处山体的植被覆盖率不怎么好啊。


    城外西北有一片参天大树。


    这围墙与永昌堡遥相呼应。


    原来是英桥王氏始祖墓。


    回到城墙内,沿上河向南。首先看到的是王氏宗祠。内部是永昌博物馆,时间尚早,还没有开门。


    永昌堡导览图。注意右是北,环海楼位于南侧居中。


    城内现存的老建筑,大都聚集于两条河边。


    世大夫祠,俗称上川祠,位于堡内上仓浃北首,坐北朝南。建于明万历四年。占地十二余亩,木料结构,两进加厢。是王叔果兄弟的家庙,因其祖父王溪桥,叔父王激及兄弟俩全家三代荣誉大父,故名世大夫。祠前左右放石狮一对,外有围墙。头进门上方有明万历钦赐“世大夫”祠匾,两侧加轩。中堂有三楹,上有万历皇圣旨。祠西围墙边原有水井一口,现已不见。1982年自筹资金修复一新,并在中堂建成抗倭纪念堂,将抗倭史绩陈列其中。


    1993年,当地政府将驻温海军基地内王东崖墓前石虎石马石羊移至祠内供人参观。


    没有游客,只有机器的轰鸣,到处堆放着生产物资。


    很难相信这里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文物点。


    上仓巷西端尽头,城墙有个缺口。


    向北看去。


    永昌堡与城区之间,空出了大片的菜园。


    文保碑后的宅院,已看不出多少古迹的样子。


    上河的桥。


    另一座。


    嬉戏的孩子。


    城墙再度中断。


    永昌堡西城楼——镇山楼。


    这城砖不会被附近居民拿去用来盖房了吧?


    爬满植物的城墙残段。


    城门下。


    这片平静的水域,是西门浃与上河交界处。


    触目惊心的工业色彩。


    “禁止垃圾入河”。


    状元里,一片颓败。


    四宅浃,尽头明显是座新建筑。


    永昌堡南城楼——迎川楼。


    不远处施工中的钢筋混凝土民居。


    这迎川楼被新建筑所侵蚀,内部也无法进入。网上看到条2005年的新闻,称“永昌堡保护规划”入选2004年度“全国十佳文物保护工程设计及规划方案”。可是至今,方案仍然只是方案,国保也依然处境不佳。希望有关部门拿出实际行动来,把规划落到实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