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s for blogbus
blogbus hit counter
  • 2011-12-16

    【浙东行之十四】椒江:海门老街和戚继光祠 - [足迹]

    乘中巴从桃渚到四岔,票价2元,再乘临海24路城乡公交至前所,票价9元。


    下车步行不久即到前所码头,乘人渡船至对岸的七号码头(海门),票价2元(夜船的话则要2.5元)。


    20分钟一班,班班满员,该建桥了。


    台州大概是我最不了解的浙江地级市。我知道椒江、黄岩和路桥,乃至早已失势的临海,但却很少意识到“台州市”的存在。作为典型的多中心组团城市,台州缺少一个让所有组团都心服口服的全能城区,尽管椒江建成区已经足够大。


    对岸的椒江天际线。


    咱就不和大家抢座了。


    椒江入海口,建设中的椒江二桥。


    沿东升街向东。


    一组老宅。


    椒江博物馆。


    博物馆身旁便是海门老街的入口了。


    椒江旧称海门。1949年6月,设台州专员公署直属海门区;1956年改属黄岩县为黄岩县海门区;1980年7月建海门特区;1981年7月,成立椒江市,为浙江省第一个县级市;1994年,台州撤地设市,所在地从临海迁至椒江,椒江亦撤市设区,成了台州市中心城区。


    海门自古以来为沿海商贸重地,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海门港正式立埠通商后,以海门码头(即老街一带)为辐射点向外拓展,海门街道渐次繁荣,商铺不断发展。海门老街位于椒江中山东路与东新街之间,老街旧名“北大街”,抗战胜利后称“中正街”,新中国成立后改为“北新椒街”。2001年因城市扩建拆除旧道而留下原吊桥头至码头这一段,经重新修整故名“海门老街”。海门老街原长470米,既有江浙一带传统的沿街店铺和合院民居,又有在木结构外建造一层巴洛克风格的砖石立面。现存老街长225米,建筑多为清末民初所建,目前为椒江区仅存的老街区。


    “海门关”牌坊。


    这条浓缩了一个多世纪风风雨雨的海门老街,保留了不同时期的建筑风格。据说,旧时老海门人来到上海谋生,致富后重回海门,按旧上海的模式,建起了具有欧式风格的建筑,加上街道生意兴隆,被称为台州的“小上海”。老街南北的建筑风格有所区别,北面多为欧式建筑,南面先有明清建筑,后是民国时期的建筑,解放后又加入了文革色彩。


    老街侧旁的小广场。


    “曙海云霞”。


    名逸堂,位于原台大关旧址。台大关即海关,专管椒江口进出的番货(外国进出口物资)、海船、征粮、贸易。清康熙二十四(1685),朝廷设浙江海关台州分关葭沚口,负责征收进出口货税及渔米。随着海门港航运事业的不断发展,咸丰二年(1852),台州分关由葭沚口迁至靖波门吊桥头外的海门,俗称“台大关”。光绪三年(1877),此处正式设立瓯海关海门分关,大关门前一段地域则称“大关前”。光绪二十二年(1896),改台州分关为杭州关税务司署台州办事处。


    雨中的老街空无一人。


    海门老街导游图。


    海门老街南入口牌坊。


    沿中山东路向东。


    东山脚下是一片低矮的老民居。


    民居间露出大屋顶和飞檐。


    三官堂。


    小巷深处。


    戚继光祠的背影。


    浙江戚继光祠,现为戚继光纪念馆,位于浙江台州椒江市东山西南,始建于明初,现存建筑为清代同治、光绪年间重修,占地面积1700平方米,建筑面积800平方米,为一条纵轴线上的三进古建筑,坐北朝南,先为照壁,进照壁为池、桥;过桥为前大殿,歇山顶5间两廊;进前大殿为戏台;过戏台通道为池、桥、看楼,看楼七开间,自稍间出翼楼,三重檐歇山顶,看楼中间依山造石踏跺,上石踏跺与看楼楼面齐;进看楼为廊、大殿,大殿歇山顶三间两廊,两旁偏殿,与看楼楼面相接。现为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戚继光祠为明代民族英雄戚继光台州抗倭驻兵处,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戚继光就任首任台(州)金(华)严(州)参将,屯驻海门卫,此时正值倭寇对中国东南沿海侵扰最为惨烈的时期,沿海人民生灵涂炭,而明朝军队素质败坏,御寇无策,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戚继光到台州后,训练戚家军,转战台州各地,九战九捷,取得了抗倭战争的转折性胜利,史称“台州大捷”。1562年,戚继光援温入闽,海门人民为了纪念戚继光的抗倭功绩,于城隍庙内建戚公祠,永奉香火。


    前大殿。


    “东南屏障”照壁。


    池、桥和看楼。


    摆放在庭院角落里的汪精卫陈璧君夫妇跪像。汪精卫跪像高1.15米,上身裸露,背刻“汪逆精卫”。陈璧君跪像高1.12米,上身裸露,背刻“陈逆璧君”。同时刻有一块《汪逆夫妇跪像志》碑,高 1.27米,宽0.27米,厚0.05米,碑文为:“相彼夫妇,汉奸之尤,民众公敌,举国同仇。男名精卫,汪家败类,妇曰璧君,陈门妖魅。认贼作夫,卖身倭奴。斫石肖像,跪诸道途,人人唾骂,万类见羞,臭闻当世,污流千秋”。当年汪精卫叛国后,黄岩海门镇民众痛恨汉奸,因而制作了汪精卫夫妇石雕跪像,供人唾骂。网上可以搜到张摄于1941年4月的老照片,拍的是“日军登陆入海门镇后,观看这一对雕像”的情景。石像和石碑后来被日军砸碎扔入井中,再后来,雕像被发现于一口水井中,打捞上来,重新拼接,然后置于此处。


    “民族魂”和“功昭日月”两重牌匾,让两尊跪像永世无法抬头。


    登上看楼,回看戏台。


    看楼内。“碧海丹心”匾为冯玉祥所题,“威镇海疆”匾为沙孟海所题。


    大殿两旁的偏殿设有两个陈列室,陈列室以文献、文物、图表、照片、模型等形式,展现戚继光抗倭史迹。馆内陈列着戚继光当年屯兵海门卫时写成的军事著作《纪效新书》和根据浙东地理形势首创的“鸳鸯阵”战术模型、古船、古剑、古炮,馆内还展示了戚公威镇海疆的不朽功勋事迹等。意外发现东偏殿有一后门通向东山公园。


    攀上东山。


    东山游乐园。


    三官堂。


    戚继光祠。


    这是什么塔?


    上山的道路。


    泻秋亭。


    终于找到个能俯瞰戚继光祠全貌的地方。


    回到偏殿。


    端详许久。


    一尊古炮。


    雨后的小巷。


    这里叫做戚继光路。


    一座完整的民居,没有文保牌子。


    门槛上坐的这位,眼神里似乎有那么些愤世嫉俗。


    另一座老宅,被一栋二层小楼硬生生割裂开来。


    东门路。


    东门路南新椒街路口。应该是以前的镇中心了。


    西门路。


    仁慈堂。原为修女院,又称女堂。


    这里是西门路1号。


    路对面天主堂,由主教座堂耶稣圣心堂、神父楼、主教府和其它附属用房组成,统称男堂。


    圣心堂。


    这里是西门路2号。


    继续向西,人多了起来。


    解放一江山岛烈士陵园。


    连接陵园内南北景点的烈士桥。

    分享到: